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887章 她不是那些红颜知己
    “大流氓!”

    一直知道这男人风流,但是没想到他说话竟然这么的……下流。

    要疯了,叶子青觉得自己太没有原则了,竟然喜欢一个下流的男人?

    难道她天生就是受虐狂,喜欢被男人威胁?

    NO,绝对不是!

    皱起眉头,叶子青咬牙道,“欧阳谨,我也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对我那么凶的话,我就……”

    “以后和我接吻的时候不准这么煞风景,明明还想和你好好表白一番的,谁知道你……罢了,我不凶你了,但是从这次的吻里面,我可是感受到了,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欧阳谨那得意的神色,像刚刚开屏的公孔雀。

    “谁、谁说我喜欢你了?你可别自恋了,我只是……不喜欢看到这海报挂在这里,总觉得怪怪的,欧阳谨,其实你和我不是一种人,你真的没有必要……”

    “这么说,你觉得你和那个罗伊人渣是一种人?”

    叶子青:“……”

    “叶子青,你曾经以为你和罗伊是一种人,事实证明你的眼睛欺骗了你。现在你又说你和我不是一种人,我想,你的眼睛还是会再一次欺骗你的。”

    眨巴一下眼睛,叶子青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我和你这么说吧,虽然我欧阳谨以前的确有点风流,红颜知己不少,但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真意的,虽然我现在还不爱你,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很喜欢你,比喜欢以前的那些女人更加喜欢。以前我和女人在一起只是为了生活享乐,只是为了男人生理需要,但是和你在一起不一样,我是真的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和你在一起虽然总是被你凶,总是觉得无奈,但那种感觉是我以前没有经历过的。”

    “我和你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回应?如果有的话,你就吻我,如果没有……那我吻你!”

    叶子青一怔,“你这是什么逻辑?我才不要成为你的红颜知己呢,欧阳谨,别闹了,该下去吃饭了,不然一会儿饭菜都凉了。”

    “饭菜凉了更好,可以吃你。”欧阳谨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酡红的脸颊,眼神深邃、幽暗,又充满了情欲的烈焰。

    “你……欧阳谨,也许是我错了,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和你说那么多,我只是……我想好好想一想,你不是说你最喜欢我么,不是说没有把我当做是你以前的那些女人吗?好,现在我就要看到你对我和她们的区别。”

    欧阳谨挑眉,斜睨着叶子青,“还挺聪明,知道怎么拿捏我。好,我给你区别对待,但是……你得满足我一个小小的心愿。”

    “什么心……唔!”

    他的小小的心愿,就是亲个够,亲够了他就可以安心去吃饭了。

    欧阳谨显然是忘了,不亲的话他还能勉强控制自己的情欲,可这么一亲……

    亲出问题了。

    不一会儿,叶子青看到欧阳谨黑沉着俊脸冲往浴室的时候,捂着唇噗嗤一声笑了。

    这男人啊,真是太搞笑了。

    不过这样的男人的确是有意思,而且也懂得尊重自己。

    他很坦然,他以前有很多女人也不会欺骗自己,他甚至承认他是个风流的男人,和那些女人在一起是为了享乐,为了男人的生理需要,可他也严肃的告诉自己,他没有把自己当做那些女人,也不愿意强迫自己。

    唔,强吻除外。

    心里有点乱乱的,叶子青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内心的这种乱七八糟的心态,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傻,装到她彻底了解自己的心思到底是什么,彻底了解她对欧阳谨的那种特殊对待来自于何种情感。

    “乐乔啊,方圆的情况怎么样了?”季闻一边陪着季绵绵玩,一边对那边看资料的乐乔问了一声。

    “爷爷,之前落蝶给我打电话了,说方圆的情况有好转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这个星期就能醒过来。”

    “哦,能醒来就好啊,能醒就是好事儿,这个方圆,以前就是个喜欢说话的,还很幽默,没了他来季宅这边找我聊天,我真是觉得孤单呢。”

    乐乔点点头,道:“是啊,方圆突然出事了,我也觉得很受打击,但是最受打击的还是落蝶,她一直在医院照顾方圆,小庭庭这边我们必须照看着,不然的话她可能就分身乏术了。”

    “给她照顾小庭庭是应该的,方圆的父母不是出国了吗?他们知道方圆出事儿吗?”

    “这、我不知道,落蝶没说,我也不清楚。爷爷,你觉得方圆出车祸的这件事情蹊跷吗?”

    季闻一听乐乔这么问自己,当即来了兴趣,他高深莫测的看着乐乔,一字一句问道:“你觉得这事儿有蹊跷,是有人故意而为的?”

    “我昨天去过警察局了,我看到了那个酒驾开车撞了方圆的人,他叫刘东来,是个酒鬼,和自己的老婆离婚了,儿子虽然是判给他的,但一直都是他老婆在养儿子,他的儿子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

    “乐乔丫头啊,你给我背这个肇事者的资料做什么?”

    “爷爷,这件事情看起来是个意外,只是普通的酒驾车祸,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您想想,就算是喝醉了,那也应该知道自己的车要去哪里,对吧?怎么会从外环一路安全的到达了二环以内,然后正好就在松江路那边出事儿,撞了方圆呢?”

    “江州还是挺大的,从外环一路开车到二环的话,中途也要经过好多红绿灯,还有好长的路程,就算是不堵车的话,也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个刘东来是吧,这个刘东来能够开车安稳的到达松江路,然后不小心撞了方圆……这么一说下来,我也觉得不对劲了。”

    乐乔重重点头,严肃道:“我就是这个意思,昨天我去警察局看到刘东来之后,提起他的儿子时,他很激动,有一次还欲言又止了,我不知道刘东来是不是顾忌着什么,不敢说,但是我说方圆已经死了的时候,他竟然受到刺激了,还露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可那害怕中又带点庆幸,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