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809章 假装不再思念不再爱
    刚刚躺在了床上,就听到手机震动。

    连忙掀开被子,陆煜寒伸手去拿手机过来。

    看到来显是温馨的名字,陆煜寒的手条件反射的抖了一下。

    “喂,温馨。”

    陆煜寒的声音有点颤抖,还有点激动。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

    “陆煜寒,我想了一下,还是不去了,意大利那边很好,但不适合我。”

    意大利那边很好,但不适合我。

    陆煜寒一听到这话,就知道温馨是什么意思。

    他眯起眸子,语气莫名道:“好,你不想去的话,我就不强求你了,温馨,谢谢你救了我,也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我这次去意大利,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才会回来,又或者……我再也不会回来。”

    如果他在意大利那边真的治好了自己的手,他可以再次拿起手术刀,他或许就不回来了。

    因为江州这个地方记录了太多他的回忆,在这些回忆中,灰色记忆是最多的。

    他曾经为了不属于自己的爱情伤害了太多太多的人,也让自己陷入了很深很深的愧疚和遗憾之中,他不想再回来了。

    听到陆煜寒这话,温馨的声音莫名的抖了一下,“你、真的不想回来了吗?”

    “嗯,可能会回来看看我爸妈,但我应该不会继续定居在这边了。”

    “那、那好,祝你一路顺风,早日把手治好,再次站在让你骄傲让你充满力量的手术台上。”

    温馨的祝福,是那么的诚挚而简单。

    原本应该笑着说谢谢想陆煜寒,此时笑不出来,也说不出任何的话语。

    喉咙哽咽着,似乎有一道很强大的力量,把他的脖子紧紧扼住,不让他说出一个字来。

    “温馨。”

    陆煜寒突然叫了一声温馨的名字。

    他的嗓音有点沙哑。

    透过手机的电流声,温馨仿佛听到了陆煜寒的心跳。

    眼前,浮现陆煜寒曾经那么冷漠、毫无生气的模样。

    从她真的见到他的第一面,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的心里埋藏了太多的哀伤,和她在妹妹温暖的笔记本和电脑中看到的男人不一样。

    不是一个人。

    这是一个受伤了的男人。

    “嗯?”

    “早日康复!”

    很简单的四个字,却是承载了陆煜寒对温馨的全部祝福。

    突然觉得和他的这个电话很沉重,温馨默默道。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温馨,晚安。”

    温馨沉默了一瞬,在陆煜寒挂电话之前,叫了一声,“等等,陆煜寒。”

    陆煜寒握紧了手机。

    以为她会改变主意。

    但也只是他的以为罢了。

    “陆煜寒,我希望你能够再次成为曾经那个清风霁月般的男人,因为那样的你,才是最好的!”

    ——我希望你能够再次成为曾经那个清风霁月般的男人,因为那样的你,才是最好的。

    这句话,永远的镂刻在陆煜寒的心口,也刻入他的骨髓之中。

    温馨才是真正让陆煜寒振作起来的女人。

    只可惜,他们之间没有缘分,有的只是惺惺相惜,只是对对方的遗憾。

    温馨知道,陆煜寒若是离开,就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可是她不能叫住陆煜寒,不能让他停下脚步。

    同样的,她也不能跟着陆煜寒离开,因为她有太多的顾忌。

    挂了手机之后,温馨抬起手把自己脸颊上的泪擦去。

    “陆煜寒,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如果爱你会成为你的束缚,那么我宁可你永远不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你!”

    在他的心中,她是个喜欢他,愿意为了他放弃自己的性命的女人。

    可是只有温馨知道,为他放弃性命,远远没有假装不再喜欢、不再爱、不再思念那么难。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有多爱你。

    陆煜寒,或许我注定得不到你,但我一定会保持本心,一定会坚守最初对你的心动,我会带着我妹妹温暖对你的这份爱,一直为你祝福。

    一夜的时间,过的很快,陆煜寒就要走了,在临走之前,他还是决定来看看乐乔。

    乐乔的手术也有他的参与,而且霍比教授和他还一起探讨了许多乐乔手术之后的恢复方案,他来看看乐乔的情况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季沉看到陆煜寒的时候,和从前不一样,并非是脸色阴沉,又或者是心带怀疑。

    这一次的他很真诚的带着陆煜寒进乐乔的病房。

    “乔乔,陆煜寒来看你了。”

    乐乔听到季沉如此熟练而又自然的说出这句话,她知道,她的老公季沉终于放开了。

    她也知道,这两个男人,再也不是曾经心怀异样的仇敌,他们现在只是朋友,可以敞开心扉的朋友。

    “你来了?”

    “嗯,来看看你,下午就要走了。”陆煜寒道,坐在轮椅上的他看不出一点点的颓废和虚弱,相反的,季沉和乐乔都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光芒和温暖,以及他曾经的自信与骄傲。

    乐乔很难想象,陆煜寒能够从最初的清澈和淡然变得心怀恶意和执念,经历过一场劫难之后,他又再一次成为一个云淡风轻的男人。

    这样的人生体验,这样的抉择,真的是一个男人一辈子最难面对、也最难做出决定的。

    陆煜寒能经历一次考验,一次抉择,一次劫难,在他这次“重生”之后,她相信这个男人一定能够找回他的梦想,走出属于他的康庄大道。

    “是要去意大利了吗?”

    陆煜寒对季沉点点头,道:“嗯,要去意大利了,霍比教授已经帮我安排好了,只要我过去就能开始治疗,我打算早一点过去。”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乐乔好奇道。

    一开始她就听季沉说过,陆煜寒会去意大利那边治疗他的手,如果治疗成功的话,他就能再次拿起手术刀。

    他要去意大利,乐乔一点也不惊讶。

    她比较好奇的是他什么时候回来。

    二姐还在江州呢。

    “最快也要一年,也可能……以后不会回来了。”

    “你要在意大利的医院从医?不回江州了?”

    季沉是最为惊讶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