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1042章 国庆加更,快乐!!!
    “孩子是姓季的,不是姓杨的,她不能带走孩子!”

    “可这是她和阿沉的孩子,如果她执意带走的话,我们也无法阻止!”

    季闻倔了,咬牙道:“谁说不能阻止?咱们打官司。”

    “打官司我们就一定能赢吗?不一定的,爸爸,何况还有阿沉帮着乐乔,您这么做是不行的!”

    文欣儿说这话,也是为了劝季闻不要想的太多,太过。

    可看到季闻严肃的神色,看到他眼底的琢磨,她忍不住道:“爸,我真的不知道你今晚是怎么了,您以前不是对乐乔挺好的吗?她给我们季家生下了这三个乖巧可爱的宝贝,您不是一直都最满意的吗?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得……”

    “我早就在想这件事情了,欣儿,你可能不知道,乐乔她……真的是一个祸水,她和我们季家的八字不合,就算季沉喜欢她,我也不会让她继续留在季宅了!”

    “爸,为什么非要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呢?就为了一个王强吗?”

    “这不是为了王强,王强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我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季沉!欣儿,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总之,我不允许这个家里有妇人之仁的想法,季光不在家,我就是季家最大的发言人,我不会让乐乔继续留在季家的。”

    文欣儿一心觉得季闻是疯了。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变得这么偏执,这么不讲理?

    “爸,我也和你说不下去了,在你的眼里我是妇人之仁,可在我的眼里……我说句不尊敬您的话,我真的觉得您是疯了,找不到事情做了。我去休息了,爸您也早点休息吧,我希望明天早上醒来之后,这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季闻的眉头之间布满了愁绪。

    夜色之中,寂静的客厅里,这个已经休息了半辈子的老军人再一次露出了凝重而又冷酷的神色。

    乐乔和季沉的房间里,静静的呼吸声,夹杂着一丝丝的悲哀。

    凌晨一点半时,季沉见乐乔还没有睡着,眼泪依旧从闭着的眼角滑落,他心疼的一张脸都要黑的滴水了。

    去浴室里端了一盆水,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乐乔,给她把手和脚都擦干净了,又去拧了一张温毛巾来给乐乔擦脸。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细心,好怕自己的动作大了,会让乐乔难受。

    做完这一切,季沉再次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空空如也的床,被子掀到了一边儿,床上躺着的人已经不见了。

    季沉的心里一慌,迅速跑出卧室去找人。

    他跑到了客厅,没找到人,又去了后花园,还是没有找到人,跑到季宅门口,“看到少夫人出去了吗?”

    守住大门口的卫兵摇头,不解道:“少将,我们没有看到少夫人出去。”

    季沉闻言,心头的不安消散了些许,只要她没有出去就好,至少他还能找到她!

    找了很久,季沉也是脑子抽了,竟然没有想到乐乔会在婴儿房。

    等他找到婴儿房时,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坐在婴儿床边,他的眸色微沉。

    “乔乔,我还以为……”

    “你以为我走了,是不是?”

    乐乔的声音很轻,真的很轻。

    季沉走过去,站在她身边,垂眼看着月色下孩子们安静如天使的睡颜,“嗯,我以为你走了,今晚爷爷说的话有些过分了,我……”

    “这不是你的错。”乐乔道,她的神色很平静,想来,是哭了一夜的关系,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苍白,“爷爷说得对,我是个外人,可是在我的孩子面前,我不是外人,我是他们的妈妈,是他们的亲人!”

    “乔乔?”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季沉,你对我有多好,我很清楚,每一点每一滴我都记在了心里,你对我的关心和爱护,都被我刻在了自己的骨子里。我永远记得你的好!”

    季沉一听,整个人都变得慌乱起来,他从乐乔的身后抱住乐乔,“乔乔你胡说什么呢?什么叫永远记得我的好?你什么也不用记得,只要安心的留在我身边就行。”

    “你的心里难受,我更加难受。虽然不知道爷爷这是怎么了,但我相信他一定会改变对你的看法的。乔乔,若是你实在觉得尴尬的话,那我们明天就走好不好?山水别苑那边的房子也挺大的,咱们一家子住着热闹!”

    当初他们结婚,不也是住在山水别苑的吗?

    回到季宅也只是因为有了孩子,他们两个的事情又特别多,在季宅的话,文欣儿可以帮忙照顾一下孩子,也方便季闻逗弄曾孙。

    “季沉,你还是不懂吗?以你的聪明,怎么会看不出爷爷今晚这些举动的意图?”

    季沉的身体微微一僵,抱着乐乔的力气越来越大了,“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这就是我要做的,乔乔,我这就去收拾东西,我们明天就去回山水别苑,好不好?”

    季沉生怕乐乔会想不开,生怕她会跑了,急得俊颜都抽搐了。

    “季沉,你别这样,我没有要走的意思。爷爷没有亲口说出赶我走的话,我怎么会走呢?那是爷爷,是我的长辈,也是你的亲爷爷,我是不会把他的话放在心里的。”

    “这还叫没有放在心里?乔乔,你不要忍了,你的眼泪是骗不了人的。”

    深吸一口气,乐乔压抑着内心深处的悲哀和难过,一字一句道:“难过是必然的,但我不会就这么离开。我是你的妻子,是孩子们的母亲,不管怎么样,我不会离开我的家!”

    听到她坚定的语气,季沉有些吃惊和诧异,但他相信乐乔的话。

    她不会骗自己。

    “乔乔,你还是会继续留在季宅吗?”

    “嗯!”

    乐乔想了很多,她得到今天的幸福不容易,如果不是遇到无法抵挡的灾难,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