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章 约个炮,打个折啊!
    市中心,医院。

    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从电梯里走出来。她带着黑色墨镜几乎遮住了半个洁白的小脸,红唇轻抿,脚上还踩着尖细高跟鞋。

    有数十名保镖,分成两列整齐地站在走廊上,她直径走到VIP的病房门前,便被拦了下来。

    “这位小姐,请留步!”

    这里面,住着宛城最尊贵的男人,每天前来探望的女人,都恨不得把脑袋削尖了钻进去,多的保镖已经麻木了。

    江雁声白皙纤长的手指将墨镜取下,勾唇一笑:“怎么,我三天没露脸,我准前夫身边就换女人了么?探个病,还拦着不让进?”

    砰的一声!

    江雁声不听劝阻,推开紧闭的病房门,踩着十寸红底高跟鞋,气势十足地走进去。

    有两名黑衣保镖跟在身后,失职地低着头:“霍先生……”

    霍修默穿着蓝白色条纹病号服慵懒地靠在病床头上办公,抬起了一张英俊清贵的脸孔,深邃的视线,淡淡扫了过来。

    “关上门,出去。”

    “是!”保镖立即恭敬退出去,把门关严。

    江雁声绷着修长的大白腿站直,盯着男人完美的侧脸轮廓,她现在只要一看到他,就会想起接到侓师事务所来电的事。

    这种感觉,好比有一口血哽在了喉咙里,非常想伸出双手,活生生掐死这个无耻厚颜的男人。

    “霍先生,请教一下,你是怎么来的勇气啊,去告我对你婚内诱jian?”

    她扬着清冷的容颜,态度上颇有要跟他畅谈一番的架势。

    霍修默神色淡定,视线从屏幕上的数据移到了她身上,从上而下,在那双裸露在外的大白腿一顿,逐渐幽深几分。

    片刻后,他薄唇轻扯,声音缓慢而低沉:“三天前,晚上十一点三十分零五秒,霍太太作案地点在都景苑三楼主卧,当时你没有上了我?”

    江雁声一时怔住:“我喝醉了,何况……”

    何况,她当时压根就记不清到底是谁先主动的,都是任凭他一张嘴在说!

    “哦,所以你隔天睡完提上裤子,还想离婚甩了我?”霍修默微微眯起深邃的眼眸,危险地盯紧她开始发红的小脸。

    照他这样说,她这种行为比嫖了不给钱还可耻咯?

    江雁声嘲讽地笑了两声:“睡你怎么了,你一个三十岁的老男人,被睡一次还能少了几两肉?”

    “不能,但是我那几两肉被你玷污了。”

    霍修默深邃的眸底沉浮着碎碎的玩味,一字一顿的道:“所以,太太,你必须对这件事负全责!”

    “……”

    试问,夫妻间做个爱而已,谁家的丈夫会请侓师来动真格?

    江雁声现在仅存的一丝理智也被他彻底摧毁,她脑子里嗡地一炸,气炸了:“好啊!竟然你告都告了,那我就再奸你一次,如你所愿坐实这个罪名。”

    他敢告她上法庭,她也不是软柿子!

    江雁声打定了要膈应死他的念头,她把大衣脱下来,随手往沙发一扔,走向病床,将碍眼的笔记本扫向地板。

    她抬手把男人健硕的胸膛往下一压,然后整个人扑上去,低头,主动吻上了他菲薄的唇。

    像是惩罚一般,想咬死他。

    霍修默眼神幽深浓烈,盯着她一举一动,明明一个手指就能解决黏上来的女人,却没有打算推开她。

    “江雁声,就你那点死板的床技,也有脸来搞硬上这套?”

    江雁声眉眼间带上几分惑人的媚态,对他轻薄的嬉笑道:“你嫌弃也没办法啊,谁叫你这具身躯不肯借我多练习几次,不过……现在也不迟啊。”

    下一刻,张开小嘴,咬上了他滚动的喉结。

    霍修默深眸燃起了一丝炽热的火光,他突地伸出大手扣住她后脑勺,让她被迫抬头,两片唇瓣被他湿烫的薄唇封住,那种强烈的男性进攻气息瞬间就占据了她整个大脑的思维。

    两人一番的厮磨——

    江雁声已经开腿跨坐在他平坦地腰腹上,一袭黑裙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领口纽扣被撕扯大开,白皙的浑圆跟黑色的蕾丝文胸形成强烈的视觉冲突上。

    “唔……”

    她倏地扬高头,细碎的嘤咛溢出红唇,长发凌乱地披在洁白纤美的后背上,荡漾出了一道妖娆的弧度。

    面对这样一个美丽性感的女人,霍修默不可能像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

    他大手拍打了一下她圆翘又紧致的臀,嗓音沉哑:“抬高点。”

    江雁声瞪大的双眼带着受了羞辱的气愤,哑着干涩甜腻的声音,开口道:“霍修默,你打我……?”

    回应她的,又是一声清脆地拍打声!

    “姓霍的!”

    “啪——”

    ……

    事后。

    她下床的时候,双腿都在发颤。

    霍修默餍足的半眯着眼,姿态慵懒地的靠在床头,洁白的被子随便的盖在矫健的身躯上,露出了一大片性感紧绷的胸膛。

    “霍太太床上的功夫,霍某受教了。”

    江雁声一穿好衣服转身,就听到了男人不吝啬的嘲笑她。

    她脑袋里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了断裂的痕迹,抬起双眼,怒对上了男人戏谑的眼神。

    她其实是有些底气不足,可是不愿意在他面前服输。

    “霍先生的滋味不错啊,听说宛城曾经有女人,想睡你一次,愿意花一千万呢,等离婚后,看在前妻的份上,以后有时间约个炮,打个折啊!”

    这女人,脚软的站不住,口头上倒是不甘示弱。

    “都前妻了,还有的你睡?”

    “哦,这样啊。”江雁声眯着眼睛,轻笑着说:“那什么时候去民政局一趟,把婚给离了,坐实来呀。”

    霍修默薄唇溢出淡笑,嗓音随意而微哑:“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岁数的?”

    “……”

    她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他这种尖酸刻薄的男人,总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来不加掩饰嫌弃别人的自尊心!

    江雁声脸上一顿,咬紧牙关道:“霍修默,你给我听好了,你不离婚,我以后见你一次,就奸你一回!”

    她放下狠话,当即就拉开病房门离开。

    霍修默看着她摔门离去的背影,漫不经心地摩擦着修长手指上的金色细戒,嗤笑了一声。

    “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天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