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6章 家庭和睦什么的,恶心谁呢?
    铃声还在持续,江雁声实在被吵得头疼,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她刚接通来电,就听到江锦乔在戏精上身的鬼叫;“亲姐,我好害怕啊……快来救我,你爸要打断我腿!”

    江雁声语气幽幽地问:“你又做了什么混账事?”

    “你来了我就告诉你,姐,你如果迟来一分钟,在这个世界上就要没有弟弟了。”

    好威胁人哦。

    “……”

    突然冷场下来,过了几秒钟,她又听到那头贼兮兮的提醒:“姐,我在家哦!”

    江家,她是不想去的。

    原因无它,早在十多年前妈妈丢下她独自离开后,那里再也不是她的家了。

    江雁声被电话轰炸,只好起床,深夜打车过去。

    来到江家的时候,客厅灯火通明,场面很热闹,江锦乔罚跪在地板上,顶着一头亚麻金色短发,那副拽拽的帅气模样,就好像凭着这发色,都能炸上天。

    而她的父亲江亚东冷着脸坐在沙发上,继母王媛满脸忧心的在一旁说劝。

    “亲姐,你终于来了。”

    江雁声才走进来,就被江锦乔眼尖看到,他起身冲过去求庇护,很贱的说:“姐,老江更年期到了,我好怕!”

    对于这个头疼的破事儿没少干的弟弟,江雁声只是扫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没钱花了?想气死他好继承遗产。”

    “声声来了。”

    江亚东见女儿来了,脸色有了好转,然后看向江锦乔的时候,又是狠狠的一瞪。

    后者,很挑衅的迎上去。

    我靠山来了,天王老子他都不怕!

    这种区别待遇,王瑗看着就有些不舒服了。

    她笑的很勉强,柔声说起:“亚东,你也别怪我们家锦乔,要不是梁家小儿在外面乱说话,他也不会为了给姐姐出头,把人连带车撞到河里去的。”

    “是啊,爸!”

    在场的还有江斯微,她也跟腔着说话,下一句却是对江雁声说的:“小弟为了给你挣点面子,他今晚可闯了大祸。”

    这对母女,你一言我一语,便把责任都往江雁声身上推。

    江雁声清丽的脸上很是平静,她微微抬着目光看着这两人丑恶的嘴脸。

    站在她身后的江锦乔,好像一点也听不出来母亲的用心良苦,咋呼的叫:“这关我亲姐什么事?我就是纯粹看那小子碍眼,我都没仗着我姐夫的威名出去混,他真有脸,让本少爷下次见到他,还弄死他!”

    江亚东听到他大言不惭的话,气的压不住音量:“你给我闭上嘴!”

    “他把谁撞河里了?”

    江雁声看了一会的戏,隐约是猜到了这事跟她脱不了什么关系,也难怪王媛母女会满脸的不爽了。

    “梁倬杰啊!”

    江斯微娇笑声很刺耳,假殷勤地跟她说:“你可能不认识,不过他姐姐你肯定是认识的,就是梁宛儿的亲弟弟,霍修默的……”

    江锦乔突然很不耐烦的打断她:“斯微,你别吵死了。”

    “妈咪,你看他!”江斯微气的直跺脚。

    谁都知道她最讨厌别人叫她斯微,自从陪母亲改嫁到江家,她的名字就冠上了继父的姓,把自己当成真正的江家大小姐。

    也就江锦乔这个小子,从小就没良心的跟江雁声亲,一口一个亲姐。轮到她这边,就一口一个斯微!

    王媛暗地警告的瞪了儿子一眼,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恼。

    江锦乔两眼一翻,同父异母和同母异父的比起来,哪个亲,他会蠢的分不出来吗?

    客厅的气氛僵持了起来,江雁声却在这时蓦地笑出声,语气满不在乎说道:“就这事啊,一个破落户的,撞就撞了。”

    江锦乔立即捧场:“亲姐说的都对!”

    “雁声,你不能这样教弟弟啊,这样仗势欺人不是我们家的教养。”王媛语气亲和,说出来的话,却是字字都在指她没教养。

    江雁声好笑,真想问问她,江家这个中二神经病少年的高调性格,不就是从小被你王媛培养的吗?

    “我看啊,梁倬杰的姐姐跟妹夫有段过往,不如直接让妹夫出面安抚梁家,这事也就皆大欢喜了。”

    江斯微心底早就记恨上江雁声,故意要提这茬上。

    “什么叫皆大欢喜?”

    江雁声漆黑的美眸凝着一抹冷意,直接逼问她:“以后你嫁人,出了事我也让你老公去安抚对方的女家属,是不是也能算皆大欢喜了?江斯微,你还没结婚就盼着别人婚姻不幸福,你怎么这么恶毒呢!”

    此话一落,众人视线纷纷扫了过来。

    “我没有……”江斯微惊诧的瞪起双眼,下意识看向江亚东,深怕继父会误会。

    她几乎惊慌地去解释:“我怎么会盼着你婚姻不幸福呢,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也是好姐妹啊。”

    “哦,我还以为你是盼着嫁给自己妹夫呢。”江雁声语气轻飘飘的,容颜上的神色带着咄咄逼人的冷意。

    江斯微被怒对的哑口无言,隐晦的心思被当场揭破,她赶紧摆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

    “都说够了没有!”江亚东的怒气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就凝聚到最高点,沉着嗓子打断她们的争吵。

    “……”

    “……”

    一家之主发话了,大家都沉默下来。

    江雁声早就习惯了她父亲这种一碗水端平的作风,为了家庭和睦什么的,恶心谁呢?

    她微笑,像个乖女孩一样说道:“就这点小事,犯不着动怒,我去处理就是了。”

    江亚东脸色变得很难看,说她:“声声,你说的是什么话!”

    “姐,这明明是我惹的事!”江锦乔急上火。

    “江小少爷,你就安分在家蹲着吧。”江雁声已经没耐心听这些,说出这句话时,她眼角余光看向王媛母女。

    一听她会站出来解决,两人也识相不吭声了。

    “这么晚了你去哪?”江锦乔见她要走,伸手去拦。

    “去医院息事宁人啊,说不定真被斯微念中了,你姐夫也在呢。”江雁声回头看在场的众人,眼睛里浮现了一抹风轻云淡的讥诮。

    丢下话后,便转身毫不留念地离开江家。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