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答应过我,不会问我为什么的!”

    犹豫了片刻,容恒点头,“好,我不问你为什么,我会去帮你查这个人的身份。”

    “多谢。”

    关果凌不太习惯和容恒这么严肃的谈话,她干脆拉开被子,直接光着身体下床,然后什么也不拿,进入了浴室。

    整个过程中,她都没有丝毫的害羞或者是紧张,忐忑,仿佛她在容恒的面前早已是什么也没有保留,可在容恒的眼中,除了这具用来勾引自己的身体,她什么都保留了,尤其是她的心。

    季沉一大早就去部队里了,乐乔闲着没事,就带着孩子们在花园里玩耍,直到接到了电话。

    “乐乔,把你修改好的合同发给我,另外,也来我们公司一趟,我和你签一个合同!”

    乐乔闻言,挑眉道:“你可别诓我,如果我这次来还是不能签合同的话,下次我可就没那么好请了。”

    “我不会诓你的,你赶紧来吧。”

    “好,一个小时我就到。”

    “嗯,合同先发给我看看。”

    “OK。”

    挂了电话后,乐乔把三个孩子带到了客厅里,“妈,我公司那边有点事情,我得走了,您帮忙看着孩子们好吗?”

    文欣儿从厨房里出来,道:“怎么公司又有事情了?”

    “是一个合同的事儿。”

    “那好,你去忙吧,我看着孩子们,本来还打算做点好吃的给你吃呢,昨天刚和我的老同学学的。”

    “下次吧,谢谢妈的好意。我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如果晚上回来的话,我一定提前打电话。”

    “那好,你路上注意安全。”

    “嗯。”

    乐乔赶紧上楼,换了一身正式的衣服,这才开车出门。

    她今天穿了一件浅粉色的上衣,一件蓝色外套。

    秋天的温度越来越低了,再过不久,她就该多穿几件衣服了。

    不过江州这边的冬天也不是很冷,和深秋的时候差不多。

    乐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扮,觉得没什么不妥的,这才放下心来。

    刚过了第一个红绿灯时,乐乔就察觉了不对劲。

    后面那辆红色的车子怎么一直跟着自己?

    看起来不像是巧合。

    她故意放慢了速度,还让出距离来给后面的车超车,可后面那辆车一直没什么动静,就是一直紧紧的跟在她的后面。

    到了前面的一段路,乐乔故意把速度加快,从后视镜依旧能看出后面的红色车子加快了速度。

    “真的是在跟踪我?可这大白天的,跟踪我做什么?”乐乔狐疑的自言自语着,给欧阳谨打了个电话:“欧阳谨,有人跟踪我,我可能要先上环城路了,把那人甩掉我就来你的公司。”

    “你来我公司又不是什么秘密,你怕什么?”

    乐乔道:“我当然不怕了,但是我不喜欢这种被人跟踪的感觉。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可能需要点时间,你慢慢等着吧!”

    “喂,乐乔你……”

    嘟嘟嘟的声音让欧阳谨的话自动停止了。

    乐乔又看了后面的红色车子一眼,眼底闪过一道精光,突然踩了油门,飞快的往前面的三岔口奔驰而去。

    这段路车少,倒是方便了她。

    后面的车子紧追不舍,似乎和乐乔打起了比赛。

    然而,乐乔的车技和躲避追踪的能力又岂会是后面的那个司机能比的?

    半个小时后,红色车子被堵在环城路的一段红绿灯路口,她狠狠的捶了一下方向盘,嘟起嘴巴看向坐在后面的男人,“三哥,我跟丢了,你说丢人不丢人?”

    “丢人!”

    男人毫不犹豫的点头,道。

    林夏咬着唇,小脸上满是愤怒之色,“三哥,我都已经跟丢了,你还说我?刚刚如果你在我身边指挥我的话,我就不会跟丢了。”

    “不是你说你要和乐乔比比的吗?还想让我指导你?”

    “可是我哪儿知道她这么厉害。”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乐乔很聪明,而且她还进部队训练过,她当初在精英基地的教官你知道是谁吗?”

    林夏好奇的看着岳鑫,摇头道:“不知道,是谁啊?难道还是Z国的最高级教官不成?”

    “这倒不是,那教官也是江州的人,还是乐乔的丈夫,江州第一少将季沉!”

    “哦,她老公季沉啊,我听奶奶说过这个季沉,是个人物,长得英俊不说,还有一身让人敬佩的本事,如果不是他的年龄不到,早就已经被破格提升为上将了,对吧?”

    林夏对这个季沉其实也挺佩服的,八年前就已经是少将了,之后又是精英基地的教官,还是鹰之特战队的队长。

    “大哥,这个季沉会不会就是大哥口中的那个高级特工啊?”

    林夏这话本来是随便问的,可岳鑫却是蹙起了眉头,“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

    “就是啊,整个Z国,能够无声无息潜入大哥的局中的,只怕也只有这个季沉了。大哥,既然乐乔是季沉教导出来的学生,那我比不过她也不是很丢人,对吧?”

    见林夏舔着脸,就是希望自己夸一夸她,岳鑫英俊的脸庞上浮现几分无奈,“你是二哥教导出来的学生,还是大人亲自带大的孩子,比不上乐乔,你不觉得丢人?”

    “我……”

    “乐乔在关家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昨天晚上你不是听的很清楚吗?”

    想到乐乔的身世,小时候的遭遇,林夏还真是服气了。

    “好吧好吧,我丢人了,行了吧?可乐乔这么厉害,奶奶知道吗?”

    “大人该知道的,都知道。”

    不该知道的又是什么?林夏暗暗在心中问道。

    眸色下垂了几分,她道:“三哥,你大早上的带着我来跟踪乐乔,可最后还是失败了,到底想做什么?”

    “带你感受一下这个女人的能力和聪慧,也看看她的反应和态度。”岳鑫高深莫测的看着远方的车流,神色莫名道。

    林夏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驱动车子跟上了前面的车,“三哥,二哥知道你来江州了吗?”

    “还不知道,你想早点去见二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