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莫项猛地站起身来,怎么也想不到莫瑶竟然有这个胆子违逆自己的意思,他怒道:“莫瑶,你给我搞清楚了,你是我莫项的女儿,你和莫北霆没有多少血缘关系,如果你一心想要靠着莫北霆的话,早晚有一天你会吃亏的,到时候你别来找我。”

    “不管我以后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来找你的,莫二老爷。”

    莫瑶口口声声,不是称呼莫项为父亲,而是莫二老爷。

    每次听到她冷漠疏远的称呼自己为莫二老爷,莫项都气了个绝倒。

    “莫瑶,如果你没有亲生父亲帮你撑腰的话,你嫁到蒋家一定会被欺负,会被鄙夷的,你想想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的一个私生女而已,说好听了你是莫家的三小姐,说得不好听的话,你就是个贱人肚子里爬出来的贱货,你真的以为……”

    “住口!”

    莫瑶实在听不下去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可以这么淡然冷酷的说自己是个贱人肚子里爬出来的……

    脸色难看,神色黑沉,莫瑶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我不想再见到你,哪怕是被赶出莫家,我也绝对不会和你这样机无情无义的人有任何瓜葛。莫项,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大哥告诉我,这件事情必须尽快结束,我一定不会罢休的,是你让章浪给我下药的,是你害得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如果不是你的话……”

    “如果不是我又怎么样?你真的以为蒋朝阳会让你生下那个孽种?你以为你能平安的怀孕,生子,结婚?不可能!”

    眼神微微一冷,莫瑶的眼底泛起一阵危险而又可悲的光芒,“可你犯了谋杀罪,你要谋杀我肚子里的孩子,若是这件事情追究下去的话……”

    “哼,贱人,你以为我会怕吗?他们可不敢追究下去,如果不是蒋朝阳强暴了你,我还真的没那么大的信心,若是他们真的追查下去的话,我就咬死了蒋朝阳强暴,到时候他身为第一军区的少校,带来的影响可不是我下药这么简单的。你不是一心想要嫁给他么,如果你不怕他身败名裂的话,你就尽管闹出去好了。”

    莫瑶的额头上冒出一根根清晰可见的青筋。

    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会是一个这么无情无义、无耻卑鄙的小人。

    她怒极反笑,“是,我就是要嫁给蒋朝阳,我要让你们所有的阴谋都因此结束,我还会过的好好的,让你们这些想看笑话的人都失望。莫项,我告诉你,我和蒋朝阳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而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你早晚都会被绳之于法的。”

    “你这孽种,竟然敢诅咒我?看我不打死你!”莫项一怒,抬起手毫不犹豫就狠狠给了莫瑶一耳光。

    莫瑶没想到他会动手打人,气急之下也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这么挨了莫项的一耳光。

    她捂着自己的左脸颊,=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疼,但看向莫项的眼神却冰冷刺骨,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的敌人一般。

    这样的目光让莫项的后背泛起一阵凉意。

    他咬牙,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不安,冷冷道:“这只是我给你的一个教训,莫瑶,别以为嫁给蒋朝阳之后你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我告诉你,你早晚都会后悔嫁给那个男人的。”

    紧紧握着拳头,莫瑶垂着眼,一个字也不愿意和他多说。

    是否幸福,全在于自己怎么想。

    如果她要求太多,永远也感受不到满足,那么她活该不幸福。

    可如果她什么也不想要,只是好好的过好自己的人生,那她就一定会幸福。

    “好,好,我果然生了一个好女儿,那咱们就走着瞧好了,蒋朝阳早晚都会身败名裂的。莫瑶,到时候你回来求我,可别怪我不讲父女之情。”

    原本一个字也不想说的莫瑶终于忍不住满心的怒意和冷漠,她直视着莫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我之前从未有过父女之情,你一心只想利用我,但你休想让我成为你手中的棋子,成为你害人的傀儡!”

    莫项闻言,气的又要还手。

    但这一次莫瑶可不是站在原地,软弱的任由他动手打了自己,她后退了几步,随手就拿起了桌子上摆放的花瓶,狠狠往莫项的脚边一砸。

    啪的一声,花瓶碎裂成渣。

    莫项的心口砰砰砰的乱跳了一阵。

    瞪大眼睛,“你、你这逆子,你竟然敢……”

    “莫先生,我大哥很快就会回来了,我在你来的时候就已经给他发了信息,如果你再不走的话,等我大哥回来看到我的脸……”

    莫项咬着牙,怒了,“莫瑶,你到底还不知道谁才是你最亲的人?你口口声声叫莫北霆那小子大哥,那你知道他是怎么逼迫我的吗?”

    “他是怎么逼迫莫先生的,我并不感兴趣,我只知道,他是莫家真心对我好的人,这就足够了!”莫瑶的话,再一次把莫项给气的浑身发抖。

    “好,好,好,看来我莫项真的瞎了眼了,竟然把你这个白眼狼当做是自己最好的女儿!”

    莫瑶的心中泛起一阵苍凉,她冷笑道:“是吗?那我还应该多谢莫先生的厚爱了,莫先生,请你回去吧,我想你也不想这个时候和我大哥碰见的。”

    莫项拿莫瑶没有办法,原本还想着和莫瑶把关系搞好,等她嫁给蒋朝阳之后,可以借助她的手拿到蒋朝阳手中那块地的主导权,没想到……

    真是功亏一篑,莫瑶压根不买他的账,他都要被气死了。

    殊不知,真正心死的人,是他的女儿莫瑶。

    莫项走了之后,莫瑶把酒店套房的门给反锁了,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里,跌坐在床边。

    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所有的血液都在莫项打自己那一耳光的时候凝固。

    知道莫项是什么样的人,可她毕竟是把莫项当做是自己的亲人看待的,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心里还是只有他的利益,他想的最多的还是怎么利用自己。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