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果你这次成功把季沉救出来了,那我就嫁给你,如何?”

    这话使得林野更加尴尬起来。

    他干咳了一声道:“艾可,我不想和你开玩笑,你知道我这个人的,我只是……”

    “我知道。你只是在和我做交易而已,我都知道了,真是的,你这人实在是太不解风情了,这个时候你就算是为了安慰我一下,随便骗我两句也可以啊。”

    “想骗你的男人很多,只是你不给他们机会。”

    “我自虐,我就喜欢这个不愿意骗我的男人。”艾可意味深长的盯着林野,突然踮起脚尖,又一次偷吻了林野。

    这一次的偷吻有点甜。

    林野忘了推开她,而她,则是越发得意而又激烈的将自己灵动的舌头探入林野的口中。

    这个吻,昭示着林野的青涩。

    艾可的心里,越发喜欢起这个阳刚帅气、又有些偏执而单纯的男人了。

    是夜。

    在寂静的山林中,坐落着两座看起来十分古老的竹屋。

    一个穿着黑衣,戴着帽子,从特殊小路走到竹屋前的男人站了许久,才得到里面的人的接见。

    他进去后,微微颔首,“很忙?”

    “不忙,只是在想,你的耐心还有多少。没想到你还挺能忍的。”

    说话的两人,语气都很冷很淡,比这山林中夜色中的雾气还要冷。

    坐在竹椅上的男人高深莫测的扫了一眼黑衣男人,道:“没人跟踪你吧?”

    “你觉得整个阳城,还有谁能跟踪我?”

    “呵,这倒是。没人能在跟踪了你修罗堂堂主之后还不被你发现的。”

    修罗堂的堂主,修罗,传说中心狠手段、果决冷酷的男人。

    他坐在男人的右侧,道:“这么着急的找我来,却又不见我,到底是因为什么?”

    “得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

    “江州那边的动作越来越大了,因为季沉失踪的关系,第一军区的内部人员被进行了清洗,我们的线人……也在清洗之列。”

    “这是迟早的事情,我提醒过你,如果季沉失踪,那边肯定会有大动作。总统大人的态度呢?”

    “总统大人的态度和我没多大的关系,和你们极道家族也没多大关系,不是吗?”嘴角微微后期一抹冷酷的弧度,男人又道:“当初你说,杀了季沉就能斩草除根,你说……现在这个计划还能行吗?”

    “你想杀了季沉?”

    “以季沉的心性,他是不会轻易妥协的,若是他不妥协,有朝一日他被救出去,他一定会揭全部的秘密和真相。”男人的声音,越发的沙哑起来。

    “所以你才想改变主意杀了季沉?”

    “不错,这不是你以前给我的建议吗?你觉得我现在杀了他,还来得及吗?”

    “杀人,任何时候都是来得及的,只是看值不值得。”修罗淡淡道,语气森寒凌厉,“如果你觉得杀了季沉,可以把这件事情彻底的压制下去,我觉得不错。但如果你现在杀了他也无济于事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再想想。”

    “修罗,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但我也什么都不知道,我只问你,你的主人,知道你要杀了季沉吗?”

    “这……我还没有禀告上去。”

    “当初你不敢杀了季沉,只怕也是因为你的主人吧,我提醒你斩草除根,你明知道我的建议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但你还是拒绝了,现在突然想要改变主意,也是因为你的主人?”

    神秘男人没有说话,而是神色莫名的盯着修罗。

    修罗的就观察力实在是太强了。

    他只是这么随口的一猜,便知道自己是在忌惮主人那边的想法。

    “你说的不错,主人不想杀了季沉。”

    “为何?”

    “因为季沉不是主人想杀的人,而且……还因为一个人。”

    修罗眯起眸,一字一句道:“杨乐乔!”

    “你知道?”

    “以你主人的势力,若是杀了季沉,最多就是惹麻烦,解决这些麻烦也不是多难的事情,但他一直没有杀了季沉,只是将其囚禁起来,我想,一定是因为季沉身边的人,我想来想去,除了季沉的妻子杨乐乔,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资格让你的主人冒着不杀季沉的风险改变主意。”

    当年的那件事情很清楚了,季沉早已经查出来了,如果季沉活着回去的话,那件事情就是纸包不住火,到时候一切都会变成一场悲剧,一个笑话。

    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季沉。

    但那人没有杀季沉,一定是因为杨乐乔的关系,因为整件事情的真相都牵扯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杨乐乔。

    男人皱起眉头,道:“我也不知道主人到底在想什么,她明明可以把杨乐乔接走,明明可以用最强势的办法解决一切,但她没有。”

    修罗挑着眉:“也许,她想要的不只是解决一切,而是……让一切接受她。”

    语罢,修罗站起身来,道:“你我也算是朋友,既然你今天找我来,也开口了,那我就再给你一个建议。”

    神秘男人抬起眸,好奇又期待的看着修罗。

    修罗很聪明,很有大局观,也很果决狠辣,他给的建议一定不会有错。

    修罗转过身,走了几步,背对着男人道:“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可我该借谁的刀?”

    “这就是你的事情了,只要你不借我的刀就行,我的刀是绝对不会染上Z国军人的血的。”

    修罗的原则,便是绝不染军人之热血。

    等到修罗离开之后,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低声道:“父亲,修罗的意思是,让您借墨门的刀?”

    “呵呵,他的意思是什么我已经很清楚了,只要是不连累到他就行。看来他还是很忌惮江州季家,也忌惮我的主人。”

    “父亲,我在想,如果杀了季沉的话,有朝一日被杨乐乔知道,她会不会找我们报仇?”

    “只要她不知道当年的真相,她不知道季沉是死在我们的手里,她就不会找我们报仇。”

    闻言,那少年点点头,“不错,正是这个道理,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