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章 不会用车撞,会身体力行亲自撞你!
    睡个回笼觉耽误了早餐时间,10点35分时,江雁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洗漱完,从衣柜里翻出了一条裸粉色的裙子,长度刚到她脚踝,在搭配了一双鞋跟细如针尖的高跟鞋,穿上出门。

    坐电梯,直达负一层停车库。

    江雁声走到她的车位,把车解锁的时候,抬头看到了对面车位站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陌生男子。

    他视线太过强烈,紧紧地盯着她。

    江雁声心头一凛,动作却从容缓慢的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座。

    她攥紧方向盘的手指,都在细微的轻颤,短短数十秒钟,脑海里已经把对面的男人身份猜了个遍。

    狗仔?疯狂粉丝?还是她不知名的追求者?

    江雁声见对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像是确认什么,她马上启动车子驶出车库,谁料刚开一小段距离,接着后面就传来一声剧烈的碰撞声——

    江雁声没来得及打开安全气囊,额头朝前方撞了一下,半响,她都没有回神。

    而那个撞她车的陌生男人,开着车越过她,跑……跑了!

    光天化日之下,还能有这样操作?

    交警赶来处理事故,有监控录像在,迟早会把那个肇事司机找出来。

    江雁声留下联系方式后,便去医院包扎受伤的额头。

    她有种被撞出脑震荡的感觉,头晕沉沉的,有点犯恶心,她离开医院,打了辆出租车到霍氏集团。

    一走进贵宾招待室,还真吐了。

    接待她的女秘书,被吓白了脸色,赶紧递了杯白开水上来:“太太,您没事吧?”

    江雁声眉睫几乎蹙成一团,等她缓过了那股恶心感,才对秘书说:“霍修默呢?”

    “霍总在开会,太太您稍等半个小时。”

    “嗯,你出去吧。”

    江雁声闭着眼睛靠在沙发手扶上,脸上还带着几许憔悴的神色,加上吐了一回,很容易引人深思。

    女秘书安静的退下,一走出贵宾招待室,就跟同事八卦起来。

    一传十,十传百,等传到了霍修默的耳朵里,就成了江雁声在家被家暴,怀着大肚子来公司和解夫妻关系的精彩版本。

    李秘书赶紧说:“我马上去处理。”

    霍修默沉着脸,低声问:“她人在哪?”

    “在贵宾接待室,太太好像——”

    受伤是真事,额头都被包扎过了……不等秘书把话说完,霍总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办公室门口。

    ……

    霍修默蹙眉瞥了眼,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女人。

    她额头上包扎的伤很明显,贴在手扶上的一张小脸,五官精致无可挑剔,如今呈现出一种很不健康的苍白。

    这女人能惹事的功夫,他也不是第一回见识了。

    一没看住就成这副德行,让霍修默内心升起一股无名的火气,走过去,大手握住她消瘦的肩头,想把她从沙发扶起身。

    江雁声双眼紧闭,刚被扶着起来,身体软软的又朝前面一倒,那张美丽的小脸,直接朝男人的裤裆上一靠。

    她呼吸浅浅,继续睡着。

    霍修默望着眼前这个女人的目光,忽然变得深沉,连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江雁声感觉呼吸困难。

    就好像,是有人一个劲的戳她的脸,脸颊无意识地蹭了蹭,被摩擦的布料很光滑,就是有点……膈人。

    她紧闭的眼睫终于有了颤动,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先映入眼底的是一片黑色。

    “这是什么?”

    江雁声视线,一点一点的往上移。

    移到黑色的布料,名牌皮带,最后,是一件白色衬衫。

    这,不是男神典型的标配吗!

    江雁声猛然抬起脑袋,她看到霍修默站在她身前,白衬衫黑裤的,用一种晦暗难明的眼神凝视她很久了。

    两人视线,对上。

    气氛僵持了几秒钟后——

    江雁声尖叫,拿起一个枕头朝他重点部位砸去:“你耍下流啊混蛋!”

    霍修默大手攥住她手腕,腔调很是凉薄:“是我下流还是你蓄意勾引我?”

    她蓄意……勾引他?

    江雁声甩开他的手,咬牙忍了!

    真是的,跟这个自恋狂计较这么多干嘛,在他眼里,估计整个宛城的女人都追着赶着想睡他。

    “我今天出门被人撞了。”

    江雁声抿了抿唇,提起这件事。

    霍修默尊贵英俊的脸上依然是淡漠的神色,开腔道:“在你眼里男人就这么好用?有麻烦才想起找上门。”

    江雁声眯着眼睛,故意拉长尾音道:“不找你找谁?我在宛城又没得罪什么人,就除了——你啊!”

    “你得罪我,我就要找人撞你?霍太太,你是什么逻辑?”

    “我先前喝醉不小心把你睡了一次,你就闹死闹活的要告我上法庭呢,现在我被撞,是你找人做的可能性很大啊,何况你的小青梅报复心太强了,都来宣战说了不会放过我呢。”

    江雁声笑着说话,控诉的意味很足啊。

    霍修默嗤笑,眼神盯着她额头上的伤口,片刻后,移开了目光,薄唇勾出某种深意的弧度,低声对她说:“我要报复你,不会用车撞,会身体力行亲自撞你!”

    江雁声脸颊上燃起了一种莫名的温度,不过短短两秒,她故意挑衅道:“又不是没被你撞过,技术也就那样!”

    男人怒极反笑,抬手解开了领口的两颗纽扣,俯身倏地靠近,几乎快贴近了她的脸颊,嗓音低哑道:“我看你从今天一大早起,就欠我教训!”

    话落,他对准她的红唇,吻了下去。

    “唔——”

    那张英俊且完美的脸孔突然在眼前放大,把江雁声吓了一大跳,刚要张嘴尖叫,就被他扣住了下颚,用力地吻住,一点点的变深,像他这个人一样霸道。

    江雁声心跳陡地加快,抬手去推他的胸膛,很快纤细的手腕就被他死死地按在沙发背上。

    不管她怎么抵抗,他都一动不动。

    随着她被吻得挣扎地力道越来越弱,开始乖顺起来的时候,听到男人在她耳旁狠狠出声:“长着一张聪明脸孔笨肚肠,活该蠢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