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果杨许诺真的想不开要和陆煜寒一起死的话,他们该怎么阻止?

    就算是阻止的了一时,也阻止不了一世啊。

    “什么?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许诺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季沉已经去追她了,她应该是要去机场,陆煜寒是今天下午的飞机去意大利。”

    杨天辰犹豫了片刻,道:“三妹,你别担心,我这就联系季沉,放心吧,不会出事的。”

    “大哥,你会把二姐带回去吗?还是送到英国去?”

    乐乔知道,杨天辰只有这两种方式。

    “等找到许诺之后,我会联系大姐那边,看看她是怎么想的。”

    “那好,你赶紧给季沉打电话吧,我等你们的消息。”

    “嗯。”

    挂了电话之后,乐乔一直在焦急中等待着季沉的回复。

    也不知道找到二姐没有,为什么她有种浓浓的不安呢?

    真担心二姐出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乐乔等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接到了季沉的电话,但电话里的消息却是一个坏消息。

    “你说二姐刚刚遇到车祸了?怎么会!”

    乐乔的手狠狠颤抖着,脸上浮现浓浓的担忧之色,“季沉你把话说清楚一点,二姐为什么会车祸?”

    “乔乔你别激动,她当时跑的太急了,我没来得及抓住她,好在那个司机也赶紧刹车了,她只是受了伤,现在在昏迷着,我们在第一医院这边,我一会儿回去再慢慢告诉你好吗?”

    “二姐真的没事吗?”

    “没事,真的没事,我已经通知杨天辰了,杨爷爷也知道了,这会儿应该要到医院了,我一会儿回来和你细说,我先去问问医生具体情况,如何?”

    乐乔闻言,道:“好,我知道了,你帮忙看着点儿,千万不要让二姐再出事了。”

    “嗯,放心吧!”

    不一会儿,乐乔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不是别人的,而是陆煜寒的。

    “乐乔,杨许诺是不是出事了?”

    陆煜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乐乔默了默,“嗯,她发生车祸了。”

    “没事吧?”

    “没事,季沉在第一医院看着的,你……要去机场了吗?”

    “不去了,我已经把行程取消了。”

    “啊?”乐乔惊呼,“为什么?”

    “如果不能和许诺把话说清楚,或者说,不能看到她好好的,我没有办法自私的离开。”

    陆煜寒到了这一步,还在关心杨许诺,只能说明这个男人是真的变得和从前那般,清风霁月般明朗,清澈。

    至少他有一颗干净的心。

    “你这个时候离开的话,确实是不太好,我爷爷已经去医院了,大哥应该也会尽快赶到这边,二姐的事情……”乐乔犹豫了一下,道:“虽然我已经知道答案,但我还是想问你一句,你们之间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乐乔,你是知道我和许诺在一起的那些事情的,你也知道,其实她不是爱我,或者说,她爱我,但是她更爱那种占有我的感觉,乐乔,我真的没有办法和这样的许诺在一起,对不起!”

    乐乔闻言,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道:“陆煜寒,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是我强求了,好了,我没事了,季沉说我二姐也没事,你不用担心,挂了吧!”

    “嗯。”

    电话挂了以后,乐乔坐在病床上,眉头一直皱着,看着窗外的阳光,还是那么温暖,但是她的身边却多了这么多冰冻住无法融化的矛盾。

    第一医院。

    杨建国和自己的卫兵急匆匆的赶到了这边。

    看到坐在走廊外面的长椅上的季沉,杨建国赶紧走过来。

    季沉听到脚步声,立即站起身来,“杨爷爷,您到了。”

    “嗯,许诺丫头怎么样了?没出什么大事儿吧?”

    “杨爷爷您不必担心,杨许诺她没出什么大事,只是不小心把脚撞伤了,有点骨折,不过没什么大问题。”

    杨建国也不是那种遇到一点事情就表现的很失态的人,他听了季沉的话之后,放下心来,道:“许诺丫头怎么会突然出车祸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爷爷,这……”

    “这会不会和她不愿意住在季宅有关系啊?她这次回来看乐乔丫头,但是却一直住在外面的酒店,是不是和你们有什么矛盾?”

    嘴角一抽,季沉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杨爷爷,我和乔乔怎么会和她有矛盾呢?她今天出这件事情虽然也有我的责任,是我没有及时拉住她,但是……她主要是为了陆煜寒。”

    “什么?又是因为那个陆煜寒?虽然我很感激这个陆煜寒救了乐乔丫头,但是他也不能这么对许诺丫头吧?他们当初的事情我就一直……”

    季沉知道,那是杨建国心中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和伤痛。

    自己的孙女和陆煜寒结婚了,要举办婚礼了,甚至还有孩子了,可因为一些无法避免、也无法去化解的矛盾,他的孙女彻底疯了,想要杀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孙女,又流产了,如果不是送到英国的话,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恢复理智呢。

    想到这里,季沉不由得道:“杨爷爷,今天陆煜寒去军区医院看了一下乐乔的情况,然后就准备在今天下午去意大利那边治疗,在那边他有一个认识的医生,正好就是乔乔这一次手术的主刀医生,您应该还记得的。”

    “记得,记得,当然记得了,那是霍比教授,是意大利最出名的脑科专家了。陆煜寒去意大利和他有什么关系,和许诺丫头出车祸又有什么关系?”

    季沉见杨建国这么激动,便把之前的事情全都告诉杨建国了,临了,道:“杨许诺说出那样的狠话,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说说罢了,还是真的想这么做,看到她跑了出去,我只能追上去,但是没来得及。”

    “原来是这样,许诺丫头真的这么说了?”杨建国有些犹豫的看着季沉,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季沉说的这些话。

    季沉眯起眼睛,嘴角眯起一条直线,道:“不错,这次她回来,我就感觉不对劲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