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只要我坚信乔乔会好,她就真的会好起来吗?”季沉问道,眼神带着疑惑和迷茫,这么看着方圆。

    方圆的心里,泛起一阵苦涩。

    当年的江州第一少将,自从遇到了爱情,得到了婚姻,成为了丈夫和父亲,他就真的不再是那个威严自信、冷酷禁欲的季少将了。

    现在的他,有点陌生,又充满了对灾难的挑战。

    深吸一口气,方圆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季沉的肩膀,“季少,只有你坚信,嫂子才能坚信,勇敢的面对这一次的考验!”

    莫家。

    莫北霆要被海伦折腾疯了。

    他知道杨乐乔出事了,知道蒋朝阳的事情败露了,可他不是在想办法解决吗?

    这小女人竟然一言不合,就开始摔东西,还绝食?

    都说了陪她去看看杨乐乔,可她就是不愿意去,生怕去了之后哭的稀里哗啦,什么忙也帮不上。

    自己哭就算了,还要他跟着一起难过。

    好吧,他只能同情杨乐乔和季沉,总是有灾难找上他们,可他为什么要一起哭一起难过?

    他和杨乐乔又没多少交情。

    当时他只说了一句“无聊”,结果就被这小女人拉到了黑名单里,说他无情无义,冷酷没人性,还说再也不想和他说话,再也不想看到他。

    如果不是他这两年把她宠坏了,莫北霆都不知道这个高高在上、高贵优雅的女强人,竟然是个这么任性、这么喜欢撒娇的女人。

    无奈之下,莫北霆只好让厨房重新做好晚饭,然后亲自去请她下来吃饭。

    这不,刚走到卧室门口,就听到砰砰砰的声音,一定是心情恶劣到只能砸东西来发泄了。

    莫北霆打开门一进去,看到卧室里的一片狼藉,没说什么,绕开了那些玻璃和花瓶的碎片,走到床边去,看到趴在床上哭的哗啦啦的女人,心头,泛起一阵心疼。

    “好了,我陪你去江州好不好?起来吃饭,我带你去看看杨乐乔怎么样了,她的身边还有季沉,还有那么多的人,你担心也没用,真正该担心的人是季沉!”

    莫北霆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海伦的脾气又来了。

    “你这无情无义的家伙,你当然不担心了,乐乔是我的朋友,我很担心她,很担心很担心!你就知道说一些事不关己的话,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友谊?”

    嘴角一抽,莫北霆的脸色有点黑沉了,“海伦,我没说过我不担心杨乐乔,但是她在江州有着最好的医疗团队,还有季家和杨家的人在,她会得到最好的治疗。她的这种情况,只要做了手术,熬过最难熬的一关,一切都会过去,你这么一直哭,折腾你自己的身体,也折腾我,你觉得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做的事情吗?”

    海伦这会儿担心乐乔,已经完全没有理智了。

    她觉得乐乔太苦了,乐乔的人生太悲催了。

    为什么上天要一次次的考验她?

    好不容易熬过一个难关,还没高兴多久呢,又丢给她一个大难题。

    老天爷这是要玩死人的节奏吗?

    坐起身来,海伦往日整理的优雅又规整的金发,乱七八糟的贴在脸上,眼泪把头发黏住,头发又乱糟糟的,眼睛肿的不像话,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西方女鬼。

    亏得莫北霆一点都不嫌弃,小心翼翼的把她的头发撩开,语气温柔的安抚着她,“我刚刚不该说你,好不好?你别生气了,这个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你很聪明,我们这么来想,现在能够帮助乐乔的办法,有两个。第一个,我们去看看她,给她加油,让她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最好的医疗团队都在她的身边了,还有季沉也在,她肯定会没事的。”

    海伦已经抱怨莫北霆一下午了,现在真的是又累又饿,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嘟起嘴巴,可怜兮兮的问道:“那第二个办法呢?”

    “第二个办法也很管用,那就是我们想办法把蒋朝阳的事情解决了,蒋朝阳是季沉的兄弟,季沉担心蒋朝阳,杨乐乔肯定也担心蒋朝阳,只要蒋朝阳的事情解决了,她就会高兴,高兴了,去手术的时候就会多一点希望和信心,你觉得呢?”

    海伦想了想,觉得莫北霆说的好像也对。

    她抬起手,狠狠的给了莫北霆的肩膀一个拳头,“如果你下次再说惹我生气的话,我们就离婚去,我才不想在你们莫家熬来熬去,不仅熬成一个黄脸婆,还要被你吐槽不聪明,被你嫌弃我任性脾气大。”

    莫北霆真的觉得自己很无辜。

    她什么时候在莫家熬了?

    虽然莫家的人都很为难她,可自己哪一次不是护着她,不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相反的,莫家不少人被她教训的看到她都想绕道走呢。

    不过这次杨乐乔的事情,的确是让热心又喜欢杨乐乔的海伦难过了。

    她会这么脾气大,任性不听话,也是有原因的。

    “那我们现在梳洗一下下去吃饭怎么样?吃完了饭,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怎么解决蒋朝阳的事情,然后再去江州看杨乐乔,你觉得如何?”

    海伦点点头,“好吧,这次我就原谅你了,如果你再纵容你那个讨厌的二叔对付蒋朝阳,利用莫瑶,我就和你绝交!不对,是和你离婚!”

    莫北霆紧紧禁锢着海伦纤细的腰肢,故作愤怒之色,“你以后再敢提离婚这两个字,我就把你绑在床上,哪儿也不许去!”

    “……莫北霆你个混蛋。”

    乐乔觉得自己的时间很珍贵,珍贵到她觉得闭一闭眼都是一种莫大的浪费。

    文欣儿这次每天早上都准时带着三个小家伙来病房里陪乐乔,季沉也把蒋朝阳的事情都放在一边,虽然也会时刻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但他最多的时间,还是陪在乐乔的身边。

    这样的异样,更是时刻提醒着乐乔,她的生命或许很快就会走到尽头。

    每一次看到小珏、小绵绵、小寒他们三个冲着自己笑,时不时还会勾着自己的手指玩的时候,乐乔都觉得生命是一件很神奇、也很美妙的体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