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知道她刚刚做了手术,还是脑袋里的问题,不适合胡思乱想,但是这关系到她的二姐,她不希望季沉和大哥为了自己的身体就隐瞒她关于二姐的事情。

    季沉沉吟了片刻,点头,“好,我答应你,不管我们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不会瞒着你。”

    “嗯,快去吧。”

    季沉到了第一医院之后,看到脸色凝重的杨天辰,还不等他说话,杨天辰就直言道:“必须把许诺送到英国的高级精神病院去。”

    “什么?”

    季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以为这件事情至少都要和杨天辰商量一下才会决定,没想到杨天辰竟然……

    等等,杨天辰的脸怎么了?

    “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杨天辰侧开脸去,摇头道:“一点小伤罢了,没什么问题。”

    “我说,是谁干的?”

    季沉和杨天辰小时候一起长大,之后又一起去国外参加训练,在部队里也有不少合作的任务,两人算是亲兄弟了,看到自己的好兄弟受伤,他不生气才怪呢。

    “没什么,你别问了。”

    “杨天辰,你是不是在来的路上打架了?或者是被人找麻烦了?”

    额头上那一个大包是怎么回事?

    脸上的那些血痕是怎么回事?

    还有,他的眼睛为什么这么肿?

    受伤的包扎又是怎么回事?

    杨天辰是个很厉害的人,身上突然多了这么多伤,虽然都不是致命的,但这很奇怪,也很诡异。

    “不是打架了,也不是被人找麻烦了,只是……”

    杨天辰的脸色很难看,神色纠结、犹豫,一点也不想告诉季沉自己这一身的伤是怎么来的。

    季沉不解的看着他那犹豫的样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怒道:“是杨许诺干的?”

    对于杨许诺,季沉真的没有太多的感情在其中,但是对于杨天辰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这是他的兄弟。

    “你别这么凶巴巴的好不好,亏得我知道你的性子,特意来到医院门口堵你,不然的话,你岂不是要凶的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了?我爷爷还在许诺的病房里呢,你现在如果没有调整好情绪的话,最好不要进去。”

    如果被爷爷看到季沉这么凶恶骇人的样子,爷爷肯定会想多的。

    季沉闻言,冷哼了一声,道:“我知道杨许诺的现在的状况不好,但是她也不能对你下这么重的手吧?话说回来,杨许诺不是伤到了小腿么,怎么还这么有杀伤力,连你都被她弄的这么狼狈。”

    “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我当时没有想到许诺的情况会这么差,我靠过去的时候,她就对我出手了!”

    “你又不是陆煜寒,为什么她要对你出手?”

    提起陆煜寒的名字,杨天辰真的不知自己该不该生气了。

    陆煜寒救了他的三妹乐乔,但是也害了他的二妹许诺。

    “她让我去把陆煜寒找来,我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她就出手了!”

    杨天辰把说说的十分简单,但季沉看到他脸上的伤,还有包扎的手臂,就知道不是那么简单了。

    “说明杨许诺的本事真的不错,都已经成病人了,还有这么大的杀伤力,这就是你和我说,要把她送到精神病院的原因?”

    虽然季沉也想说服杨天辰来着,但是没想到杨天辰主动提起来了。

    “不只是这个原因。”杨天辰眯起眼睛,一字一句道,“她不只是要伤害我,还要伤害爷爷,她说了,谁敢阻止她去找陆煜寒的话,她就杀了谁。而且,我知道她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浑身杀气腾腾,满身都是戾气和恨意。”

    “这么说,杨许诺的精神状态是真的很危险了,是吗?”季沉蹙起眉,不由得严肃道。

    杨天辰点点头,语气也很是不忍,“如果不是没有办法的话,我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若是任由许诺再这么下去,她真的可能会对自己的亲人做出不利的事情来,我不能为了她一个人而把我其他亲人的安全都置之不顾,你知道吗?”

    季沉拍了拍杨天辰的肩膀,安慰道:“我明白你的心情,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和你做出同样的决定的。”

    “我还没有和爷爷说,我希望你和我一起……”

    “我知道,我这就和你去见爷爷!”

    “嗯。”

    陆煜寒心里的不安和黑暗,都在这个时候涌现出来。

    他在想,是不是他真的做错了,如果他答应和杨许诺复婚的话,她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坐在第一医院自己朋友的办公室里,朋友也知道他的心情很不好,所以留给他一个安静的空间,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可他一安静下来,就想起朋友的话:

    “杨许诺这个病人的腿伤是小事儿,但是她的精神状态真的很不好了,甚至已经变得癫狂了,如果不把她送到精神病院的话,她会伤害别人,也会伤害她自己。你知道么,今天早上我去查房的时候,正好遇到她拿着水果刀要杀了她的哥哥。”

    “我们已经给她推了镇定剂,可是等她醒来,她还是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她疯狂的时候一直在喊你的名字,我想,你已经成为她这一生的心魔了。”

    “煜寒,作为一个朋友,我真的要提醒你,离这个女人远一点,并且……防备这个女人!”

    陆煜寒紧紧握着拳头,手背上青筋直冒。

    他真的有些后悔了。

    手机震动起来,陆煜寒本来不想管的,但打电话的人似乎很执着。

    无奈之下,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到来显,他黑暗的眼底出现了一道亮光。

    “温馨。”

    “你到意大利了吗?”

    电话那边,响起了温馨温婉的嗓音,她的嗓音就像是冬日里的一道暖阳,又像是春天的一阵清风,让陆煜寒的心里又暖又舒坦。

    他叹了口气,道:“还没有,有点事情耽搁了,暂时去不了。”

    温馨沉默了几秒。

    “我本来不想给你打电话的,但是这两天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尤其是知道他要去意大利之后,她的心里便是越发不安起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