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的手,紧紧的贴在书桌上的一张照片上,照片上的女子倾城容颜,雅致温柔。

    他的目光充满了柔和与疼爱,这是一个父亲看着女儿时的模样。

    他的心很冷,很硬,甚至不惜伤害自己唯一的女儿,不惜伤害自己唯一的外孙女,可是当那个孩子真的陷入了生死绝境,他还是会担心,会害怕她的离开。

    如果事情重来一次,他还会再做出当年那样的选择吗?

    云江忍不住这么问自己。

    手一紧,他突然握成了一个拳头,“不,不会!”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做出当初的选择,我不会改变主意的,绝对不会改变主意。”

    下午,六点。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打开门的人,是季沉。

    季沉的脸色苍白,神色憔悴,他一出来,所有人的一颗心都提在了嗓子眼。

    “阿沉,乐乔她……怎么样了?”

    “季少,嫂子怎么样?”

    “季沉?”

    季沉深吸一口气,随即仰天大笑:“手术很成功,手术很成功,手术很成功!”

    他因为太过激动,太过惊喜,这话连续说了三遍!

    等待了太久,等了八个小时的结果,终于等到了平安、等到了欣喜。

    “那就好,那就好!”

    “乐乔丫头没事就好。”

    “太好了,乐乔没事,我的心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三妹没事,三妹没事……”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要疯了,惊喜疯了。

    不一会儿,陆煜寒坐着轮椅缓缓从手术室里出来。

    季沉听到声音,他转过身去,神色严肃而又感激,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诚挚的在陆煜寒的面前鞠了躬,哽咽着嗓音:“多谢!”

    方圆和莫北霆等人都是很了解季沉的,他很少敬佩人,更加不曾这么诚挚的向一个人行如此大礼。

    看到他这样,大家高兴的呼声都变得寂静下来。

    陆煜寒本人更是被季沉这一鞠躬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在他的认识中,季沉是一个高高在上、铁血英武的男人,是个骄傲尊贵、霸道强势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给自己鞠躬呢?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面的季沉,陆煜寒简直不敢相信季沉还有这样的一面。

    然而,聪明的陆煜寒很快就知道季沉为何会给自己鞠躬,因为他太爱里面躺着的女人。

    “季少将,你的这一礼,我收下了!”

    “该的。”季沉站直了身体,再一次英武高大,笔挺修长的身影透着一股子苍劲而又霸道的气势,“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想等等霍比教授,我和他还有话说。”

    季沉闻言,点点头,“那好,我季家欠了你一个大恩情,以后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季沉绝不推辞。”

    “这话我听的很高兴,也觉得很满足,不过……我也要和你说清楚,我刚刚不是在帮你,我只是做一个医生该做的,在手术室里,我是一个医生。我也希望乐乔好好的,希望你们都好,所以不用谢我,这只是一个医生的天职。”

    其余人都不是很听得懂陆煜寒的这些话,难道说,之前在手术室里,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情不成?

    远远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陆煜寒,关果凌的心早已经放下了,她的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来,低低道:“陆煜寒,你的脸上,终于出现了阳光的温暖,清风的柔和。想来,你已经找到了属于你自己的路。”

    从他成为陆氏集团总经理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他笑的样子,再也没有见过他那么放松的模样,果然……这个男人是属于手术台的。

    转头一看,关承刚已经不见了。

    关果凌连忙和程落蝶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赶紧出去找关承刚了。

    在医院门口找到关承刚,关果凌赶紧上前去扶着他,“爸,你怎么了?”

    “你明知道我来这里想看到的是什么结局,可现在她平安了,手术很成功!”

    关承刚一激动,怒道。

    他不能在季家和杨家的人面前表现出一点点的失望,可是他的心里……失望极了!

    关果凌一听,生怕关承刚再走一些人的老路,私自去报复,或者是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她赶紧劝道:“爸,这是天意,当初厉珏救乐乔的时候,肯定也是希望乐乔好好活下去的,现在乐乔能够平安度过这一次的劫难,那一定是厉珏的意思,爸爸您看,再给厉珏一次机会,他还是会和当初一样,让乐乔好好活着,是不是?”

    见关承刚神色微动,关果凌继续劝道:“爸,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我也时常会想起厉珏在的时候,可我们要学会换位思考,如果你遇到了你想要用命去保护的人,你就会和厉珏一样,做出同样的选择,不是吗?”

    “好了,爸,我们回家吧,你现在的身体可不能生气,也不要想太多,我们回家看看城之去,他最近可喜欢和外公一起玩了。”

    提起肖城之,关承刚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罢了罢了,这是天意!

    果凌说的没错,或许真的是厉珏又一次做了同样的选择。

    海伦无力的靠在莫北霆的身上,欣喜落泪。

    莫北霆无奈的用手指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低沉着嗓音,“你不是常说,女儿有泪不轻弹吗?怎么现在却……”

    吸了吸鼻子,海伦那双漂亮深邃的蓝眸里泛起感动,“那是因为我太激动了,手术真的成功了,哎,你说我现在怎么越来越感性呢?我记得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自从认识季沉和乐乔这夫妻俩之后,我流的眼泪都快比得上上半辈子的了。”

    “那你的下半辈子和我在一起就不要再流泪了。走吧,我们回去休息,这会乐乔还在重症监护室,咱们去了也进不去,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来。”

    海伦也是个果断之人,既然已经确定乐乔平安,她自然不会再矫情。

    “走吧,我要回去睡觉,我这黑眼圈都出来了,眼睛肿的要死,再不回去睡觉就要见不得人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