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罗伊是个识趣的人,既然叶子青和欧阳谨都已经上演了这么暧昧又刺激的一幕给他看,他又怎么会留下来自取其辱?

    “好,我知道了,叶子青,我终于知道你是什么人了,原来你就是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真是看透你了。”

    “等等。”叶子青见罗伊要走,脸色苍白又难看,推开了欧阳谨的手,走到罗伊面前。

    罗伊扬起下巴,“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叶子青抬起手,毫不犹豫的狠狠给了罗伊一耳光。

    啪的一声,震惊四周。

    欧阳谨邪挑着眉,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女人发飙的样子,很是满意。

    “你、你干什么?你竟然敢打我?”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叶子青冷冷道,“你对我进行人格侮辱,罗伊,如果你不是我的同学的话,我就不是给你这一耳光了,我会直接报警,然后起诉你。”

    罗伊想还手,看到欧阳谨那如刀刃般锋利的眼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好,好,叶子青,我真是没想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算我看错你了。”

    叶子青冷笑,“谁看错了谁,我们都心知肚明,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好,我走,我这就走!”

    罗伊的眼底,飞快的闪过一道精光,他盯着叶子青那姣好的身躯,目光中夹杂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觊觎和嫉妒。

    打发了罗伊之后,叶子青再次收拾好心情,转身走进了包间。

    “喂,我刚刚帮了你一个大忙,你不扶一扶我?”

    叶子青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酒,淡淡道:“刚刚你是怎么走过去的,现在就怎么走回来。”

    说着,将杯子里的红酒一仰而尽。

    欧阳谨摇摇头,自言自语道:“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把门关好,一瘸一拐的走了回去,坐在叶子青对面的单人沙发上,看着叶子青灌酒的样子,他忍不住吃味道:“那种德行的男人,大街上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你何必为了他……”

    “我不是为了他。”叶子青道,“我是为了我自己。”

    “怎么?”

    叶子青也不知道怎么会相信欧阳谨,她一字一句,说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

    “我和罗伊是大学同学,那时候我们都是学生会的人,他是学生会文艺部的部长,而我是学生会宣传部的部长,我们经常在一起合作,他写了很多情诗送给我,大三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了,罗伊家是农村的,不过他成绩好,我相信他早晚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的,当时我已经说服了我的父母,只要毕业,我就和他订婚。”

    欧阳谨的脑门抽搐了一下。

    额间的青筋,微不可察的出现。

    “可惜,大学刚毕业没多久,他就喜欢上一个富二代千金,是A市张家的女儿,张佳佳抢走了他之后,好几次来我的面前炫耀,当时我们叶家的集团还没有发展到这么大,不过比起张家也不差了,只可惜……罗伊的眼光太短浅了,他只看到张佳佳能够给他罗伊的,却看不到我叶子青能够给他的。”

    “如果他没有离开我的话,他现在不会是这个样子。”

    欧阳谨摸着自己的下巴,道:“如果你当时承诺他,和他结婚,把你们叶家的股份分给他,我相信,他一定舍不得离开你!”

    叶子青猛地抬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欧阳谨,“你怎么……”

    “是不是觉得我很聪明?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总是想要更多的,更好的,你当时能够承诺给罗伊的,最多就是一个工作机会,还有你们的婚姻不会受到父母的阻碍,但是你忘了,人总是想要更多,既然张佳佳愿意把家族企业交给他打理,那么他选择张佳佳也是人之常情了,你何必如此纠结?”

    “呵,你觉得我纠结吗?我只是不解,为什么再好的感情,在利益的面前都会化作泡影?他让我好聚好散,我答应了,我当时唯一的要求就是他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可是今天他出现了。”

    “你们分手多久了?”

    “八年了。”

    “唔,那的确是挺长的了。”欧阳谨意味深长的看着叶子青,手指轻轻摩挲着自己的唇,“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可有……”

    叶子青一看到他这好色的动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关你什么事儿?”

    “不关我的事吗?我现在可是你叶大小姐的男朋友,别忘了,刚刚是谁说我是……”

    “我只是想要让罗伊彻底死心而已,张家现在破产了,这事儿我是知道的,可我没想到罗伊可以这么无耻的来找我,为了在我的手里得到利益,他竟然还和张佳佳离婚了。”

    叶子青咬着唇,怒道,“你可知道,罗伊和张佳佳还有一个女儿,他离婚的事情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但是我早就知道,他在和张佳佳在一起之后,张佳佳怀孕的那段时间他在外面包养了好几个情人。”

    欧阳谨“哇哦”的一声,很是激动,“那你的眼光还真是不错啊,拿得起放得下,还很懂得享受。”

    狠狠的瞪了欧阳谨一眼,叶子青道:“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他的这些行为,我从来都不愿意当真,可当我今天亲眼看到他,听到他说的这些话之后,我真的觉得很难受,只觉得在大学的那段时光都被喂狗了。”

    “唔,你说的对,的确是喂狗了,别说是你大学的那段时光了,就是这后来的八年中,你的女人时光也都喂狗了,好在都拿去喂狗了,不然的话,我现在出现在你面前,你不是正在谈恋爱,就是正在结婚,不然就是已经离婚了。”

    “欧阳谨,你胡说什么呢?”叶子青咬着牙,“你再胡说八道的话,我就走了!”

    “好好好,我不胡说了,但是你喝酒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猛,一会儿你会受不了的。”

    叶子青懒懒的看了他一眼,垂眸,看着杯子里如血色般妖娆的红酒,低低道:“我做梦也想不到罗伊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更加想不到,他居然会骂我水性杨花,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