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78章 我要带走她,三年!
    叶子阳和容容守了一会儿也走了,季沉还记着杨天辰之前的话,神色凝重的看着他,“说吧,什么事?”

    “我三叔的事,还有三妹的事。”

    闻言,季沉的眉头一挑,神色凛然道:“你想说什么?”

    “你是不是在查我三叔当年的死因?”

    轰隆隆!

    杨天辰这话一出,季沉猛地站起身来,周围仿若电闪雷鸣,气势强大压抑,若杨天辰不是部队里的人,不是在部队里训练、又见识过各种场面,这会儿肯定被季沉震慑住了。

    饶是如此,他看到季沉这么冷漠刺骨的一面,还是会忍不住觉得有点后背发寒。

    他缓缓站起身来,站在季沉的面前,神色严肃道:“你干嘛这么紧张?我既然把话说出来了,就说明我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告诉任何人。”

    季沉眯起黑色的眸,深邃的看着杨天辰:“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不管你以后查出什么,我们都要尽量保护三妹不受到伤害,也不要让她的心里受到创伤。”

    季沉狐疑的看着杨天辰。

    杨天辰继续道:“我三叔的死因的确很蹊跷,虽然连我爷爷都相信三叔是在那次的试飞中出了意外,殉国,可我知道,他不是!你查出来的真相一定是鲜血淋漓的,甚至是会把上一代、上上一代的恩怨都牵扯出来,到时候你掀起的风浪不亚于一场改革。”

    掀起的风浪不亚于一场改革。

    “杨天辰,你我都不是外人,而且我们小时候还一起打过架,一起吃过苦,一起进部队受训练,你知道什么,全都告诉我,我发誓,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以保护乔乔为第一任务。”

    闻言,杨天辰道:“好,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想要什么?”

    “我要的很简单。”杨天辰定定看着季沉的眼,一字一句道:“这一次,如果三妹可以挺过去,我要带走她,三年!”

    我要带走她,三年!

    “不可能!”

    季沉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让杨天辰带走乔乔三年,不可能!

    杨天辰似乎早就知道了季沉的答案,他凝眸,道:“三年的时间,足够你查处一切,铲平一切,协助国家和部队,进行一场大的改革。确保了三妹的安全,我就会带她回来。”

    “第一,我不会让你带走我的妻子。你别忘了,乔乔和我,还有三个孩子,你让她离开孩子们三年,不可能,我不会答应。第二,如果乔乔醒来的话,她也不会跟你走的,乔乔对我和孩子的感情有多深,我想你是见识过的。”

    不管是从哪方面考虑,杨天辰的条件都不可能实现。

    “你说得对,可我还是要试一试,三妹已经承受了太多了的考验,她的人生中出现太多的灰色和黑色地带,我不可能看着她再一次承受那些真相,让她看到曾经无形的鲜血和阴谋。”

    季沉听了杨天辰的这些话,已然察觉到,他知道的事情或许比自己知道的还要多。

    难道真正的真相,真的残忍到足以摧垮乔乔的意志吗?

    “季沉,从我找到三妹以来,她就不断的在接受考验,承受痛苦,这一次,她更是陷入了生死之际,如果她能挺过去,我绝不会以前发生在她身上的悲剧再一次找到她,绑架她。”

    被杨天辰身上坚决而又真诚的气势打动,季沉沉默了。

    “一切,等乔乔醒了以后再说!”这是他最后的退步。

    杨天辰看到他的神色,就知道这件事情还有希望。

    只要他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季沉,季沉再往下查,他一定会同意自己的提议的。

    是夜。

    临城,云家。

    “这么说,已经安排好明天早上的手术了?”

    “是的,云老。霍比医生亲自主刀,手术成功率应该很大。”

    “随时注意那边的动向,不管是乐乔的,还是季沉的,亦或者是季家、杨家,我都要知道消息。”

    “是!”

    “等等。”

    “云老还有什么吩咐?”

    云江眯起睿智沧桑的眸,眼底闪过一道冷箭寒光:“蒋朝阳的事情,怎么样了?”

    “蒋家因为蒋朝阳的事情已经大乱,现在都忙着走各种渠道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军区调查组那边也在继续调查,不过都没有查出什么来,蒋朝阳那晚喝醉的事情……早就过去那么久,再想查出什么也难了。”

    云江闻言,点点头,“莫家那边呢?”

    说到莫家,手下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莫项在莫家一点权力都没有,不管做什么都会被莫北霆压制,莫北霆把莫瑶接回莫家之后,除了莫太太海伦能接触到莫瑶,再无其他。”

    “这么说,莫项是不中用了。”

    “云老,我真的很好奇,您老明知道莫项的处境,他虽然有野心,但是他没有实力和手段,这件事情,您为什么要找到他呢?”

    “他只是一颗棋子罢了,找到他,是因为他有用。你真以为我期待着莫项帮我斗败蒋家?”

    这话一出,男人立即垂眼,“云老英明!”

    原来,莫项只是个烟雾弹,明面上的主使人而已。

    “云老,我还需要派人继续监视蒋朝阳和莫瑶的一举一动吗?”

    想了想,云江抬起手来,道:“不必监视蒋朝阳了,他的作用已经没了,至于莫瑶……哼,更是没必要。”

    “是。”

    男人站在原地,迟迟得不到下一步的指示,不由道:“云老,可还有别的事?”

    “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亲自去办。”

    闻言,男人连忙点头,“云老您说。”

    “我得到确切消息,欧阳武他不是从精神病院病逝,而是被人带走。”

    “什么?”

    这男人显然也是知道欧阳武的,精明的脸上,除了昭示着他已经中年,更昭示着他对欧阳武的忌惮。

    “你紧张什么?就算是找到他,他也还是个疯子,不管他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他已经是一个死人,说的话没人会真的相信!”

    闻言,男人才稍微的放下心来,“这我就放心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