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哪有,我妈的脸色可不好了,她那是在你的面前强颜欢笑,其实她的心里很乱的,她今天都没坐多久就出去了,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好吗?”

    容容是个护士,平时都观察病人的脸色和身体状况,以防万一病人有什么不舒服的却不说,现在她成为病人了,也有时间关注别人。

    比如她的母亲,容夫人。

    “容容,你现在都躺在床上了,不如好好关心一下自己,大哥那么大的人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就算是有,你也管不住不是?再者,如果大哥真的有需要帮助的,我一定会第一个冲出去!我现在只想好好照顾你,你赶紧好起来,咱们再说结婚的事儿,可好?”

    叶子阳对容容的耐心,堪比幼儿园里的老师对待孩子的耐心。

    容容嘟起嘴巴道:“叶子阳,我和你说正经的呢,之前提到结婚,也是因为我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我有点害怕,我们……”

    “不用害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不会改变对你的真心的!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不订婚了,好不好?”

    嘴角抽搐了一下,容容道:“我想和你结婚,但我也希望我大哥好好的,叶子阳,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容容一开始只是担心容恒,但是自己刚刚分析那么多给叶子阳听,她自己反而更加着急了。

    叶子阳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偷偷跟踪我大哥,看看他要做什么,好不好?”

    “你让我跟踪大哥?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叶子阳震惊道,阳光英俊的脸庞上布满了不赞同,“容容,这件事情我怕是……”

    “叶子阳,如果你爱我的话,就听我的话!我大哥他真的有事儿,我怕他和关果凌的关系有什么变化,你……”

    “可那是你大哥,也是我的大哥,你让我跟踪他,怎么都于理不合!”

    “你不要这么迂腐嘛,我大哥是肯定不会知道你跟踪他的,只要你小心一点就行了。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被他发现了,你说是我叫你去跟踪他的就行了,咱们也是关心他不是?”

    叶子阳说话的时候可没有容容那么伶俐,她三言两语的,叶子阳就真的被她说动了。

    “那好吧,我尽量。不过如果我去跟踪他的话,谁来照顾你?”

    “我妈啊,正好我可以开导她一下,关果凌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而且乐乔姐姐也一直照顾关果凌和关家,我想乐乔姐姐也希望我替关果凌多说点好话的。”容容的一双眼睛里,充满了乐观和轻松,“叶子阳,你一定要帮我查到我大哥的秘密哦。”

    “……”叶子阳听着这话,有种帮着自己的未来老婆坑自己大舅子的错觉。

    真的是坑!

    下午三点。

    江州的妇科医院三楼,B超室。

    B超室外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在秋天瑟瑟风动中穿着这么一件衣服一点也不奇怪,但他那张让人阳刚的脸庞上的紧张和恐惧却是让人见了难忘。

    这个男人在等谁?

    别的男人在外面等自己的妻子时,都是高高兴兴的,最多也就是紧张,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恐惧?

    好像是恐惧那结果一样。

    好在今天在这边照B超的妇女很少,男人在外面走来走去的,也没影响到什么人。

    吱呀。

    门推开,一道纤细的身影从B超室走出来。

    在外面等着的风衣男人大步走了过去,握住女人的手腕,急切道:“怎么样?”

    女人长了一张十分精致艳丽的脸,只化着淡妆,但还是很吸引人的眼球。

    她瞥了一眼男人,道:“我们出去再说吧!”

    转角咖啡厅。

    纤细的手指捏着勺子,轻轻的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咖啡很苦,她没有放糖,也没有放奶。

    不是她喜欢苦涩,而是她必须用咖啡的苦来提醒自己,她现在的苦到底是怎么来的,是谁造成的。

    “你打算怎么办?”

    见她一直不说话,容恒终于忍不住开口。

    他漆黑的眼底,布满了不安,以及……恐惧。

    是的,他恐惧!

    他恐惧女人的答案。

    他怕这个答案会让他对她绝望。

    “这个孩子发育的很好,但是……”

    “什么?”

    听到“但是”这两个字,容恒几乎都要激动的站起来了。

    “我不要他!”

    手掌,突然握成了拳头。

    额头上冒出一根根清晰可见的青筋,“为什么不要?”

    “我要不起,容恒。”

    关果凌低垂着眼,没有去看容恒的神色,她知道容恒听到这个决定一定会很生气,很失望。

    “容恒,我已经有城之了,我完全没必要再要一个孩子,我不知道你们容家是不是需要这样一个孩子,但我不需要。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我不能让这个孩子托我的后腿,我更加不能让他生下来受罪!”

    “关果凌,你、凭什么觉得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受罪?”容恒几乎绝望的质问道,“你又有什么权利一个人来决定这个孩子的去留?你别忘了,我是这孩子的父亲!”

    “我、我当然知道你是孩子的父亲,可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孩子,我们也说好的,之后的事情由我来决定,你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好。容恒,难道你想反悔吗?”

    眼神一凛,容恒清寒道:“你的意思是,就算你要杀了我的孩子,我也什么都不说,由你决定?”

    “我不是要杀了他,我只是……”

    “你不想要他,就是要杀他!”

    关果凌见容恒的神色太过激动,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深吸一口气,她缓缓道:“我不想和你吵架,我只是想好好的告诉你,这个孩子我不能要。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多出一个孩子。”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