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章 摸大腿前,先征求女人同意,懂吗?
    下一秒,她整个人几乎被何少强拉入了怀里,有只大手摸上了她裸露在外的大白腿。

    江雁声反应极大,膝盖朝上,直接踢中男人的要害部位。

    何少没想到会来这招,疼得跪倒在了地上。

    江雁声冷眼看着这个窝囊废,淡淡的慵懒声线溢出红唇:“摸大腿前,先征求女人同意,懂吗?”

    酒吧全场哗然一片,那些围观的男人没想到她这么恶毒。

    江雁声轻笑了一声,她刚才心里想什么?还期待霍修默来酒吧能出手帮她?整个宛城里能让他出手帮的女人,也只有梁宛儿一个了。

    真是喝醉了,就容易异想天开。

    她仰头,又灌了自己一口酒。

    何少疼得脸部的肌肉都扭曲了起来,咆哮道:“你这个贱人,老子今晚当场搞死你!”

    他伸手要去抓江雁声,就被黑衣保镖给按在地上。

    全场顿时失声,这下,大家都看明白了。

    这位神秘的大人物,根本就是来找自己女人的。

    ……

    江雁声轻笑了一声。

    男人目光中的压迫力,便落到她身上。

    不过,她没有一点胆怯,喝着酒。

    霍修默走过来,嗓音冷漠的没有任何起伏:“一天没管你,戏不少。”

    江雁声看着他,心尖上被一种淡淡酸涩的滋味缠绕,片刻,她将心情平复下去,才抿着唇开口:“起兴一首而已,女人么,总要找个机会显摆一下自己魅力。”

    她用实际行动去证明了,男人们是有多爱她。

    霍修默神色有些阴沉不定,情绪却始终维持在冷静的范围内,大手将她从吧台强行抱下来,大步走出酒吧!

    ……

    “喂,你放开啊!”

    江雁声闹腾的很凶,被粗鲁丢到车上,很不高兴。

    霍修默眉宇摆出一片沉色,手上力道加重,紧扣住了她乱动的身体,俯首,嘴唇贴着她的耳廓低声说:“给我借酒装疯试一试?脱光你扔下车,会有更多男人愿意上你。”

    这种无耻的警告,还是能启点作用的。

    江雁声立即安静了下来,一双迷离的大眼睛,委屈巴巴的揪着他:“你刚才……好狠心你都不帮我,就这么放过欺负你老婆的人啊!”

    “我有叫人收拾你的烂摊子,你不满什么?”

    江雁声被他凶的,含糊地说:“想包养我,才花一千万,我有这么便宜?”

    霍修默大手拍了拍她红扑扑的脸蛋,薄唇溢出冷笑:“霍太太,一个女人家,别这么没脸没皮,嗯?”

    “你意思是我不值钱咯?”

    江雁声有小情绪了。

    她开始闹腾了起来,结果没人捧场,自己消停了下去。

    江雁声脑袋靠在男人肩膀上,努力睁着眼睛,掰着手指数着自己的优点:“我长得很美丽,身材很好,性格也好的不行,浑身上下都是纯天然出厂,没有过任何加工,我才24岁还年轻……”

    她突然笑了,凑近他的脸。

    “你娶我,上辈子一定是积德了。”

    霍修默淡漠的眼神注视着她娇媚的小脸,冷声说道:“这辈子摊上你这种麻烦女人,我不一定是上辈子积德,也有可能是阴损事做太多。”

    “你这人!”

    江雁声好嫌弃他,语气带着娇嗔:“一点都不会聊天哄女孩子。”

    “就你会哄男人,让整个酒吧的男人都想上你。”霍修默平述的语气,毫不掩饰鄙夷她这种作为。

    “……”江雁声。

    她哼了声,埋首在他脖子间生闷气。

    安静不停三秒钟——

    江雁声双眼迷蒙,盯着他英俊的脸孔看:“你是谁啊?”

    霍修默不想跟她说话,表情异常冷淡。

    她仰头,用额头去蹭着男人的下巴,喃喃的轻笑:“我跟你说一个事啊,等我跟霍修默离婚了,我就叫南浔去国外买……嘻嘻,欧洲超仿真女性电动棒!我加钱订制,要加粗长版的。”

    “你要来一根吗?我给你代购价?”

    “哼,那个混账的男人,他让我守了两年活寡,等他找到真爱了,我就天天咒他变得12秒男人!”

    一路上,一会要找南浔买东西,一会咒霍修默不举,江雁声忙的很,快到家的时候,终于体力不支晕睡了过去。

    霍修默深敛下的眼皮狠狠抽了抽,隐忍了许久,才没有找个偏僻的地方把她扔掉的冲动。

    他抱起这个烂醉的女人,走下车,迈开长腿进了别墅。

    ……

    ……

    清晨,日光透过深棕色的薄纱窗帘照拂进来,让主卧处于微亮却有又几分昏暗的状态。

    江雁声蜷缩着身子躺在大床上,黑色的长发铺散在洁白的枕头上,在墙上的时钟指着八点五分一刻,她浓翘的长睫毛轻颤了两下,慢慢地睁开了紧闭的眼睛。

    刚醒来,神色还有些恍惚。

    江雁声抬头,打量着这陌生又几分熟悉的环境。

    昨夜某些醉酒的记忆,很快争先恐后地涌入了脑海中,意识清晰了,也完全清醒了。

    唔,霍修默来把她带回都景苑了?

    这男人是有多嫌弃她,连衣服都没给她换一身干净的。

    她掀开被子下地,忍着额头的胀痛,打开卧室的门走出去。

    ……

    江雁声一下楼,还未出声,就看到了客厅沙发坐着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暗叫不好,转身就想跑。

    “太太你醒啦,夫人一早就在等你呢。”

    佣人端着水果盘子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江雁声,便出声叫住了她,嗓门还不小。

    “……”

    江雁声脸上僵硬的挤出了一抹笑,只好走过去招待她婆婆,想起了什么,停下步伐,询问佣人:“霍修默呢?”

    佣人:“先生去上班了,临走前特意吩咐太太要好生招待夫人。”

    江雁声闻言,表面上很平静,实际上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的亲妈不去伺候,凭什么推她去遭罪?

    她气急,不禁暗地骂道:“霍贱人,你这个小娘养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