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章 男人的事上,女人天性小气
    来到医院后。

    梁宛儿和江雁声两人僵持了有一会儿了。

    她视线一转,很委屈地看着霍修默,泪水盈着眼眶:“倬杰肺部严重的感染,现在都没有苏醒过来,偶尔还有抽搐的症状……也不知道能不能熬到……过去……”

    她说着,再也忍不住要哭起来,整个人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般,身体突然失去了重心,朝男人身上栽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江雁声上前伸手,将梁宛儿娇弱的身躯扶好,语气很是发愁的说道:“别哭了啊,气茬过去还得多救一个人,怪麻烦的。”

    “用不着你在这里虚情假意。”

    梁宛儿恨透她了,想推开她,却发现自己肩膀被江雁声紧紧的握住,力道捏的她生疼。

    而霍修默则是身形岿然不动,双手兜在西裤袋里,露出左手腕上的名表,他一双深邃的黑眸看着她们,薄唇微勾起弧度。

    这时,苏湛办完手续走过来,看到这幕,他邪魅的眼眸一眯,嬉皮笑脸的跑过来,也不知道是安抚还是想火上浇油:“梁倬杰那小子刚才已经转到ICU去了,放心吧,小命丢不了。”

    没有到了快不行的地步,都不会转移到重症监护室,何况医院里ICU的死亡率最高,梁宛儿听了就更加的绝望了。

    她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将江雁声推开,身形虚晃了两下,从嘴里恶狠狠地说出这句话:“你江家人到现在都没有给我梁家一个交代,你们太目中无人了,我要去报警,我要把江锦乔给抓起来,他是故意的……他要把我弟弟害死了。”

    “报警随你。”

    江雁声冷淡的看着一脸愤怒的女人,轻轻的勾起唇角:“反正最后也是赔钱了事,你想整点事,谁会怕你?”

    “我不会罢休!”

    “说吧,到底想要多少钱呢?”

    这一刻,梁宛儿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太恶毒了,在监狱待了十年,见过形形色色的女囚犯,也没有见过像江雁声这种面厚心黑的女人。

    总是这样,不厌其烦的反复揭人短处,把别人最看重的面子死死踩在脚底下。

    梁宛儿愤恨盯着她吼道:“我不稀罕你那点钱。”

    “我的钱你不稀罕,有本事你也别要我老公的?”

    梁家这个穷破落户的,就算一直有霍修默在生意上帮衬,可是梁宛儿的父亲却是个好赌成性的人,现在梁倬杰的医疗费都是霍修默一人承担。

    她梁宛儿一口一个我们是朋友,就理所应当的让人帮忙?

    在男人的事上,女人天性小气,何况江雁声本来就不是大气的女人,她想去计较起来,理由这种东西,张口就来。

    梁宛儿脸色变了变,为了在霍修默面前维持自己那点自尊心,她咬紧牙关说:“我自己会出,不劳烦你们费心。”

    苏湛在旁边看了,嗤嗤的笑。

    被江雁声三言两语激一下,梁宛儿难道是忘记了一但进去ICU,用来抢救的药都是最贵的。

    梁家那个小破落户能担负的起吗?

    就敢这样一口答应下,该不会是想让二哥心疼吧?

    苏湛玩味的目光,在这三人间打量。

    江雁声脸上带着惯有的笑容,当梁宛儿这句话一出,她立马就找医生过来了。

    当着霍修默的面,自己做主对医生吩咐下去,今后梁倬杰的医疗费别找她老公要,去找梁家。

    梁宛儿站在旁边,脸色越发的虚弱难堪。

    偏偏这种时候,霍修默的态度令人深思,一个是传闻中的旧情人,一个是被冷落中的妻子,他没有偏袒任何的一方,却又任由江雁声去闹腾这些事。

    趁着这两个女人都没空理会别的事情,苏湛凑过来,跟霍修默说起了另一件事。

    “二哥,你叫我查的事已经有眉目了,是何家找人干的。”

    霍修默眸子微眯,眼底升起了一片冷冽之色。

    苏湛挑着眉,继续说道:“何肖霖上次在酒吧被踢中要害,严重导致丧失生育功能,何家怕直接报复了会怕得罪霍家,就先找个人制造点小麻烦来试探你的态度,看你对嫂子上不上心。”

    “真废了?”

    苏湛忍不住调侃道:“被爆踢啊二哥,你要还想跟嫂子在一起,平时就多护着点自己的小叽叽吧!”

    说着,就指了一下站在病房外的江雁声。

    “——忒狠了!”

    江雁声无意间看到苏湛的动作,轻皱眉眼,觉得他在聊自己。

    “江雁声,我早就知道你心口不一,很嫉妒修默管我是不是?”

    梁宛儿的话,将她拉回神,转头,就看到这个女人满是愤怒且不甘的蹬着自己。

    江雁声迎上她目光,忽然冷冷的开口:“我就想看看,你梁宛儿这么有底气要让我弟弟进监狱坐牢,是谁给你的资本支撑?看来你还意识不到自己已经一穷二白了,还有心事整这些事。”

    梁宛儿身子一僵,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

    “呵。”江雁声轻笑了声,将声线压到极低,起码不会让站在不远处的两个男人给听见。

    “口口声声说不要赔偿要公道,又一边拿着我老公的钱,一边想告我弟弟进监狱,你戏精啊?我看你没钱去混娱乐圈好了,长相演不了女主,演个万年女配还是可以赚点小钱的。”

    梁宛儿被她这种轻蔑又充满怜悯的语气给刺激的失去了理智,嗓子也直接破声了:“你个贱人,你不就凭借着这张脸讨男人喜欢,从小你就是这样……你最会装,就喜欢被男人追捧。”

    她突然拔高的音调,吸引了走廊不少目光。

    江雁声漂亮的眼睛眯起,视线越过站在身前的梁宛儿,看到了朝她们二人走过来的一群人。

    她脸上变了表情,故作无奈道:“你急什么呢,就算是要铁了心跟了霍修默,也要等我离婚了啊。

    我家先生呢,没有一ye情的嗜好,更加没兴趣找个长期的床伴,梁小姐想上位,也别急成这样,别气了,别气了啊。”

    梁宛儿十分愤怒的情绪,被她突然冒出的一段话给弄懵了,她根本听不懂江雁声在说些什么,看到她一脸的坏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一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