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880章 新婚妻子哗啦啦的哭
    折腾了一天了,莫瑶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好不容易才回来,婚房早就布置好的,都是按照莫瑶的喜欢的风格来布置的,不得不说,蒋朝阳真的特别宠爱莫瑶。

    这不,刚回来就把莫瑶抱在床上休息,他亲自去给莫瑶放洗澡水。

    莫瑶坐在床上,想起蒋朝阳那温柔的眼神,还有轻柔的动作,她的心就像是被一股暖流包裹着一样,暖洋洋的,很舒服。

    “莫瑶,洗澡水已经放好了,你去洗澡吧,我把外面收拾一下。”

    “别,蒋朝阳,你不要收拾了,你今天也很累了,而且那些事情本来就应该是女人做的。”

    蒋朝阳闻言,摇头道:“这可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我的思想可不老,该我做的我还是要做,有些事情……咱们谁有时间谁做就行,我是男人,身体好,不累,你赶紧去洗澡吧,浴缸里的水温刚刚好,你去泡一会儿应该会舒服很多。”

    莫瑶不善言辞,尤其是在蒋朝阳的面前。

    她红着脸,去衣柜那边找了自己的睡裙之后,进了浴室。

    她半个月之前就住在这里了,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很熟悉了,可是衣柜里的那些衣服,好多都是结婚之前刚买的,这睡衣也是。

    今晚是她和蒋朝阳结婚之后的第一夜,算是洞房花烛夜,不知道蒋朝阳会不会……

    每次想到自己和蒋朝阳成为夫妻,领证之后要做的,就是夫妻之间要做的事情,她都会觉得害羞、尴尬,紧张。

    那种事情,她也就经历过那一次,现在再来一次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害怕。

    虽然那一天晚上下着大暴雨,蒋朝阳的动作也很急切,并且还是强行要她,可现在想起来,莫瑶都不觉得有心理阴影,其实她最大的阴影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让人给自己下红花,害了自己的孩子。

    坐在浴缸里,莫瑶一次次的用沐浴露把自己的肌肤一次次的洗干净,明明已经香喷喷的了,可莫瑶还是担心蒋朝阳会嫌弃自己。

    她只是农村来的姑娘,虽然说是莫家的女儿,但谁都知道,她只是莫家的一个私生女,她的本质……还是农村姑娘。

    今天,她和江州蒋家的少爷结婚了,那么多人见证了他们结婚的那一刻,她觉得很幸福,这感觉……就像是手里的幸福是从上帝那里偷来的,她小心翼翼,不敢炫耀,不敢告诉别人,害怕别人知道,害怕上帝知道,收回她偷来的这幸福。

    叩叩叩。

    莫瑶听到敲门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把这浴缸里的温水都已经泡到凉了。

    “蒋朝阳,你、你先别进来,我穿个衣服!”

    蒋朝阳就站在浴室外面。

    “好,我看你这么半天没出来,还以为你在里面睡着了呢。”蒋朝阳轻声道。

    “没有,我很快出来。”

    莫瑶还以为是蒋朝阳要用浴室,动作很快,但是脚下不知什么时候落了一点滑腻腻的沐浴露,她光着脚一踩,砰的一声!

    “啊——”

    “莫瑶,莫瑶你怎么了,是不是摔着了?”

    “我、我……”莫瑶疼得都要哭了。

    屁股就这么和地面亲密接触,怎么可能不痛?

    在她疼得眼泪即将哗啦啦之际,浴室的门已经被蒋朝阳找到钥匙,打开。

    蒋朝阳一进来,就看到自己的小妻子可怜兮兮、满眼含泪的坐在地上,浑身上下都泛着一股子让人忍不住动心的粉红。

    那是害羞产生的粉红色,很暧昧,很美丽。

    莫瑶的身材不是很惹火的那种,但也算是可以看的,该有的地方都有,她的皮肤很白,也很光滑,一点也不像是农村那些没有保养过的姑娘,相反的,此时看着莫瑶的肌肤和娇躯,蒋朝阳觉得自己沉寂了很久很久的欲望……再一次苏醒。

    “蒋朝阳,你……”

    蒋朝阳收回自己的目光,一本正经的走过去,蹲下去把莫瑶抱起来。

    “我是不是很重?”莫瑶低低问道,害羞的把脑袋埋在蒋朝阳的胸膛里,不敢让他看到自己丢脸的一面。

    她这么娇羞,蒋朝阳身体的反应越发强烈起来。

    他干哑着嗓子,道:“没有,你有没有摔着哪里?”

    “没、没有,就是刚摔的那一会儿有点疼,蒋朝阳,我是不是很笨?”

    莫瑶的声音就像猫咪一样,软软的,糯糯的。

    蒋朝阳觉得自己要受不了了。

    轻轻把莫瑶还有点湿的娇躯放在了床上,蒋朝阳随手扯过夏凉被盖在她的身上,挡住了她身上全裸的春光,干咳了一声,“我去把浴室收拾一下。”

    对于蒋朝阳这突然的决定。莫瑶有点吃惊,但没有阻止蒋朝阳。

    可是,心里已经泛起了一种苦涩的味道。

    是不是因为她的魅力不够,或者是蒋朝阳根本就不想和她成为真正的夫妻,所以他才会找借口离开?

    蒋朝阳,你就算是不喜欢我,可是也不用表现的这么淡然吧?

    作为一个女人,哪怕是没有穿衣服,都无法吸引自己丈夫的目光,这该有多可悲,多可怜。

    眼泪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莫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痴痴地看着浴室的方向。

    蒋朝阳压根不知道自己的隐忍和压抑对自己的新婚妻子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压力和可悲可叹,若是他知道的话,大约在刚刚有了欲望和反应的时候就会毫不留情的扑过去了。

    他每次想起自己那次暴雨夜喝醉对莫瑶做的事情,都会产生一种浓浓的负疚感,这种负疚感让他无法很轻松、很淡然、很坦荡的面对新婚妻子莫瑶,更加别提和她做那种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了。

    好不容易把浴室收拾好之后,蒋朝阳还以为自己回去看到的一定是莫瑶已经累得直接睡了,没想到刚出来,就看到新婚妻子坐在婚床上哭的稀里哗啦,眼泪布满了整张小脸。

    “这、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蒋朝阳看到这种情形,有点惊慌失措,虽然他以前也看到莫瑶哭过,但是没有看到她哭的这么可怜、这么难过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