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13章 醉酒后的季少(1)
    “化整为零?”

    季沉沉吟了片刻。

    “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他勾起性感的嘴角,拿着一个酒瓶坐在了明封的身边,又递给明封一瓶,“多谢了,兄弟!喝酒!”

    “额……季队,你这变化着实是有点快了,这是……咋了?”

    “没什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多谢你刚刚的那番话,我眼前的迷雾总算是散开了,看来,我是时候出击了,总是这么被动也不好。”

    明封听不懂季沉在说什么,但他看得见季沉眼底的自信和跃跃欲试的光泽,这是每次季沉要面对什么大的任务或者考验的时候,眼底才会出现的光。

    就是这样的光,让季沉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位第一少将是实至名归的,他永远也不会放弃,永远也不会失败!

    就是这个男人,有着让人崇拜而又仰望的本事。

    “季队,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还是那句话:有什么事儿,还有兄弟我在呢!”

    “嗯,你放心。需要你的时候我是不会客气的!”

    “来,喝酒!”明封是季沉的兄弟,只要不是季沉堕落了,或者是放弃了,他会一直在他的身边一直战斗下去。

    当然,若是季沉真的敢堕落的话,他就把季沉打醒!

    季沉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虽然还没有制定下来,但他很清楚,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他不想做的事情。

    乔乔,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又或者是为了我们Z国,我都不会再让那个人继续下去!

    乐乔接到杨建国的电话时,有点懵。

    她陪着孩子们一起下棋,又和季闻聊了会天,看到时间已经到十点多了,季沉还没有回来,本来打算出去给季沉打个电话的,谁知道接到了杨建国的电话。

    “乐乔丫头啊,你这段时间身体如何啊?”

    “爷爷,我的身体很好,您呢?”

    “我这把老骨头,不还是老样子吗?我今天听到你大哥说你要回临城一趟,是吗?”

    乐乔闻言,挑眉,随即道:“是的,爷爷,我想回临城看看您,还有二姐,也去看看我外公和外婆!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们了,想你们了。”

    听着乐乔温柔的撒娇,杨建国的神色变得柔和下来。

    “乐乔丫头啊,爷爷过几天就要送你二姐去英国了,这次是爷爷亲自送过去,不等到她被治好,爷爷是不会回来的,你就不用来临城了,好好照顾孩子,也照顾好你自己,上次你那个手术可真的是吓死爷爷了,不好好注意一下保养,万一再出事了可怎么办?”

    乐乔一怔,“爷爷要去英国?”

    “是啊,你二姐现在谁的都不听,除了我,我得带她去英国!”

    “为什么突然要去英国了?之前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突然改变主意……”

    乐乔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杨建国道:“你大姐那边也来了信,让我们赶紧过去,那边有个专家!我带她去试试看,临城这边也没什么事情,你大哥在部队里也挺好的,你大嫂在军区医院做的也不错,家里一切都好,你就不用操心了!”

    “可是爷爷……”

    “是想问你外公和外婆的事情吗?他们也很好,你外公现在都是在家里休息,你外婆偶尔出国一趟,没什么事情,你来了他们还得招呼你呢,再说了,季沉小子不是刚回去吗?你就这么跑来临城,他会怎么想?”

    乐乔咬着唇,犹豫了。

    “听爷爷的话,不用来了,等爷爷带你二姐从英国回来之后,你再来,可好?”

    “那、好吧,我不来了,爷爷你去英国以后要联系我,确定什么时候回来了,给我电话,我亲自去给您接机,好吗?”

    “好,乖孩子!”

    “爷爷,您要多注意一下身体。”

    “放心吧,爷爷的身体挺好的。”

    乐乔和杨建国又说了一些家常,然后挂了电话。

    刚挂电话,一转身就看到季沉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扑鼻而来的酒气……真是刺鼻死了!

    不过,慵懒、一举一动都带着一股子性感气息的季沉也让乐乔的心跳噗通噗通的。

    大约是季沉经常穿着一身军装,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冷冽而又正义、阳刚而又铁血的形象,他突然变得这么慵懒迷人,像是一个世家贵公子般的懒散,反而多了一种陌生又魅惑的气质。

    乐乔呆了呆,看到季沉冲自己抬了抬手,“乔乔,过来!”

    他的声音很沙哑,很有磁性。

    磁性中,带着几分霸道和凛然的味道。

    这才是季沉!

    乐乔鬼使神差的走过去,他的手突然落在了乐乔的腰肢上,整个人的身体重量都靠在了乐乔的肩膀上,“乔乔,扶我回去休息!”

    “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奇怪,都已经醉了,怎么还能这么正常的与我说话?”

    乐乔知道季沉是醉了的,因为他的眼神和往日不一样,没有清醒和逻辑可言。

    至于为什么他说话还这么正常,纯属特殊军人的条件反射。

    “季沉你真的好重啊。”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不怕把自己喝出事儿吗?”

    “你慢点儿,等我开一下灯。”

    乐乔艰难的把高大的季沉扶到了两人的卧室,他就这么躺在大床上,一个人就占据了整个大床的三分之二。

    房间里弥漫着季沉身上的酒气,她眨巴一下眼睛,正要走过去给季沉解开衣服,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师兄?”

    乐乔以前在精英基地的时候都称呼明封为师兄,所以即便是现在离开了军区,她也还是这么称呼明封的。

    明封坚持季沉是自己的兄弟,乐乔是他的嫂子,便在乐乔离开军区后一直叫乐乔为嫂子。

    “嫂子,季队到家了吗?他不让我送到家里,只让我在门口。”

    “是你把他送回来的?也是,他这个样子还能说话就不错了,还想开车呢,谢谢你了!”

    “我也喝了,虽然没醉,但没敢酒驾。我是打车过来的,季队的车我已经让人开回来了,一会儿就到,那什么,嫂子你好好照顾季队,我这就回去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