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吧,嫂子,我在外面虽然都是瞒着的,只是说个大概,其实我的资产和我当初说的并不一样,我真正的资产如果全部折算成我们国家的市值的话,至少都有十几个亿。”

    “这么多?”

    “嫂子,我是个生意人,而且我做了这么多的生意的,都有十多年了吧,有这么一点资产应该是比较正常的吧,我虽然不是江州首富,但……也算是个不错的富人了,如果那些人真的冲着我这笔资产来的话,按理说,不该杀了我啊,绑架我岂不是更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后来又换了一个角度想想,会不会是因为你手里的资产砸江州,或者是在我们整个Z国的经济中都起着很大的作用呢?我们都知道,只要你的手里有决定权,那么不管你是商人还是政治家,那都是会成为别人眼中可利用、或者可清除的对象的。”

    “嫂子你这么说来的话,我大概明白了这意思了。”

    乐乔点点头,笑道:“我也只是猜测一下,具体的,还是要等检察院那边的调查结果出来,也不知道季沉什么时候回来,如果他回来亲自主导这次的调查,一定会很快的。”

    “是啊,不知道季少什么时候回来,我记得他出过的任务中,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一年,当然了,训练除外。”

    “一年?”

    “咳咳,嫂子,你也别当真,那都是很久以前了,以前季少不是还没有结婚成家吗?他当时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出任务和不出任务都是差不多的,现在季少都已经结婚了,还是个爸爸了,而且他是个少将,出任务的话,也不至于那么久。”

    “可是他这次都出去半个多月了,他说可能一个月就能回来的。”

    “说的是一个月,可万一任务过程中农计划有改变呢?我看啊,就算是三个月都正常的,嫂子你就不要着急了,真的,季少那么厉害,不会出事的。”

    乐乔也希望季沉不要出事,他那么厉害、那么优秀、那么睿智,经验丰富,绝对不会出事。

    可脑海中,总是回想起在蒋朝阳和莫瑶的婚礼上发生的那一刻。

    当时心口传来的那种痛楚和绝望的感觉,直到现在,她都觉得很清晰,很近。

    “嫂子?嫂子?”

    “嗯?”

    “如果检察院那边有了消息,你一定要来告诉我!”

    “好,我知道了,你呀,就好好陪陪落蝶和小庭庭吧,小庭庭这孩子也懂事,知道爸爸住院了,妈妈在照顾爸爸,去季宅的时候一点也不闹腾,可听话了。”

    “麻烦嫂子你们照顾了。”

    “方圆,我记得你不是那么客气的人啊,客气什么?你若是再这样的话,我真的要去找医生给你检查一下你的脑袋是不是出问题了。”

    “嫂子,我也就是客气两句,你自己当真了!对了,蒋朝阳和莫瑶的婚礼我都没机会去看看呢,当时盛况如何?”

    “都说了是盛况了,那肯定是很热闹很精彩的。”

    “我们这几个兄弟啊,一开始都结婚了,只有蒋朝阳还单着,一直没有找女朋友,没想到他这一结婚,还挺快的!”

    乐乔知道方圆的意思,她道:“是挺快的,他和莫瑶的关系不错,听说他和莫瑶去蒋家和莫家的时候,可维护莫瑶了,对莫瑶也十分体贴,真的和那些新婚的小夫妻是一模一样的。”

    “呵呵,这个蒋朝阳,一直都是个体贴内敛的人,我还以为他不会秀恩爱呢,没想到这恩爱都秀到医院里来了。”

    “人家这哪里是秀恩爱,这只是我说的罢了。”乐乔笑了笑,道:“我之前还收到莫瑶的消息,说蒋朝阳陪她一起回红乡村了,莫瑶的那个哥哥章浪和嫂子王华,又出幺蛾子了,所以她必须回去,她原本是不想让蒋朝阳跟着回去的,怕蒋朝阳看到那一幕会对她……”

    “蒋朝阳压根就不是这样的人。”

    “对啊,我也是这么说的,所以后来她就放开了,我都没问问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呢。”

    “这有什么?蒋朝阳好歹也是江州军区的少校,不会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的,不管是面对多么无耻的奇葩,他都能搞定!”

    乐乔噗嗤一声笑了,“方圆,你这还没好,就已经开始说唱起来了。”

    “嫂子你别说,我这么说唱几句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活过来了!”

    “活过来就好,我可不希望季沉回来的时候,你还躺在病床上只能说唱两句,早点好起来,好吗?”

    方圆见乐乔满眼的柔和与担忧,对于季沉和她之间的关心,但是刻在心里的。

    “嫂子放心,我一定不负众望!我还要去找到想要谋杀我的家伙呢。”

    “你呀,是个病人,别杀气腾腾的,影响不好。”

    “……”

    从医院回来之后,乐乔在家待了没多久又出去了,这次是去警察局。

    都已经过去四天了,为什么还没有结果?

    她得去看看。

    到警察局的时候都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好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下班,乐乔进去后,有人认识她,就很快带她到了休息室,她给赵局长打了个电话。

    赵局长这次接电话的速度很慢,响了好久才接。

    “喂,季太太。”

    “赵局长,我在第一警察局了,我想问问您,刘东来的事儿查清楚了吗?”

    “刘东来?季太太,你说的是哪个刘东来?”

    乐乔闻言,忍不住蹙起眉头,“就是之前酒驾,开车撞了方圆的那个人啊,怎么赵局长不记得了吗?”

    “哦,你说的那个人啊,我记得,只是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我都给忘了。”赵局长十分歉意的说道,“季太太,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想知道一下这件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哦,这个还在调查中,检察院那边的人也参与进来了,所以这事儿就要慢慢查,好好查,可不能出任何问题了。”

    乐乔是知道检察院那边也参与进来了的,她道:“那我现在可以见见刘东来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