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只要他不用特权操作就没问题!

    可是,在这种时候,风声鹤唳的,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利用这一点来算计季沉呢?

    既然对方已经开始对方圆出手了,说不定下一次,对象就会成为季沉。

    “你别担心,季沉会有办法的,他的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乐乔轻轻捏着小庭庭的脸蛋儿,语气温柔道,“这次季沉回来,应该是已经完成任务了,他的下一个任务或许就是调查方圆车祸的事情,这事儿只要荣师长那边同意了,他就会立刻投入全方位的调查。”

    程落蝶一听,便放心了,“那好,你这么说的话,我就放心了!我只希望通过今晚他和季少的谈话,他能理智一点,乐乔,我真的很担心……”

    “你怎么会想那么多呢?落蝶,你和方圆其实我是那么多朋友中过的比较幸福的一对了,你不该想那么多的,方圆是个聪明人,他现在只是因为一直如鱼得水的,突然被人算计,还出了车祸,差点儿丢了一条命,这才会变得稍微偏执一点,但他很快就能想明白这其中关窍的,为了你和小庭庭,他是不会乱来的!”

    方圆其实和季沉的身份是一样的,都是军二代,但他当初喜欢经商,不愿意进入部队,又是有季沉担保、帮忙说服方家的长辈,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在这条路上走那么远。

    这些,不只是乐乔知道,程落蝶也听方圆提起过。

    她道:“乐乔,你说的我都知道,那些道理我也清楚,但我担心也是情有可原的,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面对程落蝶这让人觉得诧异的严肃神色,乐乔不由得蹙起眉,担忧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

    这四个字就像是四道惊雷,轰隆隆的落下,砸在乐乔的脑海中。

    这是惊喜!

    毫无疑问的惊喜。

    “落蝶,你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怀孕了?”

    由于过度的激动,乐乔抱着方庭庭站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程落蝶的肚子,仿佛能够看穿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样。

    程落蝶无奈的摇头,语气比刚刚的严肃要放松了许多,她道:“你怎么看起来比方圆还要激动?我也是刚刚知道自己怀孕了,我打算明天或者后天有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的,不过这两天小庭庭的身体不太好,方圆又是那个状态,我真的是有点担心。”

    “不用担心,不如我明天就抽时间送你去医院检查好了,既然是有孩子了,那肯定要去检查一下的,孕检很重要!小庭庭可以暂时去季宅,和小绵绵他们几个玩,对了,你刚刚说方圆很激动?意思是他已经知道你又怀孕了?”

    “他、暂时还不知道我怀孕的事情,我的意思是,上次我怀了小庭庭的时候他也很激动,这一次……我暂时还没有让他知道,这段时间的事情太多了,不想让他分心分神。”

    “这话你就说错了,如果他知道你怀了二胎的话,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正好可以让他分心,分一点精力在你的身上,不是吗?”

    程落蝶闻言,觉得乐乔说的挺有道理的,她想了想,道:“那好,等我检查之后,我就告诉他。你说得对,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最重要的是转移他的注意力。”

    “对,就是这个理。”

    “乐乔,你说季少真的能查出幕后主使人是谁吗?方圆出车祸的这一次我真的是吓死了,我害怕……”

    “别怕!”乐乔一只手抱着小庭庭,一只手轻轻按着程落蝶的肩膀,轻声安抚道:“同样的危险不会再出现第二次的,第一次他们只是算到了方圆没有任何准备,这次不一样了。方圆有了准备,季沉也回来了,我们都在反击,那人不敢轻易出手的,很快他的狐狸尾巴就会露出来了。”

    “乐乔你知道么,我真的很喜欢和你聊天,因为你总是带给人正能量,你的话里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

    “那你以后只要是想找我聊天了,随时打我电话,或者带着小庭庭去季宅也可以,只要我不上班,都可以陪你聊个够!”

    程落蝶闻言后,十分感动,她最好的朋友就是乐乔,在乐乔的眼里,最好的知己也是她。

    这两人的感情是从上学的时候就有了的,之后一直相互帮助、相互扶持,走到今日,大家的地位都变了,但心中的友谊却依旧存在。

    半开玩笑,她弯起眼角,笑道:“我哪里敢去找你?季少都已经回来了,若是我带着小庭庭去当电灯泡的话,岂不是要被他的目光给杀死几百遍了?”

    “噗,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乐乔无语道。

    “你难道还不知道季少对你的占有欲到底有多可怕吗?有时候他可是连小珏、小绵绵和小寒三个小家伙的醋都吃的。”

    “……还真是!”

    乐乔和程落蝶下楼去准备宵夜,看到季沉和方圆在下棋,乐乔的眉头挑了一下。

    还有心思下棋,说明方圆已经被季沉说服了,不会再用什么过激的手段了。

    这样的话,真的挺好的,落蝶都已经怀孕了,如果方圆再有点什么事的话,落蝶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落蝶能承受的了刺激吗?

    在方圆和程落蝶家吃了宵夜,又聊了一会儿无关紧要的事情之后,季沉和乐乔一起离开了。

    回去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这个时候,三个小家伙早已经睡着了,两人轻手轻脚的回到卧室,发现小家伙们并不在卧室,乐乔有点急了,要去找,被季沉一把握住了手腕。

    “季沉?”乐乔不解的看着季沉的俊颜,在灯光下,他的俊颜格外的迷人,许久不见,哪怕只是一眼,乐乔都会觉得这个男人是她的一切,遑论是现在这个男人的手滚烫的握着她的手腕,把他体内的温度全部传到她的身上。

    她吞了吞口水,面对季沉灼灼的目光,一言不发的神色,有点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