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71章 他不让我快活我不让你快活
    “你说什么?已婚的?”

    还有个女儿?

    乐乔尴尬了。

    难道二姐在出事之后,再次喜欢的人竟然是个已婚的,她这是要做小三?

    不不不,二姐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你在想什么?”

    定定看着欧阳谨,乐乔咬牙道:“欧阳谨,你想说的只怕还不止这些吧?说吧,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真是聪明,我也是看到你这段时间过的太无聊了,而季沉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到,于是我就先关照关照你,这不,我特意给你把临城的消息给打听了一番,若是杨家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把这么丢脸的事情告诉你的,对吧?”

    “你……我二姐只是喜欢上一个医生而已,有什么好丢脸的?”乐乔瞪着欧阳谨,愤怒道。

    欧阳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语气淡漠,又带着几分看戏的揶揄,“如果只是喜欢上那个医生倒是没什么好丢脸的,可你知道么,你二姐她……给那医生吃了安眠药,然后……”

    乐乔的心里泛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来。

    只是吃了安眠药,没事,没事,没什么的。

    “你、你继续说!”

    “还要我继续说吗?那好,我可继续说了,你二姐和那个医生成了好事儿,闹着要嫁给那个医生,你也是知道的,你二姐的情绪一旦恶化激烈了,那就是神仙也拦不住的,她之前在江州受到刺激,发了疯,差点儿就杀了陆煜寒,之后她虽然已经彻底忘记了陆煜寒,但喜欢的这个医生……”

    “欧阳谨!你有什么话就一起好好说了,别拐弯抹角的吊人胃口好吗?”

    乐乔觉得欧阳谨再这么吊胃口下去,她都要跟着疯了。

    “那好,我长话短说,杨许诺想嫁给那个男人,但那男人不愿意,而且他的妻子和女儿都不错,人家的家庭美满着呢,这突然被杨许诺玩了这么一手,他都要悔恨死了,怎么可能答应杨许诺这么荒唐的要求?”

    “……二姐她,的确是有点荒唐了。”

    回忆起以前杨许诺做的那些荒唐偏执的事情,乐乔的后背都忍不住发凉。

    本以为二姐回到临城后,慢慢的精神就会好起来。

    前段时间她打电话回去问爷爷,爷爷都说二姐的状态好多了,也不记得陆煜寒了,她本以为尘埃落定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谁知道这会儿又出事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二姐真的被上天诅咒了吗?

    她虽然做了许多可恶的事情,但那都是有原因的,她都是被逼的。

    不顺利的感情,不顺利的婚姻,还有一个失去的可怜孩子。

    这些对她的打击太大,她做任何荒唐的事情,身边的人都能原谅她。

    但这一次,确实是有点过分了。

    “杨许诺的手段也真是厉害,不愧是杨家的女儿,就算没有去过部队,但手段……哧哧,竟然想到骗那个医生喝了加有安眠药的水,还支走了照顾她的人,然后和那医生……咳咳,其实我一直在琢磨,那个医生都已经昏睡过去了,她是怎么做到和那医生生米煮成熟饭的?”

    欧阳谨说话一直都是没有什么顾忌的,这会儿当着乐乔一个女人的面,他也能那那种事情说的理所应当,也不在乎乐乔是不是会脸红。

    乐乔尴尬的很,也担心的很,她低低道:“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了?”

    “没有后来了,这件事情现在还在进行调解和处理,我提前告诉你,只是不希望你的日子过得太无聊了。”

    乐乔咬着牙,怒道:“欧阳谨你有病是不是?你告诉我这件事情,就是为了不让我过得宁静,过得快活?”

    “对啊,我有病!谁让季沉不好好给我治病呢,他不让我快活,我也只能让你不快活了。”

    这个亦正亦邪的家伙,真是让人头疼的很。

    “当然,你还谈不谈合同的事情?”

    言归正传,乐乔的心里虽然有着许多的担心和疑惑,但还是耐着性子,压抑着心里的不舒服和欧阳谨把合同的事情给敲定了。

    一回家,乐乔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杨天辰打电话。

    得知这件事情是真的,乐乔抱有的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看来,二姐要么就是之前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做事不顾后果,要么就是一个人太孤单了,日久生情喜欢上那个医生,而那个医生又正好是个体贴的人,她就……就……犯了大错。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文欣儿看到乐乔神色抑郁,好奇的问了一句,乐乔没说杨许诺的事情,毕竟这是家丑。

    “妈,我这周末想去临城看看我爷爷,行吗?”

    “原来是想去回去看看你爷爷,当然可以了,你也好久都没有回去看他们了,这次正好可以去看看,还有你大哥的孩子。”

    “嗯。”

    本以为就发生这么一件事,谁知道晚上时,乐乔被关果凌约了出去。

    还是在那间咖啡厅。

    乐乔这次去,又看到了那个乞讨的人,他似乎只是在这附近活动,乐乔有时间的话,会来这边喝咖啡,给的不多,除了第一次给的是一百块,之后给的都是五块。

    那个男人注意到乐乔,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和乐乔打个招呼。

    乐乔也勾起了一抹温和的笑容,然后进了咖啡厅。

    在咖啡厅里等了许久,关果凌才姗姗来迟。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裤子,整个人都包裹在黑色之中,看起来肃穆的很。

    乐乔疑惑地看着关果凌,道:“大姐,你这么晚了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听到乐乔喊自己大姐,关果凌的血液都凝固了一瞬。

    她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压下心底泛起的苦涩和不安,想起肖扬的惨死,深吸一口气,再一次平静下来。

    “是啊,找你来有点急事,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只能把你叫出来了。”

    “我家到这里也不是很远,大姐,什么事情你说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