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亲吗?”

    江雁声想一脚把压制她的男人踹下沙发,强吻完,还要嫌弃她蠢!

    霍修默低笑,抬起修长的手指按在她下唇上,几分炙热幽深眼眸盯着她

    四个字的评价——“差强人意。”

    “哦,我看你亲的那么用力,还以为很喜欢呢。”

    到现在,她的唇都有种淡淡刺痛感,怀疑已经红肿的不像话了。

    “用力就是喜欢了?你这张脸长的倒是很合我胃口,否则性格这么不讨喜,我娶你做老婆做什么?”

    霍修默勾起的唇角弧度带着玩味,手掌摸上她的脸颊,女人先前被吻的气息微乱,苍白的脸色也浮现出了几许红晕。

    嗯,看着顺眼多了。

    江雁声拍打掉他的大手,启唇声音,很是傲慢的说道:“要你说,我一直都很美,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估计也就是无法轻吻自己美到惨绝人寰的脸了,你会爱,正常。”

    这个女人,可以说是霍修默这辈子第一个见过,可以理所应当到这份上的女人。

    他长指轻轻的触碰了下她额头的伤口,带了几分无声的温柔。

    “撞你的人,我调查出来,这阵子你安分点。”

    男人的情绪,来去的莫名其妙。

    前一秒,对她摆出性冷淡的脸色。

    后一秒,又充满了诡异的怜惜感。

    江雁声都怀疑他是不是精分啊,戏这么多。

    “霍先生,你身上还有好心这种东西?真不是你叫人撞的吗?”

    他会无条件的出手,她都要受宠若惊死了呢。

    霍修默眼眸直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站起身,冷漠的开腔:“我老婆被人打了,不把人查出来,传出去你叫我以后在宛城怎么混?”

    江雁声看着眼前这个冷贵逼人的男人,撇着嘴巴说:“哦,原来是为了自己那个该死的颜面啊。”

    ……

    “江雁声?”

    下班时间,霍修默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站在卫生间门外,低头看着腕表时间,等了有半个小时。

    “你不知道女人化妆最催不得的吗?越催我就越慢,ok?”

    江雁声问秘书要了粉底和化妆品,借了他休息室的卫生间一用,将有些憔悴的小脸画上精致的妆容,又把长发编成美丽的鱼骨辫。

    霍修默推开半掩的门,眼神很深沉地看着站在洗手台前臭美打扮的女人,他长指抵着眉心,对她说:“你就长这样,再画也画不出一朵花来。”

    江雁声勾唇冷笑:“半个小时前是谁说我这张脸很合他胃口,脸疼吗,霍先生?”

    “把嘴涂成香肠嘴,就是你审美观?”

    “拜托,那是被你亲的。”江雁声听了,好想把手上的粉底盒朝他那张不耐烦的俊脸砸去。

    “像你这种女人……”

    “像我这种女人,你除了让着也没其他办法了。”江雁声先打断他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将化妆品都收进盒子里。

    走出去时,不忘给这个直男癌的霍先生普及一下:“据说民国四大美女之一的阮玲玉画个眉就要一个多小时,我远没那么精致,已经很争分夺秒没有占据你很多去找别的女人的宝贵时间了。”

    霍修默深眸微微眯起,看着她,抿起了薄唇。

    “哦,说到这儿。”江雁声眨着眼睛,浓密的睫毛上下扇动,笑起来时,眉眼间都是气质,刹那让人眼前都亮了。

    后半句,她咬字很清晰的说:“你的小青梅都是素颜出镜,也不奇怪霍先生的审美观烂成这样了,化个妆都要催催催的……”

    面对着这样一个小尾巴都快翘上天的小女人。

    霍修默的脸色逐渐地阴沉下来。

    气死他,她守活寡会很开心?

    ……

    ……

    从得知霍修默下班要去医院看梁宛儿……的弟弟开始,江雁声对他的态度,就一直都是在阴阳怪气的。

    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停在医院大门口,江雁声坐在副驾驶座上没有下车,突然对他说了一句:“买点东西上去吧,到医院探望病人空手来不好。”

    “你还有什么要求,一次性提完。”

    这样啊?

    江雁声歪着脑袋,笑吟吟地看着眉宇间摆出一片沉色的男人,存心是要挑战他的底线:“我要你买一束菊花,你会吗?”

    霍修默眉梢净是冷冽,直接说她:“江雁声,我看你是在找死。”

    “看你,为了小老婆的弟弟,我都连小命都要不保了啊。”

    他刚动怒,江雁声就委屈上了。

    霍修默再好的修为,也被她三言两语给气的够呛,气场压迫的探身过去,长指掐住她的脸蛋,低缓的嗓音溢出薄唇:“霍太太,吃醋就明说,你阴阳怪气的讽刺谁呢?”

    他的话,像是用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她的神经。

    江雁声脸上的神色都僵了几秒钟,又很快恢复如常,装作一脸无所谓的模样。

    “我吃你和梁宛儿的醋?”

    她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将前不久在办公室被他堵的哑口无言的话,也如数的奉还给他。

    “我是怕失了颜面啊,要是让全宛城的人都知道我这个有钱有名望的女人却被一个无才无貌的女人给拉下位了,多丢脸呢。”

    霍修默紧盯她,温热气息的薄唇贴着她的耳骨,嗓音压低道:“你把心放回肚子里,如果哪天你真被拉下位,相信我,绝对会是我亲手把你拉下来。”

    江雁声慢慢地褪去唇角的笑意,目光从他完美的脸孔移向了车窗外,情绪一下子就冷淡了下来,开口说道:“霍修默,你给我记住了,现在不肯离婚的是你,你要敢扶别的女人上位,我就天天给你戴一顶帽子。”

    男人英挺的眉峰轻挑,落下一句极具警告的三个字:“你试试!”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