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996章 万一她做不轨的事情呢?
    “这……我想早点知道二哥的打算,咱们这次来江州的时间若是久了的话,很容易出事的。”

    “你这话说得对,我们今晚就去见二哥,了解一下情况,然后早点结束这次的任务。”

    林夏琢磨着,点头道:“嗯,奶奶一定也想早点看到乐乔的。三哥,昨天晚上咱们去的关家,你觉不觉得那个关大小姐在说谎?”

    “说谎?”岳鑫狐疑的挑眉,“你怎么看出她在说谎的?还有,她说什么谎了?”

    “她说她和乐乔的关系很好,她现在是真的把乐乔当做自己的朋友和妹妹,可是三哥,关厉珏都是为了乐乔死的,关承刚迟迟放不下这件事情,关果凌为什么就放得下呢?”

    “上一代的人和这一代的人根本就不是一样的思想观念,我觉得不是你说的那样。”

    “那好吧,当时她和我们说起乐乔现在的情况时,表情和语气都不对,这你也没发现吗?”

    斜睨着林夏,岳鑫皱起眉,严肃道:“没发现,你是怎么发现的?”

    “如果我说,这是女人的直觉呢?我总觉得这个关果凌不是个好人,她一定不会那么简单的?但凡是个正常的人,看到咱们和完全和咱们说实话,怎么可能这么从善如流?”

    岳鑫微微诧异,林夏跟在大人身边二十多年了,耳濡目染,肯定也知道一些大人的观察习惯,以及看人的经验和技巧,她既然提起,那就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你想怎么做?”

    “找个人,监视关果凌!”

    “你想监视关果凌,还是在江州的地界上?”

    “难道不行吗?大不了咱们在她的车上,或者是她的办公室里,随便什么地方都行,安装一个监控器。”

    嘴角微微一抽,岳鑫道:“看来你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可知道关果凌现在的男朋友是谁?”

    “是谁啊?”

    “Z国第二军区,炮兵连的连长,容家的少爷,容恒。”

    微微张开嘴巴,表示极度的惊讶,“这……不是一个警察吗?”

    “下次跟我出来,记得把相关人物的资料都背一遍,不然的话,你很容易搞不清楚状况的。”

    林夏有点尴尬,但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就算这个关果凌的男朋友是个军人,那咱们也要监视关果凌的啊,万一她对乐乔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呢?”

    “不会,她不敢。”

    “三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肯定,有些事情可不是你一句她不敢就真的不会发生的。”说着,林夏咬着唇,分析道:“我琢磨着这个关果凌其实是知道我们要干什么的,她故意引导我们去乐乔的身边,故意告诉我们乐乔的处境,就是为了让我们赶紧把乐乔带走。”

    “这不是很好吗?”

    “这有什么好的?如果她真的和乐乔的关系很好,她就应该考虑到,一旦我们带走乐乔,乐乔的家庭、现在的亲人,还有她的事业,不管是哪方面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难道她就没想过帮乐乔?”

    “怎么帮?”

    “这……”

    “你担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江州的水很深,格局也特别的复杂,咱们这一次来本来就是冒险,必须尽快带走乐乔。至于其他的事情……本来就不在你我的考虑范围之内,这个关果凌只要不对乐乔下杀手,我倒是觉得她想做什么都无所谓。”

    “可是三哥,万一……”

    “好了夏夏,你担心的太多了,这些事情不该你担心。好好开车,前面就要转弯了。”

    鳞屑撇撇嘴,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你不听就算了,我自己告诉二哥去。”

    乐乔的车停在大丰公司的楼下之后,有专人负责给她把车开到停车场,她兀自走进去,直接进电梯,去欧阳谨的办公室。

    这一次欧阳谨并没有在办公室上演什么让人见了脸红心跳的戏码,看到乐乔进来,他站起身,“坐,我关门。”

    “你关门做什么?”

    “有事儿要问你。”

    看到欧阳谨把门关上,乐乔坐在他办公室的椅子上,目光一直锁定着他,发现他的神色十分凝重,不仅没有坐下,反而还站在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欧阳谨,你想问什么?先坐下可以么,你这样我很不舒服。”

    “我问你,季沉是不是回来了?”

    闻言,乐乔的眉头高高的蹙起。

    “没有,他若是回来的话,我会不知道?”

    “对啊,他若是回来的话,你肯定知道。乐乔,季沉真的回来了,可是他没有把我父亲带回来,对不对?”

    欧阳谨的父亲,穆阳生的副官欧阳武。

    乐乔没问过,也不清楚。

    “我以为你叫我来这里是为了合同的事情,欧阳谨,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部队里的人了,部队里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清楚,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是个白领,不是你想象中的情报员,这样的问题请不要问我,OK?”

    欧阳谨意味深长的盯着乐乔,“这样的事情当然不能问你,但你绝对知道季沉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既然你觉得他回来了,不妨自己亲自给他打个电话问问看啊。”

    “乐乔,你耍我是不是?这种时候季沉的手机怎么可能开机?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联系不到他了,我只想问你,我父亲在哪里?”

    “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欢你父亲欧阳武的吗?怎么突然这么关心……”

    “我想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穆阳生现在已经疯了,我私下里去看过他,根本问不出什么来。”欧阳谨蹙起眉头,回到自己的椅子处,他站在椅子旁边,久久,才坐下,“我要知道我妹妹是怎么死的,她……被人埋在了什么地方?”

    “你妹妹?”

    “不错,我还有一个妹妹,亲妹妹。当初我父亲就是因为我妹妹的死才疯的,他被人送到精神病院之后,很快就失踪了,我们怎么也找不到,如果不是这次我来到江州,遇见了季沉,而季沉知道我父亲在什么地方,你以为我会在这个鬼地方留这么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