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20章 你可以讨厌我,但不要拒绝我
    “乐乔……今天真的很对不起,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的错误放在心上,有机会,让我请你吃个饭,好好的表达一下我的愧疚之情好吗?”

    “你请我吃饭?可是……你的工资……”

    他的工资本来就不高,她怎么会让他请自己吃饭呢?

    “你放心,我有钱的,虽然不多,但是只要你不介意,我还是可以请你吃一点宵夜的,不然我给你买早餐也可以?只要你不介意!”

    他不断地强调是否介意,乐乔反而被他说的不好拒绝了。

    她想了想,道:“好吧,那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你也有时间了,就去吃个宵夜吧。”

    她不想伤害程岳的自尊心,既然他觉得只有请自己吃东西才能消弭他内心的愧疚,那她就找个时间让他消弭这内疚好了。

    “好的。那咱们可说好了,不能反悔的。”

    “嗯,好!”

    “你快去吧,我也要去找人了。”

    岳程犹豫了一瞬,深深看了眼乐乔,这一次他没有看到乐乔脖子上的吻痕了,她很细心的用丝巾遮住了那吻痕。

    “我走了!”

    岳程收回目光,声音沙哑难听。

    不过乐乔不在意,反而绽放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好的,再见!”

    等到岳程走了很远很远,乐乔才顺着自己上次走过的路去了乐筱的家门口。

    不等她按铃,门就被打开。

    门彻底打开后,乐乔看到站在门背后的女人。

    她的目光温柔无奈地看着自己,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女儿一样。

    乐乔的心头突突跳动起来。

    她吞了吞口水,道:“我找你有点事情。”

    “我知道,进来吧!”

    乐筱带着乐乔进去后,还不等乐乔说话,她就去了厨房的那边,不一会儿的时间,她拿着一张白毛巾走了过来。

    白毛巾里好像还包着什么东西。

    “我见你的脚崴了,看起来挺严重的,用这个冰敷一下会好许多。”说着,乐筱亲自蹲在了乐乔的脚边,要给她敷冰毛巾。

    “不用了!”乐乔把自己的脚收过来一点,不让乐筱给自己冰敷。

    乐筱抬眼,道:“如果你是讨厌我的话,没关系,只要不是你点头,我绝对不会靠近你一点,但是现在你的脚崴了,必须冰敷。”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关心!”

    “我不是关心,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

    她这么一说,乐乔心中的苦闷和悲哀再次爆发,“是吗?你只做你该做的事情?那你把我扔到关家也是该做的吗?你这么多年假死,然后一直隐藏在江州,也是该做的?”

    乐乔突然变得咄咄逼人的,乐筱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僵持着。

    半晌,乐筱才道:“不管你对我有什么看法,对我有多少恨意,我都接受,现在你得听我的话,先把脚冰敷了再说!”

    这一次,乐筱不再是询问,而是霸道的宣布。

    乐乔微微怔了片刻。

    她的语气,就好像母亲在训斥不听话的女儿。

    在她呆愣的这一片刻,乐筱已经把毛巾敷在了她的脚踝上。

    “你……”

    “别说话!”乐筱淡淡道,她的动作很熟稔,这样的事情就好像做了无数次一样,冰毛巾敷上之后,她又拿来一条小小的绷带,把冰块和毛巾都固定在脚踝上,端来一张小凳子,放在乐乔的脚边,把她的脚放在了凳子上。

    做完这些之后,她一言不发的去了厨房,给乐乔打果汁。

    乐乔呆愣住了,怎么也不敢相信,时隔那么多年,她竟然还能再次感受到母亲的温和与呵护。

    这是假的吧?

    是,是假的!

    乐筱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她当年把自己送到关家,本来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乐乔咬着唇,不让自己被乐筱的举动感动,不让自己因为她的好而忘记她之前的抛弃。

    “听说你喜欢喝芒果汁,试试看。”

    乐筱把盛了芒果汁的杯子放在了乐乔的面前,手背上,已然多了一些皱。

    乐乔有些忍不住,抬眼看向了乐筱的额头,看向她的脸。

    尽管这些年她尽量的在保养自己的皮肤和脸蛋,可岁月不饶人,她想的事情太多,担心的事情太多,以至于乐乔还是能在她雍容的脸庞上看到细小的皱纹。

    她老了!

    这是乐乔脑海中唯一浮现的三个字。

    “你知道吗?看到你来我的这里,我真的很高兴,不管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至少你是真的来了,你是真的愿意看到我!”

    乐筱坐在乐乔的面前,说着这样的话,乐乔的心里揪得紧紧的,很难受。

    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她咬着唇,道:“我来这里,只是想问你上次你没有回答的问题,其余的……我希望你不要多想,我和你到底是没有关系的,即便是有关系,那也只是曾经的事情了。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实在是记不得了。”

    乐乔说的是实话,但是很伤人,尤其是伤乐筱。

    她的神色变得黯淡了许多,低低道:“嗯,我知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乐乔见她这次的态度似乎要好许多,也松软了许多,应该是会告诉自己实话了。

    她上次走的太冲动,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问,后来也不敢来了。

    提不起那样的勇气。

    “我到底是谁?”乐乔鼓起勇气,直直的盯着乐筱,想要看到她的面色有变化,想看到她会因为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惊慌。

    可是她失望了,乐筱没有,乐筱的面色很平静,很淡然。

    一点也不吃惊于她问的问题,就好像早已猜到自己想问的话。

    深吸一口气,乐乔道:“你不惊讶吗?”

    乐筱摇头,“看到你出现在舒兰小区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想问这个问题了,乐乔,你真的那么想知道你是谁吗?如果你知道了的话,这或许会改变你的人生,改变你的生活和未来,即便是这样你也不在意吗?”

    “我愿意!”

    乐乔毫不犹豫的回答了她。

    是的,她愿意!

    她很清楚,若是自己知道了真相的话,一定会多出很多烦恼和麻烦,可她若是不知道呢?

    她就不会多出这些烦恼和麻烦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