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绵绵是来者不拒的,尤其这个来者还是自己的妈妈,当即伸出小手,季沉把季绵绵交给乐乔之后,直接捂住了小绵绵的眼睛,凑到乐乔的嘴角,狠狠亲吻着她,像是要把之前的心疼、未来的思念,全都聚集在这一个吻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绵绵竟然一个字都没说,甚至没有挣扎,反而还觉得被爸爸捂着眼睛是好事儿,很好玩。

    季沉捂住了季绵绵的眼睛,却没有捂住乐乔的眼睛,也没有捂住另外两个儿子的眼睛。

    两个儿子原本自己坐在地上的榻榻米上玩的开心,这会儿却齐齐看着这边,好奇的瞪大好看如星辰般闪动着耀眼光芒的眼睛,爸爸在干嘛?

    乐乔的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两个儿子那种好学的表情,季沉是男人,好意思当着孩子的面玩亲亲,但是她不好意思啊。

    伸出手,轻轻敲打着季沉的肩膀,奈何季沉铁了心要亲吻她,她没办法之下,只好接受了他的狂热和缠绵。

    文欣儿蹲着苹果片出来,本来想叮嘱儿子和儿媳妇喂孙子孙女吃一点,谁知道看到沙发处,自家儿子正站在儿媳妇面前,弯着腰,好像在……

    太尴尬,太尴尬!

    赶紧转过身,挡住了云嫂的视线,“我们再做两个菜吧,阿沉说他要去出差了,多做两个他爱吃的菜。”

    “好的,夫人。”

    客厅里,暧昧的气息越来越浓烈,温度也越来越高。

    “唔……季沉……”

    季沉收回自己的热情,缓缓退开,伸手摩挲着乐乔的下巴,语气温柔道:“乔乔,我爱你!等我回来。”

    他实在是舍不得把乔乔一个人放在家里,他也舍不得离开自己可爱的三个孩子,但有些事情……不得不做。

    “好,我等你回来。”乐乔伸出手,放在季沉的心脏处,“好好保护你自己,如果你敢让自己受伤的话,我可就真的不理你了。季沉,在我的心里,你的陪伴、爱意,我都能放在心里,我都知道,我唯一担心的是你的安全,如果你出事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接受这个结局,你要知道,若是你出事,我可能会和你看着我走进手术室的感受一样。”

    换句话说,如果季沉出事了,乐乔怕是也熬不下去。

    季沉点点头,眯起深邃而又睿智的眼睛,一字一句道:“相信我,不管有多大的危险,我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我已经答应你,要陪你一生一世,陪你一起变老,看着孩子们平安喜乐。”

    伸出手,乐乔道:“那好,我们拉钩!”

    这明明是很幼稚的做法,可季沉还是严肃的和乐乔拉了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谁都不知道,季沉这次离开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官方的解释说,江州第一少将是去德国的魔鬼训练营参加新一届的魔鬼训练了,但……到底是不是去了德国,没有人知道,连他的妻子乐乔也不知道。

    这属于军机,就算是季太太乐乔,也没有资格知道。

    季沉在家吃了饭之后就直接去了军区,没什么可收拾的,他这样的身份,又是执行秘密任务,不可能带自己的私人物品。

    季沉离开了,乐乔一个人在家,陪着三个孩子,生活也还算是充实,时不时还可以画几幅设计图,设计一些新的珠宝产品。

    Wish公司那边,钟妍因为乐乔的身体关系,已经答应了她,只保留她首席设计师的位置,总经理则是另外换了人。

    乐乔现在只是Wish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上班时间都是自由的,可去可不去,所以大多时候都是在家陪着孩子们。

    时间,一晃而过。

    半个月过去了。

    蒋朝阳和莫瑶的婚礼,也到了。

    这日,乐乔正准备出门给蒋朝阳和莫瑶准备结婚礼物,虽然礼钱是必须送的,但季沉和蒋朝阳是兄弟,她和莫瑶又是朋友,不可能不送自己的礼物。

    海伦知道乐乔要出门选礼物,也跟着来了。

    海伦开车,乐乔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刚刚去接你的时候没看到小绵绵,真是觉得遗憾。”

    乐乔闻言,道:“爷爷带着小绵绵和小寒他们几个去部队里了,说是要去参加一个什么活动,正好带着他们去见识一下军区里的风貌。”

    “你们家老爷子一定希望小珏和小寒都成为部队里的人,对吧?”

    “这是自然的,其实男孩子进了部队也好,为了国家和人民奉献终生,我是赞同的,尽管危险,但那才是铁血男儿、铮铮铁骨该去的地方,该做的事情,至于小绵绵,我只希望她能够活的简单一点,幸福一点,女孩子进部队,实在是太辛苦了。”

    她曾经去过部队,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那样的辛苦,一般的女孩子承受不来,她尝试过那种滋味,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再走上那样的路。

    海伦笑了笑,道:“看你们家老爷子、还有你婆婆对绵绵小宝贝的疼爱和在意,我猜啊,他们是肯定不会让小绵绵去部队里的。再说了,这不是还有你和季沉的么,怕什么?”

    “嗯。”

    “说到季沉,自从半个月前他去德国魔鬼训练营之后,你可接到过他的消息?”

    说到这个,乐乔沉默了几秒,道:“刚去的时候接到过的,从他离开家到现在,我一共和他联系了两次。”

    两次都是她留言,他回复,从来没有直接对话过。

    想来,他的任务一定很艰难,看这个进度的话,半个月之后是回不来的。

    “在部队里的男人就是这样的,季沉好歹还能和你联系两次,若是换了别人的话,指不定一年半载都联系不了一次呢,乐乔你该满足了,放心吧,季沉的本事那么大,不会有事的。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有海伦陪自己说话,有三个孩子,乐乔也不会想太多。

    况且她知道自己的身体,若是想太多的话,反而不好。

    有些事情,正如欧阳谨所说,如果你一直纠结的话,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是一种束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