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路潜过去,途中偷袭了两个拿枪的家伙,乐乔分不清楚这些人是墨门的人,还是抓了季沉的人,因此她不敢动杀手,万一杀错了墨门的人怎么办?

    墨萧对她不错,又是叶儿的父亲,还是自己认下来的哥哥,她不会伤害自己人。

    器械库的右侧,有一处暗门,一般人看不出来,但经受过特工训练的乐乔经过观察和证实,还是找到了这道看起来如坚硬墙壁,但绝对是一道门的存在。

    见前方和后方的火力都很猛,尤其是前方火力,好像是被刺激了一样,突然变得不要命起来。

    乐乔打开门的一个缝隙,把自己塞了进去。

    进去后,里面因为是黑夜的缘故,很黑。

    除了枪声,还能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乐乔有些疑惑,这些人为什么不开灯?难道是……

    他们不是墨门的人!

    乐乔有了这个意识,心头的防备越来越小心,她握着墨萧之前给自己的枪,小心翼翼的靠近。

    就在前面五十米处,有三个人,好像守着他们后面的箱子。

    难道那箱子里,有季沉?

    乐乔的心,越发的忐忑、紧张。

    深吸一口气,乐乔小心压抑着自己激动的情绪,一步步的靠近后面的箱子。

    好不容易就差几米了,乐乔原本是可以偷袭三人的,但看到三人的角度和方位都不一样,一旦她偷袭了其中一个人,另外两个人就可以把她当靶子打。

    该死!她要怎么打开箱子?

    因一边靠近箱子,一边想着怎么打开箱子,乐乔没注意到黑暗中脚边的一个小轮子。

    砰。

    乐乔的脚碰到轮子,轮子也是一动,直接惊动了警惕性极高的三人。

    “谁?”

    “别管是谁,这时候敢进来的,都是死人,开枪!”

    一道冰冷的残忍嗓音响起,其余两人愣了片刻之后,齐齐开枪。

    乐乔刚要反击,就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手臂。

    这手出现时,乐乔本来想要反抗的,但耳畔响起了熟悉的嗓音:

    “别动。”

    这样的磁性、这样的低沉,除了季沉,再没人有这样的嗓音了。

    乐乔猛地抱住男人。

    男人的身体僵了一瞬,陡然意识到了什么,鼻翼间更是弥漫着自己的女人才会有的馨香和独特气息,季沉的眸在黑暗中闪动着耀眼的光芒,那光芒仿佛破碎了夜晚的虚空,成为今夜最美的绽放。

    “乔乔。”

    这熟悉的称呼,如情人间最温柔的呢喃,乐乔终于确定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丈夫。

    “真的是你,季沉,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激动的声音都跟着哽咽起来。

    枪声不断在耳畔响起,见到季沉之后,乐乔几乎都忘了还有三个危险人物就在眼前。

    季沉抱着她躲在了一片器械装备后,没给乐乔动手的机会,在乐乔准备把枪抬起时,他道:“让我来。”

    乐乔的眼角,弯起安全而又满足的笑意。

    “好。”

    季沉的身手,对付这三个人绰绰有余了,根本不需要她操心。

    不过……当她意识到季沉的动作有些迟滞,开枪的姿势有点奇怪时,她轻轻抬手抱住季沉的身体。

    刚开始拥抱时,季沉太激动,全身心都在再次看到她的惊喜之中,可现在季沉收回激动的情绪对付那三人,乐乔突然这么一抱住他,他的身体因为伤口的疼痛而僵了一瞬。

    “你受伤了?”乐乔惊呼。

    “没事。”季沉道,射杀了其中一人。

    “你怎么会受伤的?是不是那些人虐待你了?季沉,你到底……”

    “乔乔,我们回去再说好吗?”

    季沉这么说了,乐乔也知道现在情况特殊、危急,她绝不能再拖季沉的后腿,可她舍不得季沉带着伤还要保护她。

    想到这里,乐乔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轻轻把季沉往自己身后推去,“乔乔?”

    乐乔扯了扯嘴角,笑道:“这次让我来,我在你这里学到的本领可没有生疏。”

    季沉本来想阻止乐乔的,但想到她为何冲出来,他到底还是没有继续让她担心,让她害怕。

    他小心的保护着乐乔,以防会有人偷袭。

    乐乔全身心对付剩下的两个人,很快就搞定了他们。

    “我们现在离开这里吗?”乐乔问。

    “我想抓个活口。”

    “嗯?”

    “我至今都不知道抓了我的幕后之人到底是谁,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闻言,乐乔的瞳孔微微一缩。

    季沉被抓了这么久,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幕后之人是谁?怎么会呢?

    可见,那幕后之人的本领和势力有多大。

    “那好,我陪你一起抓。”

    外面的活口那么多,她和季沉联手,一定能抓到一个两个的。

    修罗堂。

    “凌安送到墨门器械库了吗?”

    “回堂主,已经送到了。”

    “这事儿可别让凌翔知道是我做的,明白吗?”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已经自发离开了阳城。”

    “嗯。”修罗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的表面,威虎有些好奇的抬眼看向他,“堂主,您……是不是打算把凌安交给季沉和乐乔?”

    “你知道?”

    “堂主告诉乐乔季沉的所在,还让属下暗中监视着凌安的情况,属下亲眼看到季沉和乐乔围攻了他,他现在应该已经被带到了墨门的密牢中。”

    “呵。”修罗道,“看来季沉被囚禁的这段时间,并不是真的被废了。”

    “这……只能说季沉的毅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他知道季沉的身体是什么样子,如果是他的话,他早就撑不下去了。

    “去打探一下,季沉在哪个医院。”

    “堂主,您怎么知道季沉会去医院?”

    “就算他不去,乐乔也会逼着他去的,而他……对乐乔无法拒绝。”

    威虎好像在堂主的话语中嗅到了什么不寻常的气息,他恭敬的弯着腰,道:“是,属下一定把季沉和乐乔的一举一动都打探清楚。”

    季沉果然在医院里。

    墨萧也在医院,季沉在一个病房里处理身上的伤口,他不敢让乐乔看到那些狰狞的伤口,坚决不让乐乔在里面看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