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853章 杨许诺是对季沉的警告!
    “你回去吧,我一会儿会联系你的。”

    “嗯。”

    叶子青匆匆走了几步,突然回头想要看看欧阳谨的脸色,谁知道一回头就看到一双灼热而又安定人心的眼。

    她的心跳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赶紧回头,大步走了出去。

    容容也看到欧阳谨和叶子青的“互动”了,她笑嘻嘻的说道:“欧阳先生,看来你真的有戏哦,我怎么感觉叶姐姐对你好像有点好感呢。”

    想到叶子青对自己的凶狠和威胁,欧阳谨道:“她对我……的确和常人不太一样。”

    “刚刚叶姐姐看你的眼神……”

    “挺深情的!”

    “……欧阳先生你太不谦虚了。”

    “谦虚能让我追到女人吗?”

    “……”

    容容出去之后,乐乔看着坐在椅子上,脸色发白的男人,疑惑道:“你的腿……又断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这哪里是又断了,只是受了一点小伤罢了。”欧阳谨道,“我还有话没和你说完,之前被叶子青那个女人打断了,我现在来找你,是想把其他的事情也说清楚。”

    乐乔不解的看着欧阳谨,道:“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杨许诺的事情。”

    “你怎么还知道我二姐的事情?”

    这个欧阳谨,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欧阳谨意味深长的看着乐乔怀疑的眼神,笑道:“乐乔,你真的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敢在你的面前说起杨许诺这个名字,你就该知道,我是友非敌。”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是我的朋友了?我说过,你不是我的朋友,我们不……”

    “如果我说,我知道杨许诺在哪里,我可以告诉季沉,让季沉去救杨许诺,你还把我当做陌生人吗?”

    这话一出,乐乔犹豫了,沉默了。

    “你什么意思?我二姐出事了吗?”

    “哦,你还不知道杨许诺失踪的事儿,对吧?”

    这话一出,乐乔的脸色彻底变了。

    “你说什么?”

    “昨天上午的消息,杨许诺在被送进专业医院治疗的时候,发疯了,然后跑了,但实际上却是被人引导着离开医院,最后被抓起来了。”

    乐乔紧紧握着手,手心里不断地冒出冷汗来。

    到了这时候,她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理智,只是,事情关系到杨许诺,她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担心。

    半晌之后,她终于抬眼,直直盯着欧阳谨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告诉我,我二姐在什么地方,被什么人抓了,我就把你当做是我杨乐乔的朋友。”

    “我想做你的朋友,只是为了想做季沉的朋友,乐乔,我知道你在季沉的心目中到底有多重要,所以我才来找你。”

    “你这人倒是直接,也不怕我认为你别有用心就反悔。”乐乔嘲讽道,看着欧阳谨的目光越发的幽深起来。

    “如果不把你的性子摸清楚,不把你这个人的行事作风查清楚,你觉得我会轻易来找你做朋友?”

    这话,让乐乔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

    欧阳谨真是个心思深沉的男人,即便是来自己,也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查清楚,甚至把她这个人也查清楚。

    看来,他已经做好准备了。

    “废话不说了,我二姐在哪里?”

    “就在江州一个地方。”

    乐乔狐疑的看着欧阳谨,“不可能,我二姐明明被我大哥和爷爷接回了临城,就算是出了问题,才短短一天一夜的时间,那些人不会那么轻易的把我二姐送到江州来。”

    “如果那些人抓你二姐,只是想要用她来警告一下你的丈夫季沉呢?”

    欧阳谨语气带着些许的凌厉,冷然。

    乐乔的身体微微一僵,“不,这不可能!难不成那些人是季沉的敌人?”

    季沉虽然出了很多任务,也有许多的敌人,但是……没有这么强大的敌人能够把整个杨家都瞒过去,还胆子那么大的把杨许诺送到江州来警告季沉。

    “信与不信,你很快就知道了,如果不是知道那个人已经被抓了,我根本不会蹚这一滩浑水。”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欧阳谨,你到底是什么人?”

    乐乔这话,问的很直接。

    欧阳谨的回答更加直接,“我是欧阳武的儿子,欧阳谨!”

    “欧阳武是谁?”

    乐乔在部队里的时间不是很长,基本都在训练了,哪里会知道欧阳武是谁?

    也没人和她提过这个名字不是,可她看得出来,欧阳谨的眼底,有着仇恨的种子在发芽,滋长。

    “你不知道欧阳武是谁,但是季沉知道。我得到的这些消息都是保密性的,乐乔,你别告诉其他人,不然的话……其他人很可能会被你害死,你知道吗?”

    乐乔的心里,咯噔一声响。

    “你这话……”

    “该告诉你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我现在一点也不着急,其实你也不用着急,因为不管是那个人,还是杨许诺,都没有生命危险,我之所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就是想要让你知道,我是真的想成为季沉的朋友!”

    蹙起秀眉,乐乔防备道;“你有什么事情想让季沉帮你做的?”

    如果不是有求于季沉,欧阳谨绝不会轻易上赶着要做一个人的朋友。

    尽管在整个江州,甚至是整个Z国,想要上赶着成为季沉朋友的人很多。

    可欧阳谨绝不是其中之一。

    “我要他帮我做的,也是他自己想做的。”欧阳谨一字一句道,“你只要知道,你的丈夫季沉是改变这件事全部发展的关键人物即可。”

    乐乔听着欧阳谨的话,心底莫名的有种难以言喻的担忧和不安。

    这么说,季沉其实是在执行一个很可怕的任务吗?

    是不是很危险,甚至是牵扯到了很多人?

    那幕后的人敢用二姐作为警告季沉的手段,若那人直接对季沉动手的话,季沉能避开吗?

    不知怎么的,乐乔的心里泛起一阵骇然。

    看着乐乔苍白的脸色,欧阳谨笑道:“你什么都不知道,骤然听到这些肯定会感到害怕,但是你得相信你丈夫,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让你在季沉的面前帮我说几句话,当然,可千万别告诉他我和你说的这些,不然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