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实话,她很同情蒋朝阳的遭遇,虽然她没有经历过这种喜欢的人成为最好的兄弟的女人,她也没有遇到过爱情,不知道爱情的滋味,可是她知道这种爱而不得的感觉。

    就像是,夜深人静之时,她也会在想,如果她遇到了爱情,会是什么样子。

    或者,她的爱情是不是未来要与她携手走过一生的蒋朝阳。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蒋朝阳突然道。

    红绿灯已经过去,车子启动时,莫瑶的身体抖了一下,把眼泪都抖了出来。

    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控制不住的原因,总是就是莫名的想要掉眼泪。

    深吸一口气,莫瑶转过头去,面对着右边的车窗,不想让蒋朝阳看到自己流眼泪的丑模样,“不是的,我没有觉得你很可笑,我反而觉得你的感情很单纯,真的,蒋朝阳,我在大学的时候就看到过这样单纯的感情,我难以想象,你竟然会……”

    “是不是觉得我都快三十岁了,不该有这样单纯的感情?”

    “不是,不是的,我只是……敬佩你!”莫瑶一字一句道,“你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祝福乐乔,并且没有因为嫉妒季少将而伤害他和乐乔之间的感情,我真的很敬佩你。有很多人为了自己的执念和私欲,为了所谓的爱情,都会放弃很多原则,做出很多伤害朋友的事情,但是你没有。”

    “蒋朝阳,你的心一直都是干净的。”

    “我很敬佩你,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挫折和劫难,都能保持初心!”

    哪怕是很爱那个女人,但为了让她幸福,不愿去打扰她的生活,哪怕只是一点点的自私。

    “不,莫瑶你错了,我的心不干净,我伤害了你。”

    莫瑶的心脏,微微紧缩。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蒋朝阳,你的品德和原则,我都知道,不管是乐乔还是我嫂子海伦,他们都和我说过,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和你在一起我能过的幸福,虽然不敢期待他们口中的幸福,但我相信,我会过的很安稳。只要安稳的过一辈子,这对我来说就已经很足够了。”莫瑶神色平静的看着蒋朝阳,一字一句道。

    蒋朝阳被她那信任的目光看着,心中莫名的升腾起一股浓浓的责任感。

    他想让这个女人安稳,幸福。

    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必须完成的使命。

    “莫瑶,谢谢你那么理解我,也谢谢你没有和别人一样嘲笑我,讽刺我,或者是……放弃我。”

    莫瑶知道蒋朝阳说的不只是乐乔的事情,还有他被军区撤销军衔的事情,她理解的,不只是他的感情,还有他的信仰。

    “没关系,因为你同样给了我理解和支持。”莫瑶轻轻道,嫂子告诉她,蒋朝阳一出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亲自去红乡村一趟,看了她瘫痪的爸爸,然后安排了爸爸的生活,还打算以后结婚了,两人名正言顺在一起了,就把爸爸接到江州来。

    很多事情,他不说,不代表他没有做。

    莫瑶是知道的,她也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有时候我会想,其实我们两个人在一起,除了一点阴差阳错之外,还有老天爷刻意的安排!”蒋朝阳突然道,“我很感激老天爷这样安排,让我有个家,有个伴侣。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莫瑶,我可以发誓,既然我决定和你结婚,我就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莫瑶暗暗道:你会好好对我,我当然相信,但我还是有点想奢求,你心里的那座城能够打开门,让我进去!

    这是奢求,她知道。

    “我是怎么想的,你早就已经知道的,好了,我们不说这样沉重的话题了。”莫瑶吸了吸鼻子,假装坚强道,“我见过季少将和乐乔的孩子,三个都很可爱,我们要不要去给他们买点礼物?这可是我们第一次登门呢。”

    之前看到孩子,是在乐乔的病房看到的,她也不好意思去亲近。

    这次是和蒋朝阳一起去,还是季少将亲自打电话来邀请他们的,他们就这么空着手去,总觉得不是很好。

    蒋朝阳闻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以前我们去季宅吃饭都是空着手的,都已经习惯了,如果不是你提醒的话,我都忘了还要个三个小家伙带点礼物呢,那边正好有一个新港国际,不然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好,那边有停车场吗?”

    “有的。”

    “我们去看看吧,现在时间还早,还可以选一选。”莫瑶道。

    蒋朝阳偏头,看了眼莫瑶,随即满足的再次看向前方的路。

    有一个贴心温婉的女人在自己的身边,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安排呢。

    如此一想,他倒也不是那么排斥结婚了。

    身边的兄弟朋友都已经结婚了,也是时候让他们喝自己的喜酒了。

    蒋朝阳载着莫瑶去新港国际给季家三个小宝贝买礼物,这会儿乐乔都已经回家,洗好澡换好衣服了。

    季沉让她坐在卧室里的小沙发上,亲自给她吹头发。

    乐乔看着镜子里的男人,目光温柔,痴情。

    男人时不时的看到她那炙热而又温柔的眼神,有种刚刚恋爱的喜悦和兴奋感。

    “乔乔,你再这么盯着我看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季沉意味深长,沙哑着嗓音,语气莫名道。

    听着那性感到让人耳朵都忍不住要怀孕的低沉嗓音,乐乔眯起了好看的眸子,笑道:“季沉,能嫁给你真好,在这个年代为自己的女人洗澡、换衣服、吹头发的男人可不多了,我真的很感激遇到你,嫁给你!”

    “乔乔,你突然对我这么温柔,还说这么好听的情话给我听,是想要报答我吗?”

    乐乔吐了吐舌头,道:“谁要报答你啊,刚刚给我洗澡的时候你说了什么来着?哼!”

    乐乔每次想到自己坐在浴缸里,男人小心翼翼给自己洗澡,她时不时觉得害羞想要动一动、挡住自己的关键部位的时候,乐乔都会脸蛋一阵发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