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急促浓重的呼吸落在乐乔的脖子上,痒痒的麻麻的。

    乐乔有些不太适应,“季沉、你、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不,我不放开!不放!”

    他傲娇了,撒娇了,不顾形象,忘却了自己的少将身份,忘记了自己的冷漠和威严,也忘记了自己的铁血和刚正,只知道像是一个迷路的孩子看到家人的那种惊喜和后怕。

    乐乔缓缓抬起没有输液的右手,轻轻的拍着男人的后背,安抚道:“我又让你担心了。”

    他们说好不能说对不起。

    他们说好要保护好自己。

    季沉重重的吸了口气,随即轻轻放开她,给她把靠枕放在后面,握着她的右手,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苍白的俏脸,问道:“怎么会车祸呢?”

    “当时有个奔驰车的司机闯红灯,我又在和容容说话,所以……”

    反应就慢了一点。

    不然的话,即便是对方闯红灯,她也不会落到进入医院的地步的。

    “容容没事吧?”乐乔说完,突然想起另外一个坐在车上的人,这人还是明天要订婚的准新娘呢。

    “我去看看,应该是没事的。”季沉说着,正要起身去看看容容有没有什么问题,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季沉一打开门,就看到叶子阳。

    “师父,师娘怎么样了?”

    “叶子,我没事,容容呢?她怎么样?”

    叶子阳看到躺在床上,情况还算是稳定的乐乔,道:“师娘,容容没事,只是伤到了右手的手臂,有点青肿,不过医生说了,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下好了,我伤了脚,容容伤了腿,真是……”

    季沉道:“人没事就好!”

    叶子阳点点头,显然是有些后怕:“是啊,是啊,人没事就好,我接到电话的时候都要吓死了!”

    乐乔的眼珠转动了几下,陡然想到一个要命的问题:

    “容容都车祸住院了,你们明天的订婚典礼……”

    季沉也蹙起眉。

    三人中,好像只有叶子阳是最淡定的。

    他很没所谓的摆摆手,道:“不过是订婚典礼而已,又不是结婚。师娘和容容没事就好,这是车祸,是意外,不是大家都能料到的,我一会儿一个个打电话通知一下就行了。”

    订婚典礼没了诶关系,只要不是老婆没了就行。

    不得不说,叶子阳是真的很淡定很乐观的。

    “也只能这样了,下次结婚的时候,办的盛大一点就好。”季沉拍了拍叶子阳的肩膀,道。

    “嗯。”

    “没出事?”

    “不是您说的,只是给一个教训吗?”

    “可我说的教训,只是不要伤及性命,最好是能断手断脚,你做到了吗?”

    “……这我哪里知道?我可不管,我的人都已经被抓进警察局了,这钱你得给。”

    那边犹豫了一会儿,道:“好,明天钱就会到账,记住了,这事儿一定不能告诉别人,明白吗?”

    “明白!我既然拿了你的钱,就会闭紧我的嘴巴。”

    “乐乔车祸了?”岳程接到岳鑫电话时,还在修剪花草。

    手中的剪刀被他紧紧握着,一股杀气从剪刀上弥漫出来,极为骇人。

    “查出是谁干的了吗?”

    “这应该是个意外!”

    岳程猛地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不再佝偻,看起来给人一种巨大的气势。

    他一字一句道:“这不是意外!给我查,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对她动手!”

    “……好吧,我尽量查一下。”

    “是必须!”

    “是!”

    挂了电话之后,岳程站在原地想了想,随即回到自己的住处,不一会儿,一辆车子在前往第二医院的路上狂奔而去。

    明明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去看她,明明已经知道她这次车祸没什么事,但他还是不放心,非要自己亲眼看到了才会相信。

    季沉赶到警察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是等乐乔睡着了才去的警察局,家里那边也打了电话,报了平安。

    三个孩子还小,不适合来医院,乐乔的情况还算是不错,明天没事儿的话,就能回家养着了。

    容容那边有容家父母,还有叶子阳照顾着,他倒也不是很担心。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场车祸到底是人为,还是意外?

    来到警察局,还没进去,季沉就看到一个人影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身为特战队的队长,精英基地的教官,还是国家最高级的特工,季沉的职业技能在这个时候充分发挥出来。

    他没有进警察局,而是隐匿了身形,跟着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好几次都想隐匿逃脱,只可惜,都失败了。

    跟了一会儿,那人终于不跑了,在一家酒店背后停了下来。

    她戴着帽子,转过身时,刻意低着头,压低了嗓音:“你跟着我半天了,有意思吗?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季沉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自己鬼鬼祟祟还敢质问跟她的人是什么人的诡异人物。

    一步步走上前去,季沉并未像她一样把自己遮掩起来,而是大大方方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警局外面鬼鬼祟祟的?”

    沙哑的嗓音,低沉性感的磁性,再顺着光线,打量着这张俊美到让人流口水的脸……

    “是你!”

    少女清冽激动的嗓音,在此刻格外的清晰。

    季沉看清楚她的长相了。

    这是上次落在他手里,之后又被人救走的神秘少女。

    眯起眸,皱起了英挺的剑眉,他语气莫名的淡然:“竟然是你。”

    “是不是很意外?我们好久都没有见到了呢,咱俩真是太有缘分了对不对?”

    “缘分?”他看不是缘分,而是故意跟踪。

    “你是什么人?”

    “你上次不是已经问过了吗?我叫林夏。”

    林夏弯起好看的月牙眸,这个动作落入季沉的眼底,和自己的妻子乐乔至少有七分相似。

    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

    不可能!

    林夏被他凌厉的目光看的害怕,想要后退一步,季沉还以为她想跑,直接出手拽住她的手腕,语气凛然,眼神更是锐利如刀般骇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