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意味深长的看着杨天辰的眼睛,在季沉的眼里,有冷静,有深邃,也有淡淡的怒意。

    杨天辰毫不畏惧的回望着季沉,“要么我带走三妹,要么你承诺我,永远不要去查三妹的身世。”

    手指,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

    “这么说,杨许诺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你已经猜到了答案,为什么还要再让我说一次?”杨天辰眯起眼睛,语气冷然,道:“季沉,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件事如果查下去,会有多大的影响和伤害,三妹是我们杨家的孩子,就永远都是!那份DNA鉴定书,也会一直都是最真实的见证。”

    “这么说,这是你和杨爷爷的决定?”

    杨家,真正能够说得上话的,就是杨建国和杨天辰了。

    “不错,我和爷爷都是这么想的,许诺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们都不希望悲剧继续下去。季沉你是个聪明人,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

    沉眸,季沉淡淡道:“看来我真的要听你们的了。可我还是想知道,乔乔到底是谁……”

    “不,你不想知道的,季沉,若是你真的知道了,你就会失去很多东西,包括你的爱情。”

    “杨天辰,你这是在恐吓我,还是在威胁我?”

    他们可是兄弟!

    冷静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杨天辰摇头,“我不是恐吓你,也不是威胁你,我只是在提醒你。我真的是累了,杨家发生了很多事情,三妹也受了很多的磨难,我真的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了。季沉,三妹的幸福交在你的手上,如果你不能保证她的幸福安安稳稳,那么我就会带走她。”

    带她到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去。

    黑眸中透着一股子危险寒冽的气息,“杨天辰!”

    “别生气,我们可是兄弟,你知道我的,我说话算话,但也绝对对兄弟负责!”

    他的话,充满了太多的深意,让人想象不到他话中的意图,和眼底的深意。

    “我保证,我会保护好乔乔,也会让她幸福安稳,但如果有人想要破坏的话,哪怕是兄弟,我也绝不留情!”

    季沉的话,一如既往的冰冷,狠辣。

    这是他和杨天辰第二次以这样的状态谈话了。

    “好,记住你的话,季沉。我走了,有事随时联系。”杨天辰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动作悠然,闲适,一点也不像来告别的样子。

    第二医院里,一个被人用轮椅推着的女人出现了,尽管她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可还是难以掩盖她脸颊上的担忧,还有那种精致的美丽。

    这个女人,便是温馨。

    她从陆煜寒的另外一个秘书口中得到了陆煜寒出事的消息,陆家的事情,总是会有人知道的,尤其还是陆煜寒的事情。

    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哪怕是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可温馨还是不顾一切的要来江州,必须亲眼看到陆煜寒没事,她才能安心。

    原本她的情况是不能这么奔波的,可是医生也扛不住她的坚决和请求,只好安排了一个随行的医生,还有一个护士陪着她一起来。

    没办法,这是他们的病人。

    好在A市和江州离得不远,两个小时的高速,现在是晚上十点,温馨总算是出现在有陆煜寒的地方。

    她对陆煜寒有着执着的喜欢和爱意,但她知道这种执着是可以控制的,是干净的,不需要任何回报的,所以她才敢这么放纵自己来找陆煜寒。

    她找他,不是为了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确认他安好。

    找到了陆煜寒所在的病房之后,温馨请求护士先进去看看陆煜寒是否醒着,那护士知道温馨很关心病房里的男人,心里对里面的男人也是很好奇的,她进去看了一眼之后,又出来了。

    “温馨,他已经睡着了,现在里面没有人。你要进去看看吗?”护士张姐问道。

    温馨犹豫了片刻,道:“还是不进去了,免得被他知道我来这里看他就不好解释了,只要他没事就好。”

    “你千里迢迢从A市来看他,连进去看一眼都不想吗?”

    张姐的问题,让温馨的心里默默的颤抖了一下。

    她当然想进去了,只是她不能进去。

    若是陆煜寒醒来看到自己,她该怎么解释她千里迢迢从A市来看他?

    不,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与其如此,还不如不进去。

    “我们走吧。”温馨轻声道。

    张姐心疼的看着温馨,“虽然不知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但是我真的觉得很可惜。”

    “可惜什么?”

    “很多事情,你做了,但是不告诉别人你做了这件事情的话,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你为他做了什么。”

    皱起眉头,温馨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出来,就能有更好的发展,更好的结局,我既然答应过不会再打扰他的生活,那我就一定会信守承诺,我们走吧,张姐,我不想一会儿被他的家人看到。”

    温馨坚持要求离开这里,张姐虽然不理解她的心思,但无奈之下还是推着她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一个叫温馨的女人来看过陆煜寒,连陆煜寒自己都不知道。

    翌日。

    乐乔醒来了之后,看到季沉颓然的脸庞,她想要说话,但发现一开口,喉咙就干干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很是难受。

    许是因为她的手动了一下,把季沉给弄醒了,季沉缓缓睁开迷蒙的黑眸,看到乐乔苍白的脸蛋儿,他心疼道:“乔乔,你感觉怎么样?”

    “我、还好。”乐乔努力说出一句话来,尽管嗓音沙哑,可还是勉强说出声来。

    “你别着急,我去给你倒水。”

    季沉给乐乔倒了水之后,又去拿了毛巾给她擦擦脸上的汗,把杯子放好之后,他才道:“乔乔你别担心,听我慢慢给你说。杨许诺已经被爷爷和你大哥带回临城了,说是在那边比较方便治疗。杨许诺的状态还不错,没什么大问题。”

    “那陆煜寒呢?”

    乐乔知道对于这件事情她没有任何办法,也无能为力。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