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知道。”欧阳谨道,“不过我知道你绝对不是那样的人,看的出来,你是个很理智,但是也很重情义的女人。”

    “呵,是吗?”叶子青自言自语着,好像是在嘲讽自己,“如果我知道会有今天的话,我真的不会谈恋爱的,你不会知道我在那段感情中付出了多少,我为了那段感情争取了多久,可是……一切都像是电石火光之间就会消散的空气,什么也不剩下。”

    “至少你还有你自己,你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你自己。”

    不只是身体的完整,最重要的是,灵魂的完整。

    叶子青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她眯起氤氲的眼神,看着欧阳谨,好奇道:“你以前是不是有很多女人?你是不是有很多次感情经历?”

    “唔,我有很多女伴,但绝对都是你情我愿的,至于感情经历么,我不知道你所谓的经历是什么,是经历了多少女人,还是经历了多少恋爱?”

    “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如果说是经历了多少女人的话,那我可不想和你说这事儿,如果是经历多少感情的话,那么我还真的只谈过一次恋爱,不过是以失败告终,那女人接受不了我曾经拥有的女伴们,觉得我太风流了,唔,其实我这个人做事还是有底线的,做人也有原则,我的那些女伴都是单身的,而且都是玩得开的,也是你情我愿的,这是生理需要。”

    心理需要的话,他还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反正他现在也没想结婚,一个人单身,也不错,至少看到还算是不错的,有点好感的,都方便上前去要个电话号码,晚上用个烛光晚餐什么的。

    叶子青明白了欧阳谨的意思。

    “这么说,你之所以对我还不错,纠缠着我,就是想把我变成你的红颜知己之一?”

    “喂,你可别误会啊,虽然我有这么一点意思,但我绝对是尊重你的,我也是负责的。”欧阳谨连忙解释道,见叶子青继续喝酒,他忍不住揶揄,“叶子青,你不会是想把自己喝醉了,然后趁机要和我上床吧?”

    这话说的够直接,大约只有欧阳谨才这么下流,这么直接。

    叶子青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喝酒,道:“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女人,我自己有秘书的,我可以让我的秘书来接我,倒是你,绝对不要对我有任何的幻想,最好不要把我当作你的下一个红颜知己,刚刚的那个吻只是一个意外,算我欠你的人情好了。”

    “这种事情其实男人不吃亏的,不过你如果真的要欠我一个人情的话,你就欠着好了,反正我们还有好多事情都没有算清楚呢。”

    这顿饭,叶子青一直在喝酒,欧阳谨的确是饿了,倒是吃了不少东西。

    皇城会所的东西不错,物有所值,吃的很撑的欧阳谨让服务员去刷卡,自己则是留在包间里陪着已经烂醉如泥的女人。

    “那么一个德行的男人,有必要为他喝醉吗?真是的,这女人的眼光太差了。”

    尤其是还有他这么个完美的极品男人在她的面前,她竟然都只顾着难过、喝酒。

    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让司机来接自己,顺便又打了个电话出去,“给我教训一下那个叫罗伊的男人。”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欧阳谨怒道:“问那么多做什么?记住了,不要死人,但是可以打残。”

    只要有钱,医好就是了。

    那个人渣,敢让他看上的女人生气难过,他就让那个人渣在医院里多躺几天。

    叶子青并不知道欧阳谨做了什么,司机来的时候,叶子青还在醉着,不醒。

    “先生。”

    “嗯,帮我拿一下东西。”欧阳谨吩咐道,自己小心翼翼的扶着叶子青出去,奈何他的腿受了伤,扶着一个喝醉的女人出去,着实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司机跟在欧阳谨的身后,连忙问道:“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

    他看上的女人,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碰呢?

    哪怕只是扶,也不行!

    好不容易把叶子青扶到了车上,欧阳谨的额头上布满了一层汗。

    “出发吧。”

    “去哪里?”

    “去我住的地方。”欧阳谨道。

    他以前也带女人去过酒店,但是从来没有直接带女人回他住的地方的,这一次算是破天荒了,司机忍不住从后视镜多看了几眼睡得很沉的叶子青。

    难道先生现在变了性子,想要好好谈恋爱,好好结婚了?

    不然干嘛突然要带女人回他住的地方,他如果是想办事儿的话,完全可以去酒店啊。

    先生虽然有不少女人,但条件和要求都是比较高的,而且他也有洁癖。

    这一点,司机还是很了解的。

    开车,出发。

    欧阳谨坐在左边,偏头看着叶子青,无语道:“你是猪吗?这么大的动静你都不知道,如果被坏人带走的话,你后悔都来不及。”

    可是转念一想,他不就是坏人吗?至少在这女人的眼里,他可是个十足的坏人。

    想着叶子青今天大约是被刺激坏了,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骄傲女人,都忍受不了这样的挑衅和刺激。

    叶子青在车子转弯时,突然一阵恶心,胸口涌起一股气闷之感,她一下子抱住了欧阳谨的右手臂,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阵狂吐。

    “呕——唔……”

    叶子青吐了!

    吐了?

    司机恨不得猛地踩一脚刹车,他赶紧回头,看到脸色铁青的欧阳谨,怯怯道:“先生,需要去买一身衣服吗?”

    “不去!立刻,马上给我回到别墅,我要洗澡!”

    欧阳谨愤怒之下,对司机都没了好脸色。

    其实他最想吼的还是这个喝的烂醉如泥的女人,然而不管他怎么吼,这女人吐完了之后,还一副很嫌弃他的样子,甩开他的手,兀自朝着干净的那边靠过去了。

    她在嫌弃他脏?

    特么的,也不想想他身上为什么会脏?

    如果不是她的呕吐物,他会被当做是垃圾般的脏东西?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