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如果你只剩下百分之三十甚至是百分之四十的可能,那么我就不会来这里劝你,你该怎么选择,我都不会干涉你,但现在你拥有的可能性不是百分之三十、四十,而是百分之七十五!这么大的成功率,你如果不试一试的话,你怎么对得起你自己,对得起季沉对你的守护和担心,对的起你的三个孩子?”

    这是陆煜寒最后的劝解。

    百分之七十五。

    想到这个概率,乐乔的心里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

    “陆煜寒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犹豫,到底该不该手术,按理说,我应该相信现在的医学技术,相信那些专家,可是我害怕,我怕万一……尤其我的这个情况,还不只是一个万一,而是好几个万一。我怕我不能活着出来,不能再看到季沉和孩子,这是我最大的遗憾,我只想多陪陪他们,可是现在听了你的话,我觉得我应该为他们去试一试,别说是万一了,就算是必死的局,一丝丝的希望,我也不能放弃。”

    隔壁的季沉此时已经流泪满面。

    乐乔靠在枕头上,低低道:“我知道季沉好几次欲言又止,都是想要劝我接受手术,他会陪我走到最后,他也会一直爱我,只是我太懦弱了,我不敢去面对死亡,若是在从前的话,我根本不怕死,我什么也不怕。可是现在,我怕死,我怕离开我的爱人,离开我的孩子,陆煜寒你知道吗?我有多爱季沉,有多爱我们的孩子,我就有多害怕,多恨老天爷这一次的安排。”

    “我好几次看到季沉难过,看到他红肿的眼眶,我知道这么一个坚强沉稳的男人已经为我哭过不知道多少次,我也恨我自己不够坚强,总是让他担心……可是,可是我真的害怕。”

    别说是在隔壁的季沉听到这话哭了,就连陆煜寒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看着这样的乐乔,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的任何表达都是多余的,她只是想要倾诉她的害怕和不安,恐惧和痛苦,而他……也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安抚和心疼,唯有眼泪,才能洗刷那种难以言喻的情感。

    乐乔兀自说着自己的话,深深的呼吸了好几次,才道:“我想过了,季沉不逼迫我去做手术,也不急着让我做出任何决定,但是我们不能这么软弱自私,我要为了他和孩子去和老天爷赌一把,我赌我这一次还是能赢,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还能看到季沉和孩子们。”

    陆煜寒重重点头,道:“没错,你一定能赢的,乐乔,你是我见过最坚强、也最幸运的女孩子。不管有多少考验和灾难在面前,你都能勇敢的迈过去,季沉和你们的孩子,也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蒋朝阳暂时被软禁起来了。

    不过明封还是告诉了他乐乔的事情,也告诉他,现在莫瑶在什么地方。

    蒋朝阳最担心的两个人都出事了,这让他的内心很煎熬。

    好不容易又看到明封,他赶紧跑到门边,叫道:“明封,明封,我有事情要求你!”

    明封隔着门上的玻璃,看着里面神色急切的他,“你说。”

    “让我出去,让我去看看乐乔,我看一眼就回来。”

    见明封露出为难之色,蒋朝阳赶紧道:“我发誓,我只去看一眼就回来,你知道我的,我是绝对不会跑的,我一定会回来的,不然你和我一起去也可以,我只是想看看乐乔,我怕……怕……”

    明封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怕这一次不见,以后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明封是季沉的队员,乐乔曾经也是特战队的成员,他之前去医院看过乐乔,状况不是很好,而且乐乔的精神也很恍惚,那样的乐乔,和他以前见到的杨乐乔根本不是一个人。

    他也在想,如果这一次不让蒋朝阳去的话,或许他就真的再也看不到乐乔了。

    “明封我求你了,我只是去看看她,我就看一眼就回来,我发誓,我一定会回来的。我知道我现在犯了错,我必须接受调查,可是我……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去看看乐乔,到时候不管查出什么来,不管你们让我认什么,我都会认的!”

    蒋朝阳的声音充满了乞求和不安,他生怕自己晚一点去,就看不到乐乔。

    明封想起季沉告诉自己的那些话,乐乔还不知道该不该做手术,如果蒋朝阳去的话……

    “蒋朝阳,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

    “你可以帮我的,我只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只要一个小时,可以吗?”

    明封犹豫了一会儿,严肃道:“好,你等等,我出去请示一下。”

    明封是负责调查蒋朝阳事件的调查小组组长,他要请示的人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荣师长,一个是季沉。

    荣师长现在很关心蒋朝阳的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牵扯到的实在是太多了,还很可能影响到第一军区的声誉。

    季沉现在一直都在军区医院陪着乐乔,这个时候任何人想去看乐乔,都必须征得他的同意。

    给荣师长打了电话,荣师长那边的态度很淡漠,只是说让他去问季沉。

    明封又赶紧给季沉打了个电话。

    “季队,你终于接电话了。”明封庆幸道,他可是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的。

    “蒋朝阳的事情有眉目了?”

    “眉目是有了,不过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事儿,而是蒋朝阳和我请求,想要去医院看看乐乔,季队,你觉得这事儿行吗?”

    季沉的那边,沉默了许久。

    “他怎么说?”

    明封一听这话,觉得蒋朝阳有戏,“他说,他只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一定会回来接受任何的调查,不管让他认什么,他都会认的。”

    “你亲自带他过来。”

    “好。”

    明封拿着钥匙去开门的时候,蒋朝阳就知道他一定是帮自己争取到去看乐乔的机会了。

    “谢谢你,明封,真的谢谢你!”蒋朝阳不断地向明封道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