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秋天的菊花开的好,不只是因为她在秋天盛开,没有多少鲜花与她争艳,更因为她在寒风的考验中能一直保持本心和毅力。”

    “妈?”乐乔回过神来,有些愕然,“您怎么下来了?”

    “我在楼上睡不着,就下来走走。”文欣儿坐在乐乔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小绵绵,笑了笑,道:“小绵绵今日格外乖巧,发现了吗?”

    “嗯,她是个很聪明懂事的孩子。”

    “这都是遗传了你,乐乔,你也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文欣儿意味深长的看着乐乔,等着乐乔的回答。

    乐乔看了眼坐在那边玩飞机和坦克模型的季珏和季寒,“妈是想说昨晚和今天早上的事情吗?”

    “你的表现让我很诧异,但也让我很满意。”文欣儿直言道,“若是换做了别人的话,也许已经离开了,无论你是一个人离开,还是带着阿沉、孩子离开,我都会难过。”

    乐乔闻言,心头泛起一阵暖意。

    “妈,我虽然难过,但绝不会任性的离开这个家,这里……也是我的家!”

    “爷爷说的那些话你不用放在心上,爷爷他可能是老了,有很多事情想不通,说错了话也是正常的,你只要听着就是了,不用听进心里去!”

    其实文欣儿这么教乐乔并不是她的本意,但在季闻步步紧逼、言辞伤人的情况下,她还是说了。

    神色微微一动,乐乔道:“妈,您说的这些我都了解,我不会多想的。”

    “那就好,只要你不生气,我就放心了。爷爷的脾气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你多忍忍就好了。”

    “不存在忍不忍的,我是爷爷的孙媳妇,他让我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怎么说我都是应该的。”

    文欣儿有点点诧异,但还是满意的点点头,道:“你能这么识大体,我很放心。”

    乐筱坐在自己的蓝色调书房里,正在写一封邮件,这是一封报告邮件。

    还没写完,就接到了一个视频。

    她打开视频,看到视频那边的人时,眼神狠狠一动。

    保养得当的脸庞上布满了尊敬与忐忑,“大人。”

    “乐筱,你什么时候可以回国?”

    “大人,这件事情不是已经交给岳程去办了吗?我……和他们一起回来。”

    “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国内的局势也越来越严峻了,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给你了。”

    “大人?您好好保重身体,乐乔她……早晚都会回去的。”

    “我给不了你太多的时间,岳程他野心勃勃,又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希望你可以提点一下他。”

    乐筱闻言,心头狠狠一震。

    大人难道已经知道岳程他对乐乔的心思了?

    这、不会的。

    “好的,我会提点岳程的,大人,还有别的吩咐吗?”

    视频那边的人沉吟了片刻,又道:“把那孩子最近的生活照都发给我看看吧,我有些想她了。”

    这只是最简单的一种思念,但也是真挚的一种表达。

    乐筱的手指轻轻颤抖了一下,她点点头,“好的,我这就把那些照片附在邮件的附件里,大人一会儿就能接收到了。”

    结束了这个视频之后,乐筱的心跳突然加快,噗通噗通的不受控制,她敲击键盘的手指也在这时候失控,不停地打错字,不停地按删除键。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突然发出这样的一个视频和命令,她知道什么了吗?

    一颗不安的心,变得越发的不安。

    “叶子阳,我们要不直接去闪婚好了,当初你师父和乐乔姐姐也是闪婚的。”

    容容躺在床上,手受了伤,不好动,叶子阳在给她喂吃的。

    她不吃东西,只顾着说话了。

    娇俏的脸蛋儿已经恢复了红润之色,只是这手还需要好好的养一养,勉强动作是可以的。

    叶子阳把勺子伸到容容的嘴边,“想吃东西再谈事情。”

    “我都已经吃了好多了,咱们先谈事情不好吗?我很在意结婚的事情的,这一次订婚前夕突然这么倒霉,你不觉得咱俩的缘分再不去结婚的话,很容易掉了吗?”

    叶子阳的额间冒出几根黑线,“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缘分会掉,除非是你不要我了!”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要你了?你是我辛辛苦苦表白得来的,又不是在菜市场挑出来的,我会舍得不要你吗?叶子阳,你有没有觉得,我父母都怪怪的,我大哥也怪怪的?”

    “没觉得。”

    叶子阳现在只担心容容的身体状况,对于其他的人和事,都不是很在意,哪里知道谁怪怪的?

    “我大哥突然回家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妈妈说他的退役手续还没有办完就回来了,这事儿你不知道?”

    叶子阳狐疑的看着容容,疑惑道:“这有什么,也许是大哥突然不想退役了,或者是你受伤了,出了车祸,他着急回来看你呢?哥哥担心妹妹不是很正常的吗?”

    “叶子阳,你在部队里也挺聪明的啊,好歹还是一个连长呢,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我大哥这哪里是担心我这个妹妹,他是担心关果凌呢,你说,是不是关果凌出事了?”

    “你怎么什么事情都能想到关果凌去?你不喜欢她做你的嫂子吗?”

    容容蹙起眉,“我不是不喜欢她做我的嫂子,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对她的感觉,但我知道我爸爸和妈妈肯定不喜欢她做我大哥的妻子。”

    “这是大哥自己的事情,你和岳父岳母都不能干涉他。”

    “我没想干涉我大哥,我妈妈倒是想干涉来着,那也干涉不了啊。”容容眨巴一下眼睛,道,“我大哥昨天晚上急匆匆的赶回来,只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刚刚我妈进来的时候你看到她的脸色了吗?”

    “岳母的脸色挺好的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