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12章 他竟然是一枚棋子?
    “我一直希望的?你怎么知道我希望……”

    “乐筱,你如果不是希望我好好保护乔乔的话,又怎么故意让我知道你的所在呢?”

    乐筱眯起眸,眼神闪烁了几下。

    真不愧是江州第一少将季沉,她以为自己做的足够保密,以为自己装的足够惊讶,可这男人还是知道,透露自己身份和地址的消息给他的人,就是她自己!

    缓缓坐下,乐筱低着头喝水,不说话。

    季沉这一次也没有催促她给自己答案。

    有些事情,不是你追问就能知道的。

    许久之后,房间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越来越尴尬。

    季沉缓缓起身,高大的身影格外的有压迫感。

    他淡淡看着乐筱,语气莫名道:“我等你考虑好了再来,不管是什么时候,我都欢迎你告诉我真相。如你所想,只有我知道了全部的真相,才不至于那么被动,我才能想出一个最完美的办法来保护乔乔,保护我的妻子!”

    保护乔乔,保护我的妻子……

    这话震撼了乐筱的心灵。

    她想听见的,莫过于季沉的这样一句话。

    只有他把乐乔当做是妻子,当做是他最爱最在乎的人,他才会豁出一切保护她,不是吗?

    “等等!”

    乐筱叫住了要走的季沉。

    “我可以告诉你全部的真相,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两个要求!”

    季沉转过身来,神色平静的看着乐筱,“你说。”

    “第一,不能把我告诉你的真相告诉任何人,包括乐乔!”

    神色动了一下,季沉点头,“我答应你!”

    “第二,无论真相是什么,你都不能改变你爱她、要保护她的初衷!”

    “这是自然!”

    “你坐下吧,我去楼上拿一点东西给你。”

    乐筱放下手里的杯子,随即上了楼。

    季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脑海中回荡着乐筱刚刚说的那番话。

    这么说,乔乔真的不是Z国的人?

    他虽然查不出全部的真相,但也知晓一些蛛丝马迹,从这些蛛丝马迹中推测乐乔的身份,他做得到。

    乐乔回家后,没有看到季沉,文欣儿见乐乔到处寻找着,便知道她在找谁了。

    “是不是在找阿沉?”

    “妈,季沉没有回家吗?”

    “他打了个电话回来,说是军区有点事情,需要紧急处理一下,让你别等他了!”

    乐乔知道季沉在军区的地位和身份,随时可能有事情需要他处理也是正常的。

    “好,我知道了。小家伙们呢?”

    “和你爷爷在楼上书房玩棋呢。”

    “我上去看看。”乐乔弯起眼角,“妈,你们用晚饭了吧?”

    “嗯,已经用过了,快上去吧,看你这着急的样子,我这边也没什么事情。”

    乐乔闻言,便放心的上楼去找自己的小宝贝了。

    与此同时,季沉正在和明封喝酒。

    满身的酒气,颓废的神色,俊美到妖异的一张脸,无论是在喝酒还是在眯着眼睛想问题,都是那么的性感迷人。

    若非是在包厢里的话,只怕这个时候的季沉已经被酒吧里的花痴们围住了。

    明封见季沉又要继续灌酒,忍不住道:“季队,就算你的酒量再好,也抵挡不住这一瓶又一瓶的酒吧?这些酒的后劲可都大得很,你悠着点儿。”

    不顾明封的劝告,季沉拿着酒瓶子继续喝。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下身的一条合体剪裁的西裤,整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部队里冷酷铁血的少将,反而有一种世家公子的慵懒和风流气质。

    明封自己都看呆了过去。

    “季队?你没事儿吧,不会是和嫂子吵架了吧?”

    季沉闻言,眸底射出两道寒光,直接震慑得明封都不敢乱说话了。

    他揪起一颗紫色的小葡萄扔到自己的嘴巴里,“我不说话还不行吗?”

    眼神微微一动,季沉看向明封,道:“你多大了?”

    “啊?”

    “我说,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咋了?”

    季队喝酒喝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关心起自己的年龄来了?

    “你都已经三十了,怎么还不结婚?”

    季沉这话算是催婚吗?

    明封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干咳道:“季队,这是我的个人私事儿,好像……不归你管吧?你以前不是也和我说了吗?如果没有喜欢的女人,那就不结婚,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是要负责的,让我别乱结婚。我一直都挺听你这话的。”

    他也不知道季沉发生了什么,突然就叫自己出来喝酒,难不成真的和嫂子吵架了?

    不然的话,怎么连问他怎么还不结婚的话都说了?

    “哦,我的确是说过这话,你说得对,如果没有遇到真正喜欢的女人,不能随便结婚!”

    明封怯怯道:“季队,你是不是和嫂子吵架了?”

    “吵架?你觉得可能吗?我和乔乔可是从来不吵架的。”季沉哼了一声,瞪着明封,“小心让乔乔听到你这话找你算账!”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和嫂子蜜里调油的,的确不大可能吵架,但你怎么突然就要喝酒了?貌似喝的还是闷酒。”

    季沉眯起黑眸,冷冷道:“我喝酒不是因为乔乔的关系,而是因为我自己!如果不是我太笨的话,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季沉竟然会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

    哼,还真是可笑啊!

    “什么事情发展到今天?季队,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还是荣师长又派给你什么任务了?”

    明封那好奇的眼神让季沉一阵无奈。

    有些话,就算是最好的兄弟和战友,也不能说!

    这就是他的无奈!

    “不是。我问你,如果你遇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难题,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难题,你要怎么解决?”

    季沉的话,问的很认真。

    他的表情也很严肃,直直的看着明封。

    认真,凝重,如此神色,倒是让明封不好随意回答,他想了想,严肃道:“很简单,把这个大问题的根本找到,先解决它引发的小问题,最后再解决大问题。化整为零这个办法还是季队你与我说过的,有些事情看起来很大,无解,但把它化为一个个小问题,基本上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