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到你,我永远不是觉得意外!”

    季沉深深道,走近。

    按了车门解锁,他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上车。”

    欧阳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一定是有事,又不能在医院或者别的地方说。

    他一个人来到这里,还穿的这么正式,但却打扮的和平日里不太一样,说不定就是甩开监视他的人逃出来的。

    欧阳谨上了车之后,兀自系好安全带,偏头看着季沉,“麻烦带我去个安全的地方,我可不想被抓回医院去坐轮椅。”

    “你怕是不想被人知道你来了这里吧。”借口找的正好。

    欧阳谨挑眉,不置可否,“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

    “关于欧阳武。”季沉淡淡道,启动车子,往江州郊外的方向开去。

    机场就在外环,再往外走,就是郊外。

    欧阳谨眯起了眼,眼神有些飘渺迷茫,“是的。”

    “你想知道什么?”

    “我这些年一直暗中在找他,但是每次即将有消息之后,所有的消息又会在一夜之间被人切断。我没办法找到他,你上次和我说,你知道他的事情,我来找你,就是想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你既然都好几次差点儿找到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还活着?”季沉淡淡道。

    欧阳谨都能查到欧阳武,那么……那个人呢?

    季沉考虑着,是不是该把欧阳武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不然以那个人的势力,早晚会找到香山精神病院的。

    “这么说,他真的还活着!”

    季沉皱起眉,“我在告诉你这些事情之前,必须得到你的保证。”

    “放心吧,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不然我也不会冒险单独来见你。”

    欧阳谨似乎知道季沉的忌惮,所以便早早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只可惜,季沉还是不愿意相信他。

    “不,我要的,不只是你不告诉别人,我要你用你手中的消息和我交换?”

    “你说什么?”

    季沉看都没看欧阳谨一眼,兀自道:“一个答案,交换一个答案,这种交易很公平,不是吗?你是个生意人,做生意肯定不愿意吃亏,但我也不喜欢吃亏,这种方式是最好的。咱们交换情报消息,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但你也必须告诉我,我想知道的。”

    这的确……很公平!欧阳谨的眼神闪烁了几下,“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深的城府。”

    “不,这不是城府,这是策略。我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尤其是作为一个特工的时候。

    季沉虽然是江州第一少将,但同时……他的身份很多重性。

    军区少将、魔鬼教官、特战队队长、国家S级特工……

    这些都是他的身份。

    当然,他还有一个永远也不会改变的身份:乐乔的丈夫,三个孩子的爸爸。

    欧阳谨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自己左手拇指上的扳指,半晌,他沉吟道:“成交!”

    “欧阳武在哪里?”

    “临城房地产是不是你在背后操控?”

    两个人,一人一个问题的开始问了起来。

    气氛紧张,凝固。

    一个小时后。

    季沉回到军区医院,神色凝重,脚步看起来更是沉重。

    欧阳谨知道的东西的确很多,难怪他敢来找自己,原来筹码这么大。

    这个男人,不能成为朋友,但也绝不能成为敌人。

    他能够在那个人的身边这么多年,还抓住了那个人这么多的把柄……想来,他的手段很不一般。

    一直走到了病房里,季沉的心思都还在欧阳谨的那些“答案”上。

    “季少,季少?”

    程落蝶叫了他好几声。

    “什么?”

    “你去哪里了?之前乔乔醒来过一次,问起你。”

    “我去送外婆云夫人了,乔乔什么时候醒来的?”季沉赶紧走到床边,仔细打量着乐乔。

    脸色还是很苍白憔悴,不过看到那些专业的医疗器械上面的数据,季沉的心也稍微的放了下来。

    “辛苦你了,落蝶!”

    “不辛苦,只要乐乔好,我就放心了。说起来,她真的很苦,也只有和你在一起,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一点生活的甜蜜滋味。”

    “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程落蝶重重点头,“是啊,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和季沉一人坐在一边,程落蝶突然好奇道:“季少,蒋朝阳的事情能圆满解决吗?”

    蒋朝阳和方圆、季沉都是兄弟,方圆这段时间也没少为蒋朝阳的事情奔走。

    “如果我预测的不错的话,只要蒋朝阳和莫瑶结婚以后,问题就不大了,但是他私自离开演习基地的事情……还是要受到处分。”

    “方圆也是这么说的,依你所见,如果蒋朝阳要受到处分的话,军区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处分?”

    “他和莫瑶的事情虽然可以用结婚来掩盖,但是明封那边的调查不会停止,我们都是明白人,为了军区的名誉,这件事情会随着那些流言被覆盖,但是蒋朝阳的档案上一定留下所有的资料,莫家那边莫北霆可以摆平,蒋家这边……怕是也要受到不少影响。”

    季沉说了这么多,程落蝶还是想不出来,他到底想说什么。

    季沉见程落蝶神色疑惑的看着自己,不由道:“给他的处分,极有可能是撤销军衔。”

    “意思是,让蒋朝阳重新从一个士兵做起?”

    沉吟片刻,季沉道:“可能会更严重。”

    关果凌回到家之后,把关承刚那边安抚好,这边又来了医院一趟。

    乐乔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休息,她也不好一直打扰,季沉和程落蝶都在照顾着,她说了会儿话就走了。

    程落蝶对她的表现还算是满意,乐乔对她那么好,她总算是没有忘恩负义。

    关果凌心里是真心的担心乐乔,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是乐乔伸出援手。

    也是乐乔鼓励她好好活下去,不管是为了肖扬,还是为了城之。

    一边想着,关果凌一边走到医院门口停车的地方,刚按了钥匙解锁,身后就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声:“关大小姐,等等我!”

    蹙起秀眉,关果凌简直不想说话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