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闻言,抓错了重点,“这么说,你找到你父亲,知道以前的真相,知道你妹妹在什么地方之后,你就会离开江州这个鬼地方?”

    乐乔特意把“鬼地方”这三个字加重了语气。

    欧阳谨不答反问,“季沉是不是已经回来了?当初我答应给季沉一些内部消息,全都是因为他承诺过我,会让我见到我父亲,还会让他开口说实话,可现在……”

    他不仅没有知道真相,反而很可能再也看不到欧阳武。

    他怎么甘心?

    “这是你和季沉之间的约定,我也没有资格去管,不过欧阳谨,我想提醒你,你现在和叶子青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不管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我都希望你能多考虑一下她。”

    狐疑的挑眉,欧阳谨道:“你怎么那么关心叶子青?就因为她是叶子阳的姐姐?”

    “除了这个原因,还因为我和她是朋友,更因为她是个好女人,我不希望她被骗了。”

    “这事儿……我自己会多加考虑的,谢谢你的提醒。我从你的眼神中看的出来,季沉已经回来了,这样吧,我也不逼你,等你见到季沉的时候,你就告诉他,我想见他一面,有些话,我想当面告诉他。如果他不来,他一定会后悔的!”

    看着欧阳谨那凝重的神色,还有高深莫测的表情,乐乔的心里有点慌。

    是什么样的话需要当面告诉季沉?

    难道又是什么秘密不成?

    脑海中,陡然想起昨天季沉说的那些话,乐乔眯起月牙眸,看着欧阳谨,“如果他回来,这话我会给你带到,但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欧阳谨双手环抱着,斜睨着乐乔。

    “我外公的产业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外公的产业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欧阳谨环抱着的双手微微一紧,惊愕的看着她,“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你紧张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罢了,难道真的有问题?”

    偌大的云氏企业,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绝不是什么小问题。

    乐乔的心里开始慌乱了,也有些忐忑,她不知道欧阳谨会说出什么来,但她得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能有什么问题?”欧阳谨的神色,从凝重到轻松,手掌从一开始的紧握到舒展,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

    “真的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了,如果有问题的话,钟妍为什么还要让你来找我们云氏企业合作珠宝方面的项目?这个项目的合约都已经拟定了,不出意外的话,咱们今天就可以签约,我去开个高层会议,咱们直接签约吧!”

    乐乔狐疑的看着欧阳谨,“欧阳谨,之前你不是还在电话里说会认真检查一下合约里的细节,以防出现什么问题吗?现在我合约带来了,但你看都不看就要开高层会议,怎么那么急?”

    若乐乔只是单纯的要和欧阳谨合作,欧阳谨这么爽快她绝对会很高兴,但现在……

    她实在是想不出来,欧阳谨刚刚说的话到底隐瞒了什么。

    “我急了吗?我这不是看你急了么,早点签了合同,你早点回家,早点见到季沉,把我话早点带给他……”

    “等等,打住,我是不是没有告诉你,我被人跟踪了?”

    “你说了,你被人跟踪了,这和我刚刚说的话有冲突吗?”

    乐乔盯着欧阳谨,一字一句道:“还真有冲突,跟踪我的人是不是你的人,或者……是我外公的人?”

    “乐乔,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还有,你外公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云氏企业旗下的一个公司经理,其余的……如果你实在是好奇的话,你不妨去临城一趟。”

    他也很想看到,那个人见到乐乔,对乐乔的质问到底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乐乔皱起眉,道,“欧阳谨,你明知道我现在不可能去临城的。”

    “为什么不能去?如果你去了临城,不仅能找你外公云江把心里的疑惑解答了,还能去看看你的二姐杨许诺,她现在都快要成为临城的笑柄了,不对,她已经成为临城的笑柄了。”

    蹙起眉,乐乔猛地站直了身体,怒道:“欧阳谨,你说话注意一点,我二姐可没有得罪过你!”

    “她没得罪过我,但她是杨家的人。”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乐乔对欧阳谨的质问充满了愤怒和冷意。

    欧阳谨冷笑道:“我是云氏企业的人,杨许诺是杨家二小姐,乐乔,你还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不等乐乔说话,欧阳谨继续淡淡道:“合同放在我这里吧,我看完了就召开高层会议,签约的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你早点来。对了,看到季沉,记得给我带话!另外,跟踪你的人绝对不会是我或者是云氏企业的人,你自己小心一点。”

    说完,欧阳谨也不再看乐乔,兀自盯着自己的电脑,好像是在处理什么重要的文件。

    乐乔知道,他是不想和自己谈下去了。

    他到底隐瞒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说出“她没得罪过我,但她是杨家的人”这样的话?

    真的难以想象,欧阳谨都经历了什么,又给外公做了多少事情?

    外公信任他吗?还是在利用他?

    外公是个高深莫测的老人,他的眼神中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睿智和精光,乐乔实在是无法猜测和揣度那位老人的心思。

    看来,她真的要回临城一趟了,怎么说也得去看看外公和外婆了,虽然因为妈妈云雨月的事情他们都不是很想见到她,但她必须得去!

    “合同我放在这里,我走了!你的话我会带给季沉的。”

    乐乔也不是喜欢废话的人,既然欧阳谨都不愿意和她谈下去了,她再纠缠纠结都没有用,不如离开。

    等乐乔离开之后,欧阳谨才打开了她留下的项目合同。

    每一条都很清楚,每个项目的细节都很完善,这才是乐乔做出来的东西,完美的让人找不到可以挑剔的地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