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样的家族,怎么会有人敢对付呢?

    这让乐乔很诧异。

    “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三妹,你的身体还好吗?季沉有没有回家?”

    “我的身体还不错,季沉他今天早上回来的,刚刚又走了,大哥,我决定过两天就回临城,去看看爷爷和二姐,也看看我外公和外婆。”

    乐乔说完这话后,小心翼翼的听着杨天辰的话,希望从他的语气中找到什么自己需要的东西。

    果不其然,杨天辰知道她要回去,尤其还要回去看她的外公云江和外婆云夫人,杨天辰整个人说话的语速都变快了。

    “暂时还是不要回来了。三妹,现在的临城有点复杂,你是江州少将季沉的妻子,以这个身份回到临城的话,怕是不太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是杨家的女儿,云江那是我外公,我回去看看我的亲人有什么不可以的?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瞒着我呢?”

    乐乔想到了当初杨许诺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说她根本不是杨家的女儿……那些话,当时所有人都告诉她,那是二姐的愤怒之言,二姐当时神志不清了,所以才会说出这些话来……

    可现在想想,莫非二姐说的都是真的?

    “大哥?你说话呀。”

    “三妹,你想多了,我没有瞒着你什么,只是现在时局动荡,你的身份……不适合你到处跑,你的身体不是也才开始恢复吗?若是你再出点什么事情的话,别说是爷爷和我了,只怕季沉也会很不好受,你得知道,季沉有多爱你,多害怕你出事!”

    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乐乔低低道:“大哥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去临城,是吗?”

    “是!”

    “好,我知道了,大哥你去忙吧,我这边也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再见。”

    “三妹?”

    “嘟嘟嘟——”

    杨天辰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眉头皱的高高的,看了看时间,干脆直接回家。

    回到杨家大院之后,杨天辰径直去了书房找正在练字的杨建国。

    “爷爷,三妹可能知道了什么。”

    杨建国的字写了一半,被杨天辰这么一打断,手一抖,好好的字就这么毁了。

    他蹙起眉,看着毁了的字,眯起睿智的眸,抬起眼,“你说什么?”

    “我刚刚和三妹打了电话,她应该是知道了什么,说是要回临城,要来看看您,也要去看看云江。”

    “她要去看云江?莫非她已经知道云江做的那些事情了?”

    杨天辰走过来,严肃道:“应该还不知道,不然的话她不会这么冷静的,我只是猜测,她可能知道了她的身世,或者是……”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杨天辰闻言,立即正色,站直了身体,道:“记得!爷爷说过,不管三妹是不是我们杨家的血脉,她都是我的三妹,都是杨家的三小姐。爷爷还说过,我们杨家欠了三叔的,全部都要在三妹的身上补偿回来。”

    点点头,杨建国一字一句道:“你还记得就好,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站在乐乔丫头的这边,知道了吗?”

    “可是爷爷,我们是这么想的,但是云江不一定这么想啊。”杨天辰严肃道,“不然……咱们打打草,看看能不能惊动一下那条蛇?”

    “别。”杨建国放下手中的毛笔,把写坏了的纸握成了一团,看的出来,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如面上的这般平静。

    沉吟片刻,他道:“乐乔丫头真的要来临城了?”

    “这……她没说一定要来,但我觉得她就在这两天就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眯起眸,杨建国道:“那好,你去告诉那个人,说她的外孙女很快就会来临城看他了。如果他不想刺激他的外孙女,不想让他外孙女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最好是收敛一点!”

    “爷爷,直接这么说嘛?”

    “直接这么说,你怕什么,他还能把你吃了?”杨建国没好气道。

    “爷爷,那到底是当初的临城市市长,也是这么多年来最狡猾睿智的老狐狸,我当然是有点担心的。”

    杨建国瞪了杨天辰一眼,狠狠道:“他现在投鼠忌器,不敢对你怎么样的,我只是怕他的人会不知道乐乔丫头的重要性,别伤了乐乔丫头。这事儿早晚都要等季沉把情报和证据交给总统先生,由总统先生来做出最后的决定。”

    “爷爷,您觉得总统先生看到证据的话,会真的动手吗?”

    这话问懵了杨建国。

    他还真的没有想过有另外一种可能。

    “这种事情总统先生是绝对不会纵容的,不然的话,这股风气一形成,整个国家都可能乱套。总统先生睿智,不会不知道这样的后果。”说完,杨建国重新铺开一张宣纸,淡淡道,“你先出去吧,我再练几个字。”

    杨天辰见自家爷爷还有兴致练字,便知道他其实已经心中有数了。

    他出去后,正好看到童心虞走了过来,不由道:“你怎么没去上班?”

    “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看到童心虞严肃的神色,杨天辰蹙起了眉头,心中泛起一阵不安。

    “什么事?”

    “我们回房说吧。”

    童心虞说着,主动往她和杨天辰的卧室走去,关好门后,杨天辰严肃的看着她,道:“心虞,到底有什么事情?怎么神神秘秘的。”

    “我和你说的事情你可不能告诉爷爷,不然的话……”

    “好,我知道,你说吧。”

    虽然杨天辰不知道童心虞为什么会专门叮嘱他,不能把事情告诉杨建国,但他相信自己的老婆,她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嘱咐自己的。

    “今天早上,有一个M国的医生,是个脑科专家。他来我们医院这边进行学术交流,你说,他看到我之后,和我说了什么?”

    “脑科专家?他和你说了什么?”

    “她问我,是不是杨家的儿媳妇,其实那个时候她一定已经打听过我的身份了,不然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