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乐乔紧紧蹙起的眉,还有那散不开的担忧和难受,关果凌的心中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快意,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膝盖,关果凌关切道:“乐乔,作为你曾经的大姐,不管我们有过什么矛盾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我真的只想关心你,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一时的犹豫和害怕就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万一……”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看看关先生。”

    “嗯,那我带你去吧。”关果凌走在前面,热情的给乐乔带路。

    有些事情,她若是直言,就失去了那种效果。

    况且为了关家,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让乐乔自己找到真相。

    不过……她何尝不能做这个找到真相的引路之人?

    “三哥,这里就是江州了吗?”

    刚刚过了江州收费站,林夏的一颗小脑袋就伸了出来,激动的看着这周围。

    “嗯,这里就是江州,你很快就能看到二哥了,高兴吗?”

    “我才不想看到二哥呢,二哥那个人寡言少语的,整天冷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了他二五八万似的,我见他做什么?”林夏弯起嘴角,笑眯眯的看着周围的风景,“我来这里只想看到那个人,让奶奶心心念念的人。”

    男人闻言,漆黑的眸微微一闪,右手小指打了个小小的圈,他眯起眸道:“说起来,我也想见见那个人。”

    “二哥,我们直接去找她吗?”

    “不行,先暂时安顿下来,找到二哥之后了解清楚情况了再去找她。”

    林夏嘟起嘴巴,可怜兮兮道:“怎么那么麻烦呀?”

    “你呀,就是贪玩,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

    “我这不是着急吗?再说了,我什么时候给二哥你惹麻烦了,我还帮你拿芯片了呢。”

    男人挑眉,斜睨着她,“哦?那你拿到芯片了吗?”

    “我、我拿到了呀,只是后来被人给抢走了嘛。”

    “这不就是了?我只看结果,结果就是你没有把芯片交到我的手里。”

    “哧哧,二哥你真小气,我不喜欢和你玩了。”

    “不玩就不玩吧,我也不是来玩的。”

    林夏眨巴一下眼睛,看着男人高深莫测的神色,道:“二哥你今晚要去哪里?”

    “你知道我今晚要出门?”

    “当然了,我可是二哥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不知道二哥想干什么,要不今晚带上我吧,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是吗?”

    “真的,我发誓!”

    “……带你也没关系,正好你可以活跃一下气氛。”眯起眸,男人意味深长的说道。

    “二哥,你什么时候帮我找到那个男人?”

    林夏这一路都在想那个男人的身份,她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男人,还是一见钟情的喜欢,怎么可以随便就忘掉呢?

    “你想见到那个男人?”

    “当然了。”

    “唔,你这一路都已经提了好多次了,从上飞机就说起,下了飞机之后接着说,这开着车都过了三个小时了,还在说。夏夏,你是真的喜欢那个男人,是吧?”

    林夏虽然年纪小,但是胆子大,也有勇气,扬起下巴傲娇道:“那当然了,我若是不喜欢他的话,何苦一直惦记着他?二哥,你帮我想想办法呗。”

    都是二哥把她给救出来了,不然的话,她怎么会失去和那个男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好吧,等办完江州的事情我就帮你查他的身份,一定帮你找到你的一见钟情,怎么样?”

    “二哥你可别诓我。”

    “不诓你!”

    季沉和明封已经下飞机了,他这次回来并未和荣师长请示,他带着任务和情报回来,如果提前请示的话,部队里还有没有除掉的内奸怎么办?

    他可不想和明封又一次陷入被追杀之中。

    “我得回家一趟,你去哪里?”季沉和明封都穿着便服,戴着眼镜,两人拎着简单的行李从机场出来。

    明封想了想,道:“队长,你什么时候去部队和荣师长打招呼?”

    “明天。”

    “那我也回家好了,我回去补个觉,明天你出发的时候叫我。”

    “嗯。你回去之后,和石桥、林野联系一下,看看他们那边的行动进度如何了,我这边就不联系人了,我会单方面联系你。”

    明封知道季沉的意思,若季沉从季宅联系别人,发出信号,一旦被人知晓,他的处境会很麻烦。

    可是他又太思念嫂子了,这会儿若是不回去的话,他会受不了的。

    在出任务的这段时间中,明封可是一路看着季沉思念乐乔过来的,时不时发个呆,在看到一个和乐乔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女人之后,更是深沉谨慎的厉害。

    季沉和明封分道扬镳,他打了个车去了季宅。

    乐乔这会儿刚回到季宅,小宝贝们刚刚吃了东西睡了,她一个人也没事,就拿了新制定好的合同去花园里的小亭子里修改。

    不过她从关家回来,这颗心一直都无法沉静下来,脑海中不断地回荡着关承刚说的那些话。

    曾经特战队员的头脑让乐乔很轻易的分析出关承刚很害怕那个写信给他的人,那人的手里一定握着关家的生死大权,不然的话,关承刚也不会捡上自己这样的大麻烦。

    再者,那人写信给关承刚,却又给关家很大的好处,由此可见,这是威胁和利诱并存的一项交易。

    乐乔很难想象,怎么会有人为了把自己塞到关家,哪怕是一个私生女的身份,这么的大费周章?

    她又很疑惑,既然是大费了这么多的周章,为何还要让关承刚对自己冷漠一点,让自己以一个私生女的“全级待遇”长大?

    一切的疑问,乐乔无法解开。

    但她相信,她一定能够全部解开的。

    幕后的那个人既然是M国的一个将军,即便关承刚不说,她也能查出来。

    划拉。

    乐乔正想着关承刚提供给自己的信息,陡然忘了自己正在修改合同的一些关键部分,这不,笔划拉一下,在整洁的合同纸上划出了一道难看的痕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