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折中的办法,就是先拿到摄像资料,然后再把海报弄走。

    对,就这样!

    弯起好看的嘴角,叶子青笑道:“成交。,摄像资料给我,海报留给你。”

    欧阳谨对她的反应一点也不诧异,笑着按了一下她的肩膀,“爽快,摄像资料就在我的办公室里,明天早上你送我去上班的时候,正好一起去拿了。”

    “我可以送你到附近之后,一个小时之后再去找你吗?”

    如果她和欧阳谨同时到达大丰公司的话,不需要海报,所有人都会确定两人的关系为“情侣关系”。

    她不想刚刚躲过一个麻烦,又来一个。

    “可以,你说什么都好,不过还是一样的有一个条件。”

    叶子青就知道,这男人绝对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只要你想让他答应你一件事情,你就必须用另外一件事情交换。

    这是商人的本性。

    “和你做生意的人一定哭死了,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你和我做生意可是占了不少便宜的,梦里都能笑醒的,对吧?”

    彻底无语,叶子青无视男人眼底的挑衅和揶揄,直接道:“说吧,你的条件。”

    “今晚给我做顿饭,我听说你做饭做的不错,顺便咱俩晚上看个电影,我这别墅里有一间小型的家庭影院。”

    “……”

    叶子青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从谁的嘴里听说我做饭做的不错的?”

    欧阳谨自然不能说这话是从她未来的弟妹容容口中说出来的,他干咳了一声,转身回到床上,躺下。

    “有点困了,现在是五点半,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厨房冰箱里有很多食材,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睡一会儿。”

    叶子青咬着牙,暗暗道:好,做饭就做饭,我做一顿难吃的要死的饭给你尝尝看,看你以后还占不占我的便宜。

    “如果不好吃的话,摄像资料就别肖想了。”

    男人的嗓音,淡然邪魅的从身后传来,叶子青的脚步狠狠一顿……累觉不爱了。

    这男人就是上帝派下来克她叶子青的。

    等叶子青出去了,欧阳谨才睁开眼。

    躺在床上,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挂在墙壁上的海报,海报上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接吻,或者是好久没有接吻了,看得出来她的身体很是僵硬,她当时的反应……也很青涩。

    欧阳谨不自觉的想起那天晚上亲吻她甜蜜嘴角时的味道,想起她的舌头的滋味,想起……抱着她亲吻的那种满足和情欲迸发的感觉。

    只是这么想一想,欧阳谨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热热的,一股难以言喻的烈焰在身体某个部位燃烧着。

    “该死,这个妖精,明明是一个正派得不得了的强势女人,怎么和妖精一样,诱惑的不行呢?”

    欧阳谨开始担心一个问题了,这张暧昧到让人会不自觉产生生理反应的海报放在卧室里,会不会让他经常欲求不满,然后得病?

    不能发泄欲望,也是会得病的。

    且不提欧阳谨在想什么,叶子青这会儿在厨房里碎碎念,真的开始在准备食材做饭了。

    怎么会忽略了罗伊的无耻程度,让他拍下来了?

    最重要的是,摄像资料还在欧阳谨的手中。

    可是换个角度来想,如果摄像资料在罗伊的手中,她想要拿到,怕是要拿出不少钱或者是权力来交换了。

    罗伊已经不再是大学时代的那个斯文有内涵的少年,现在的罗伊是一条咸鱼,也是一个心机深沉,眼中只有金钱和权力的男人。

    初恋,多么美好的词语啊,只可惜,再见初恋,带给她的却是无尽的麻烦,还有满心的恶心和遗憾、懊恼。

    原本初恋是叶子青心里最大的痛,可现在,这初恋成为她最大的耻辱。

    医院里,罗伊要被气疯了!

    “你说小赵背叛了我,把摄像资料卖出去了?”

    “是的,罗总!”

    “混蛋,这个小赵居然敢背叛我,给我告诉他,让他滚蛋!”

    助理低低道:“罗总,小赵他已经走了,辞职信早就写好的。”

    罗伊手里的公司其实就是一个空壳公司,张家的公司已经破产了,罗伊的手里还有一家小型的皮包生产公司,这家公司现在是盈亏不均衡,他之所以那么着急的离婚,向叶子青求婚,就是希望叶子青能把叶氏集团的一些资金拨给他,让他重新起来。

    若是能得到叶氏集团那就再好不过了,即便是得不到,只要他和叶子青结婚了,他的皮包公司就能起死回生,而且他还能分得叶子青手中的一半叶氏集团的股权,再好不过的事情,没想到……被一个欧阳谨给破坏了。

    “那个欧阳谨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还是没有查出来?”

    “罗总,那个欧阳谨的背景很高深,我只能查出来他是大丰公司的执行总监,大丰公司在去年就把一半的股权卖给了云氏企业,这个欧阳谨就是云氏企业从临城派到大丰公司收回权力和股权利益的,别看他只是大丰公司的执行总监,但是他的权力比大丰公司的老总王总还要大几分呢,罗总,我们这一次是不是得罪贵人了?”

    “贵人?去特么的贵人,这是贵人吗?这分明就是煞星,我敢说,我这次被人偷袭,打到住院,不是叶子青那水性杨花的贱人干的,就是那个欧阳谨龟孙子干的,反正他们两个都跑不了。”

    “这……”

    助理对于跟了这样的老总,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悲哀和苍凉感。

    看来要不了多久,皮包公司也要破产了。

    “你,去给我查一下,小赵到底去了哪家公司。”

    “好的,我这就去查。”

    “等等,还有一件事情,你得给我搞清楚。”

    罗伊的眼神,凌厉了几分,“搞清楚叶子青那贱人和混蛋欧阳谨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不是情侣么,为什么外界一点传闻都没有,而且两人还很少接触,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看到他们两个……我根本不相信这两个人是情侣。”

    “好的,我明白罗总的意思了,罗总放心,我一定尽快查清楚!”

    “嗯,去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