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847章 那个暴雨之夜的真相
    欧阳谨点头,不可置否道:“没错,我正是要告诉你这件事情呢,蒋朝阳在四个月前,去红乡村做调研,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下大雨,我记得那天晚上好像是暴雨来着,对吧?”

    “你别告诉我,当时你也在红乡村!”

    欧阳谨说,他记得那天晚上是暴雨,在红乡村的暴雨,而不是在临城的暴雨,他怎么会知道?

    “唔,说漏嘴了。好吧,我当时的确在红乡村,公司要把红乡村那片开发成一个风景区,你知道的,那里的杜鹃花很好看,而且还有好多品种,我们公司决定打造出一个旅游区来,那可不得和江州这边的政府部门以及红乡村那边的政府部门进行一个沟通和合作吗?我们当时已经拿到了政府部门给的同意书,正要去那边考察一下环境呢。”

    “我不想听你说那些项目的事情,我只想听蒋朝阳为什么会被人陷害的事情。”

    “好吧,我这就告诉你。当晚蒋朝阳和另外的几个同伴一起喝酒,我们路过那边的时候,在那边躲雨,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蒋朝阳的身份,只是看到有人在他的酒里面下了药,这和我本来就没什么关系,我就坐在一边看戏了,谁知道不一会儿的时间,就有人拖着蒋朝阳出去了,没多久,那人就回来了,而蒋朝阳不见了,我好奇,又在想,会不会出人命,于是就打了伞跟了出去。”

    乐乔的心里,渐渐涌现了不安。

    她深吸一口气,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在田野上看到蒋朝阳扒了一姑娘的衣服,两人就在大雨中……咳咳,你懂的,这种事情就算是我不说,你也能想象出来的。”

    “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蒋朝阳?”

    乐乔质问道,目光森森的看着欧阳谨。

    如果欧阳谨制止了蒋朝阳的话,蒋朝阳就不会强暴莫瑶,莫瑶就不会怀孕,这后面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而蒋朝阳也就不会被撤销军衔,离开部队。

    被乐乔这么盯着,欧阳谨觉得自己真是很委屈,“当时蒋朝阳都已经霸王硬上弓了,我若是上前去阻止的话也来不及了,再说了,我听到蒋朝阳喊了一个我很熟悉的名字,我就傻眼了,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是什么,哪里好出面阻止?”

    欧阳谨去晚了。

    这是他的原话。

    乐乔咬着唇,道:“那后来呢?你还认得出来给蒋朝阳下药的人是谁吗?”

    “乐乔,你不会是想要把那个人找出来,然后还给蒋朝阳一个公道吗?”

    “为什么不?”

    欧阳谨点头,“好,这个问题问得好,为什么不?但是我还想问你,就算你给蒋朝阳讨回公道,那么他强暴莫瑶的事情总是真的吧?不管是陷害的也好,是自己乐意的也罢,总之这是事实,蒋朝阳身为一个军人,这已经让军区让部队让国家蒙了羞,他必须被撤销军衔,必须离开部队,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

    “你……”

    “莫家那边不愿意追究这件事情,并且为了平息流言,两家都已经联姻了,蒋朝阳和莫瑶也要结婚了,这时候他们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你如果跑出去,说蒋朝阳是被人陷害的,还找到了那个陷害的人,你以为这样对大家真的好吗?”

    乐乔不再说话,只是脸色难看的很。

    “乐乔,你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是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就是感情用事!”

    “欧阳谨,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我的确是没有资格说你,但是我有资格提醒你,我告诉你蒋朝阳被人陷害的事情,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因为这件事情纠结下去了,季少将都已经知道这事儿了,他那边没处理,你觉得你去的话,合适吗?你现在已经不是军区的人了,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好多事情就别瞎搀和了,不然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如果不是那个人让自己来提醒乐乔的话,欧阳谨也不会和乐乔说那么多。

    反正乐乔是季少将的女人,是季家的儿媳妇,她就算再这么感情用事,也不会出多大的事情,也不会捅出多大的篓子。

    不过那个人强烈命令自己提醒乐乔这些事情,他当然得来。

    乐乔从未想过,自己是季沉的妻子,是季家的儿媳妇,自己的手里就有了特权,就不用害怕什么。

    相反的,越是军人的家属,她的压力其实越大。

    因为不管她做什么,都可能会给季沉带来影响。

    季沉是一个军人,是正义、公平、善良、英勇的军人,不是一个为了给自己的妻子和亲人特权而公私不分的人。

    “好,你的话我记住了,多谢你的提醒!”乐乔淡淡道,眼神看起来有些飘渺,她喝了一口白开水,然后站起身,“我走了,再见。”

    “喂,等等,我还有话还没说完呢。”

    欧阳谨站起身就去追乐乔,伸手就要拽着乐乔的手腕。

    乐乔有些恍惚,还没接受蒋朝阳被陷害的事情已经成为一个定局,不管事情的发展是什么,蒋朝阳做错了事情,就要负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他虽然被陷害的,但是莫瑶才是最无辜的人,所以他必须承诺给莫瑶后半辈子。

    这件事情,她哪怕知道了真相,也无法改变什么,不能改变什么。

    “乐乔,你等等,我还有话……”欧阳谨大步追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拽住乐乔的手了,突然一道风袭来,狠狠推了一把他的肩膀。

    他的腿本来就是受伤的,站不稳就罢了,现在还被人狠狠推了一把。

    这一推,至少都用了那个女人的全力。

    “你干什么?你是什么人?”欧阳谨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撑着身后的桌子站稳了。

    乐乔在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震惊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女人。

    “叶子青?”

    叶子青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一条黑色的紧身裤,高跟鞋,手中拎着一个包,看起来好像是刚刚到的样子。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