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沉最不希望的,就是乐乔知道那些他不想让乐乔知道的事情,偏偏欧阳谨还告诉她那么多,这不是找抽呢吗?

    乐乔摆摆手,十分不乐意看到欧阳谨这张脸,更加不愿意看到他眼底深沉的眸色,她道:“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我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季沉的,只要你守住你那张嘴,我就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乐乔这话,算是给了欧阳谨一个承诺。

    欧阳谨眯起眼睛,斜睨着乐乔,“真的不会告诉你男人?”

    “如果你再在我面前的话,我指不定现在就给我男人打电话了。”

    “得,我这就消失。”

    欧阳谨消失了,乐乔一个人坐在病房的床上,琢磨着欧阳谨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真的会告诉季沉二姐在哪里,是被谁抓了吗?

    季沉现在又在哪里?

    此时的季沉,快到香山精神病院了。

    专用手机响了起来,季沉对叶子阳道:“叶子,给我接个电话。”

    他现在开车的速度很快,而且香山精神病院的弯道很多,不能分神。

    叶子阳赶紧把季沉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看了眼来显,“陌生电话?”

    “喂,你找谁。”

    “我只是一个举报人,在香山精神病院出现了一个疯女人,好像姓杨。”

    “你说清楚一点,什么疯女人,叫什么名字……嘟嘟嘟——”

    电话那边传来的嘟嘟声让叶子阳有些无语起来。

    “师父,好像挂了,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说了什么?”

    “那人说他是个举报人,他说,在香山精神病院出现了一个疯女人,姓杨,那是什么人?”

    季沉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杨许诺?”

    “额……他没说是谁,只说了姓杨,师父,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季沉猛地一脚踩了油门。

    “师父,前面是弯道啊,师父你开慢点儿……”

    “师父,小心啊。”

    “师父……”

    叶子阳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在无数次的训练中锻炼的很强大了,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是被吓得脸色惨白,胸口一直想吐来着。

    可惜早上没吃多少东西,没吐出什么来。

    等车子稳稳地停在香山精神病院之后,叶子阳才稍微精神了那么一点点,再一抬眼,自家师父已经变成了一道影子,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师父……你好歹等等我啊,我……呕……”

    叶子阳这次是真的吐了。

    好不容易吐完了之后,这才赶紧追了上去。

    季沉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欧阳武的房间,没有人,并且房间是一团乱。

    汪慧红看到季沉来了,赶紧跑过去,道:“季少将,欧阳武被人带走了。”

    季沉知道自己来晚了,他只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罢了。

    “被什么人带走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是在昨天晚上的时候被人带走的,那些人都戴着帽子和眼镜,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但是他们的手里都有枪。”

    蹙起剑眉,季沉道:“欧阳武反抗了吗?”

    “欧阳武的精神都不正常,怎么反抗?他被抓起来之后,就一直在大喊着,后来大家都起来了,保安也来了,但是……”

    对方既然是武装的人,而且还敢来香山精神病院抢人,那肯定是有准备而来,香山精神病院这点保安根本不够看的。

    “这么说,你们还是没有看到对方的样子?这里有监视器吗?”

    “有的,不过被毁了,我们也想调出监控的,可是我们的信号全都断了,我想给你打电话都不行,我已经让人开车去江州找你了,没有找到你吗?”

    如果是昨天晚上就出事,那么今天早上的时候那个人应该出现了。

    难道那个人就是内奸?

    季沉这时候也没什么心思继续问那些,对方显然是很厉害的反侦察高手,来的时候就知道把监视器毁掉,还懂得把监控记录销毁,那么要拦住去报信的人也不是难事。

    “病院里可有什么新的病人?”

    季沉定定看着汪慧红,问道。

    汪慧红摇摇头,“没有啊,这香山精神病院已经将近半年没有收新的病人了,如果有新的病人我肯定会知道的,没有什么新的病人住进来。”

    难道是他搞错了吗?

    还是他又被人耍了?

    “师父,师父,那边有发现!”

    叶子阳在季沉的后面喊着,表情很惊悚,也很激动。

    季沉大步走了过去,严肃道:“什么发现?”

    “小队的人在外面的院子里发现了一个沙袋,沙袋里装的而不是沙子,而是一个人。”

    手,渐渐握成一个拳头,“去看看。”

    沙袋里的人已经被小队的士兵给救了出来,这沙袋是留了口子的,不至于闷死人。

    “少将,这是个女人,身上好像还有伤,她被注射了镇定剂,暂时昏睡过去了!”

    季沉走过去,蹲下身来,扒开女人的头发,看到女人的脸时,他的手指狠狠颤抖了几下。

    叶子阳跟在季沉的身后,看到季沉猛然变得僵硬的后背,有点担忧,尤其是师父身上那毫不掩饰的凛然杀气,更是骇人。

    “师父、怎、怎么了,不会真的是杨许诺吧?”

    季沉伸出手,把昏睡过去的杨许诺抱起来,汪慧红也跟着过来了,见状,赶紧去安排了一个干净的房间,把杨许诺放在床上之后,季沉请汪慧红检查一下她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让精神病院的医生也过来看看,然后自己就出去了。

    “师父,这事儿……我怎么觉得那么诡异呢?”叶子阳道。

    季沉眯起眸子,淡淡道:“岂止是诡异,简直就是……故意在耍我,警告我,让我以后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杨许诺的下场就是……”

    乔乔的下场?

    想到这个可能,季沉的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

    那种想要把对方揪出来的心情越发的浓烈起来了。

    “师父,你的意思是,对方只是想要借助杨许诺来威胁你?”

    “不错。”季沉语气深沉道,“叶子,这件事情的影响很大,必须封锁下去,你给我记住了,杨许诺不是在香山精神病院发现的,知道了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