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沉真的很想细细的把林夏的脑袋查看一番,看看她到底是不是一个花痴。

    如果她不是花痴的话,为什么会一直对自己这么……独特?

    如果她是,为何她有这么大的本事从帝都的资料库中找到杨程显的个人资料,为何她能在明封的手里被人救走?

    这一切的一切,都形成了季沉脑海中最大的一个谜团。

    这个谜团不解开,他就没办法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林夏。”

    季沉突然转过身来,目光沉沉的看着林夏,“我可以带你从这里出去,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但我有个条件。”

    林夏闻言,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点头,“好啊好啊,你带我出去再说,还有,我饿了,我想吃东西。”

    “你不是才去吃夜宵?”

    季沉虽然知道这是林夏在撒谎,但他不介意将就这个谎言拒绝她。

    “我、我刚刚吃了宵夜没错,但被那个臭流氓给气的全都吐了,反正我饿了,你带我去吃宵夜呗。”

    看着林夏脸上人畜无害的单纯笑容,季沉的眸色微微闪烁了一下。

    “好。”

    江州,离第二医院最近的一条小吃街上,季沉穿着一身黑色的T恤,一条黑色长裤,整个人包裹在黑暗中。

    林夏不一样,林夏的脸上绽放着比春天的百花盛开还要耀眼的笑容,穿着一件蓝色的外套,跟在季沉的身边,目光到处打量着这小吃街上的食物。

    “怎么办,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好好吃,我想都吃一遍,可以吗?”

    总是被二哥和三哥严禁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现在好想吃江州的小吃啊。

    季沉眸色一动,“你有这么大的胃口?”

    “当然有了,你放心,我从小就知道不能浪费食物,我如果点了的话,我一定会吃完的,我们先吃烤鱼好不好?”

    面对林夏期待的目光,季沉怎么有种在带孩子的错觉感?

    他的嘴角抽了抽,甩开自己脑海中的这种错觉,随意道:“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我去那边等你。”

    小吃街的格局是这样的,左边的一侧全都是小摊上买的小吃,右边一侧全都是饮料,在小吃街的尽头那边,有一处很大的广场,摆满了桌子和凳子,想吃小吃的人就去小吃街那边点好吃的,付了钱,弄好之后,小摊的老板就会亲自把小吃送过来。

    季沉兀自走到了广场那边,选了一个人少的角落。

    他一点也不担心林夏会趁机逃走,如果她想逃走的话,机会太多了。

    这个少女很喜欢他?

    不管是不是真的,季沉都能利用这一点套话。

    二十多分钟之后,林夏终于过来了,手里还捧着两杯芒果汁。

    她很爽快的递给季沉一杯芒果汁,道:“这个是给你的,一定口渴了吧,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你入乡随俗,跟着我一起喝芒果汁好了。”

    眯起黑眸,季沉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桌子上的芒果汁。

    林夏见状,有些好奇起来,“你怎么了?不喜欢喝吗?”

    不是不喜欢喝,而是……

    “你也喜欢喝这个?”

    林夏眨巴一下眼睛。

    季沉用的是……也?

    “怎么,你还认识也喜欢喝芒果汁的人吗?”

    她特意加重了也这个字的调调。

    季沉蹙起剑眉,看着林夏与乐乔相似的脸庞,语气莫名道:“现在可以交代你的来历了吧?”

    “交代?我又不是你的犯人,对了,你是警察么,你去警察局做什么?”

    “今晚要说自己来历的人,似乎是你,林夏!”

    林夏咬着唇,盯着季沉冰冷的脸庞看了一会儿,打了个哆嗦,道:“你这个人冷冰冰的,除了我,大约也没什么人会喜欢你了。不对,你长得那么好看,身材那么好,还这么有气质,喜欢你的女人一定很多吧?但是她们一定都没有我那么优秀,对不对?”

    “我该夸你自信,还是损你自负?”

    “嘿嘿,都可以啊,你想夸我什么都行。”林夏眨巴一下眼睛,月牙眼中泛起浓浓的迷恋,“你叫什么名字?”

    “林夏!请端正你的态度,如果你不愿意回答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走。”季沉说着,就要走人。

    林夏急了,赶紧道:“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季沉坐下后,林夏喝了一口芒果汁,手指不断地捏着吸管,“我叫林夏,我是从M国帝都来的人。”

    “你来江州做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的了,有人告诉我,你住在江州,于是我就来了,我喜欢你,你这么聪明,看不出来吗?”

    林夏才不会说,她是刚好在江州遇到季沉呢。

    没想到她跟着三哥来江州找杨乐乔,竟然还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这个运气可真不错。

    “我们的缘分是不是很深?这么快就见面了。”

    “不要和我说缘分。”季沉冷冷警告林夏。

    他这辈子,只与一人有缘分。

    “哧哧,你看你,太不解风情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这样的。”

    “你去我们国家的帝都做什么?”季沉不想和林夏废话,干脆把她的那些话都自动屏蔽掉。

    林夏闻言,犹豫了一下,道:“我去帝都游玩的呀,顺便挑战一下我的极限,上次在你的窗户外面就是挑战极限来着,可惜被你发现了,打断了,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成功的!”

    “你小小年纪,但胡诌的本事大的很。”季沉意味深长的看着林夏,“你拿杨程显的个人资料做什么?”

    “啊?”

    林夏的眼神一闪。

    他已经知道那U盘里记录的是杨程显的个人资料了?

    不会吧,那可是设置了最高密码的,一般人打不开的。

    林夏狐疑的看着季沉,冷硬的轮廓,完美的容颜,还有让人心惊胆战的威严气势,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

    她琢磨了下,好奇的盯着季沉,“你是不是特工?”

    除了特工和自己人,还真没人能够打开那个U盘里的秘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