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04章 如果你还活着的话……
    “所以寻找季沉失踪的线索,不能由部队那边派人,只能我去。”

    季闻满意的看着乐乔,“你是季沉教出来的学生,也是军区特许越级直接进入鹰之特战队的队员,尽管你早已不属于那个地方,但是你学到的东西都能用来做有意义的事情,做报答国家、贡献国家的事情。”

    乐乔全部的理智都用来压抑自己此时的担忧和害怕,还有对失去季沉的恐惧,季闻说的那些,她都已经感受不到了,也无法去理解了,她现在最想做的是……

    “爷爷,我该怎么找到季沉?有没有什么可用的线索?”

    “有,我们的人在那两个成员牺牲和季沉失踪的地方找到了一把断枪。”

    断枪?

    “能够辨认出身份吗?”

    “不能,不过那断枪在阳城只有两家人可用。”

    “哪两家?”

    在这个世道,只要你有钱,或者有权,总是能够弄到一些枪的,且不提一些重要的人员需要配枪,就算是极道世界里,也有专门造枪的存在。

    季闻眯起睿智的眸,一字一句道:“墨家,和修家。”

    墨家?修家?

    “爷爷,这两家人是什么来头?”

    “你是不知道阳城的情况,其实阳城和江州的地界差不多大的,实力也差不多,都是我们Z国数一数二的发达城市,不过在江州这边极道的帮派和组织会少很多,在阳城那边,极道世界里,有两大家族就伫立于阳城,已经上百年了。”

    “我知道极道世界,这是一个平衡的世界,就像是社会上有好人,自然也有坏人,极道世界里,有很讲道义的帮派,但是也有那些比黑道还要不如,行事还要狠辣的帮派,传闻极道世界中,有几大家族很厉害,难道这墨家和修家,就是其中两大?”

    “不错,只是你不太了解那边的情况,我本来也不愿意让你去的,可是我现在信任的人只有你了,乐乔丫头。”

    能够信任的人?

    难道爷爷已经察觉到部队里的内奸是谁了吗?

    乐乔没有多问,而是严肃凝重道:“爷爷,只要季沉没有死,我就一定会找到他,如果他死了……我希望爷爷能够好好照顾小珏、小寒,还有小绵绵。”

    “乐乔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和季沉说过,同生共死!说实话,刚知道季沉出事儿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可是现在我知道,只有我自己可以找到季沉,找到我最爱的这个男人,如果我找不到他的话,我还有什么意义活在这世界上,我知道我说这种话很不负责任,对三个宝贝也是不公平的,可是……我心意已决!”

    乐乔说完,转身背对着季闻,“爷爷,我希望您能在明天早上之前把去寻找季沉的计划和路线告诉我,我明天就要出发!”

    如果一开始她不知道季沉出事,还能一心一意帮助方圆,那么现在……

    她一刻也等不了了,

    她必须找到季沉,找到她的男人。

    如果找不到,她宁可就这么陪着他一起失踪。

    季闻眯起眼睛,叫住了乐乔,“乐乔,季沉失踪的事情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哪怕是你最好的朋友,也不能说。”

    “爷爷,我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先回去休息了。”

    乐乔这会儿,哪里是回去休息的,她刚走出书房,眼泪就如同决堤的洪水,奔涌不停。

    回到和季沉的卧室之后,乐乔没有去休息,而是坐在了三个小的婴儿床边。

    手指轻轻摩挲着三个宝贝肉嘟嘟的脸蛋,乐乔的心里越是担心季沉,此时就越是舍不得三个孩子。

    如果她出事了,她回不来的话,他们三个就再也没有父母了。

    “小珏,你是大哥,如果爸爸妈妈都不能回来,你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妹妹,知道吗?”

    “小寒,你那么聪明,吗,妈妈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你的未来,妈妈只担心你的脾气会不会太古怪了,长大以后若是没有女孩子喜欢可怎么办呢?”

    “小绵绵,妈妈要去找爸爸了,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很快就能一起回来,如果……妈妈说的是如果,如果爸爸妈妈都回不来了,你就好好听祖父的话,听爷爷奶奶的话,知道吗?他们会好好疼爱你们三个,爱护你们长大,你们一定要懂事,一定要健康!”

    乐乔自言自语着,眼底的泪水,就像是那永不干涸的河流一样,不停的往下落。

    “妈妈明天早上就要走了,你们三个要乖乖的。”

    季沉,我一定会来找你的,我只希望,你不要出事,哪怕是为了我和孩子们,你也要坚持着等我去找你,好吗?

    内心深处,乐乔一次次的重复着这样的话。

    她担心、害怕、恐惧,可唯独不退缩。

    既然出现了这样的事实,那她就必须勇敢的面对。

    季沉在的时候,她可以柔弱,可以什么都不管,可以只做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

    可现在季沉不在了,他失踪了,他有危险,那她就必须变得强大、变得理智起来。

    爷爷说得对,这个时候,能够相信的人,只有自己。无论是爷爷还是她自己,都只愿意信任自己能够找到季沉。

    与此同时,郊区的别墅里,一个男人穿着一件真丝睡衣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目光深深的看着那远处的夜空。

    性感的唇,微微抿起一条直线。

    “季沉,如果你这次可以活着回来,我就站在你这边!”

    他这话,是对着遥远的季沉说的,只是连他也不知道,季沉是否还活着。

    时间过的很快,又好像很慢。

    担忧和不舍,矛盾的在乐乔的脑海中回荡着。

    早起时分,乐乔耐心而又温柔的照顾好三个孩子起床,又给他们三个喂了早餐,看到文欣儿在厨房里,乐乔犹豫了一下,起身去了厨房。

    “妈。”

    “乐乔?怎么了,刚刚的早餐还合口味吗?我这就给你爷爷做一点,他出去运动了,还有一会儿就回来了。”

    乐乔抿起嘴角,道:“妈,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