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4章 今晚要大饱一顿
    江雁声吩咐佣人去准备睡衣,她要洗澡。

    一进浴室,却发现浴缸里早已放好了热水,淡淡的雾气缭绕,上面铺满了娇艳的玫瑰花瓣,灯光被也调成了暗暖色,将气氛衬得几分朦胧浪漫的感觉。

    她洗个澡而已,不用这么……奢侈吧?

    江雁声转念间,又想到霍修默平日里的作风很讲究,说直白点,就是一个事多龟毛的老男人。

    佣人能有眼色成这样,在家都时刻准备着玫瑰花瓣,该不会是他平日里洗个澡也是这么……大费周章。

    来个鲜花沐浴?

    想到这儿,江雁声胳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本来就听说过霍修默早年在国外求学,一直都跟徐慕庭这些好友同居生活。

    几个大男人,朝夕相处的住在一起……

    也难怪了,他能对女人那么性冷淡了。

    江雁声似乎又理解了他娶她回来两年,从来都没有主动碰一下,就算是第一次被她给上了,都跟没了半条命似的,还找徐慕庭去告她上法庭。

    这个婊里婊气的男人,够做作的!

    江雁声心底鄙视了霍修默一个遍,她伸手把身上的长裙脱下,抬腿走进浴缸。

    热水刚好漫过她锁骨的下方,江雁声仰头闭上眼睛,手臂搭在浴缸边缘。

    在那飘浮的层层花瓣间,她细腰上的肚脐处,有朵很小的黑花精致纹身,时而露出了水面,很快又被一朵朵花瓣遮掩下去。

    很神秘,也很有让人有种想去仔细探索的冲动。

    ……

    泡了十五分钟的玫瑰澡,小睡了会,醒来时,觉得全身都很舒爽,江雁声光洁的身体慢慢的坐起来,然后,抬腿走出浴缸。

    她用毛巾擦干肌肤上的水珠,伸手把佣人放置在旁边的睡衣拿过来,很快就察觉到摸到的手感太薄了。

    江雁声把睡衣抖开,举起一看。

    一件大红色的性感吊带睡裙,布料是真丝,摸去很光滑,也很短。

    “……”

    准备这种睡裙给她穿,佣人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江雁声是绝对不会这样穿出去的,要被霍修默给看到了,谁知道这男人内心会不会自恋的想,她在骚里骚气的勾引他?

    她转身去衣柜里翻找浴袍……

    然而,很快就打脸了。

    浴室的衣柜里,都比她脸还干净。

    佣人很懂嘛。

    除了给她一件这种很女人款式的睡裙外,只给她擦身体的毛巾,就别说浴袍了,连一条浴巾都没有。

    江雁声内心,简直想去日哈二奇。

    她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把脏衣服捡起来穿上,这个澡也就白洗了。

    第二,就是硬着头皮穿上这条特意为她准备的睡裙。

    江雁声可以说是有轻微洁癖的一个女人,她郁闷的想吐血,这些人,怎么就这么能耐呢?

    ……

    就在江雁声待在浴室里,纠结是该穿什么走出来的见人时候。

    霍修默此刻正在书房里,他慵懒地坐在办公桌前,笔记本的屏幕上,视频里有三个小窗口正在谈话。

    【苏湛:二哥,把嫂子带回家了?】

    【徐慕庭:修默跟她不是没同居在一起?】

    【苏湛:今天闹的凶啊,嫂子被何家找人撞了,女人这时候最缺男人了,二哥不会放人走了吧?】

    【斯穆森:放心,江雁声这种深闺怨妇,她没玩死男人就不错了,修默,你应该庆幸是她想通了,要跟你闹离婚的早,否则,你得死在她手上。】

    【苏湛:哈哈哈……嫂子这个白莲花的女神形象下,实际是个腹黑暴力女的真相就这样被大哥无情揭穿了。】

    霍修默黑眸微微眯起,看着屏幕上的小窗口,薄唇轻扯:“你们都很闲?”

    【徐慕庭:听说你在医院一手牵着一个,我们都很想知道你这是不过和尚生活了?兄弟,周旋在两个女人间,总有一个能搞死你,提点醒。】

    【苏湛:哎,真是甜蜜的烦恼!】

    【斯穆森:外面的女人如果玩真的,就趁早跟江雁声摆脱夫妻关系,这女人很能装,早说了你不信。】

    霍修默听着他们多年来的心得,只是意味深长的一笑。

    多年来的兄弟情,却猜不出他到底是想些什么,打算怎样去处理这场政治下的婚姻。

    就在苏湛调侃的说到医院发生的事,紧闭的书房门突然被从外面给推开。

    呯一声。

    门口处出现了一抹性感的身影,让苏湛等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过了大概三秒钟,小窗口的几个大男人从视频上看到了霍修默书房的画面,都很有默契的……笑了。

    【苏湛:卧槽,二哥今晚要大饱一顿啊!】

    霍修默神色沉了下去,大手将笔记本重重的合上,就连苏湛的声音也彻底消失在空气中。

    书房死静了下来。

    气氛,莫名的有些尴尬。

    江雁声一脸茫然地站在门口,好像刚才听到了有苏湛的声音,似乎……被突然截止打断。

    她是不是出现的,不是时候啊?

    霍修默的表情很恐怖,盯着她上的这件……

    江雁声是属于那种骨架纤细的女人,肌肤又偏白,她穿着大红色的睡裙,更能衬托出姣好的身段和白皙的肤色,V领的款式又被裁剪的紧致,裙摆到大腿处,让一双修长的大白腿裸露在外。

    视觉上,给人强烈的冲击。

    几乎是……身上能露的,都半遮半掩的露了出来。

    “谁准你穿成这副德行?”

    “你这件衣服是哪来的?。”

    两人同时出声,质问对方的行为。

    江雁声看他先发制人,就忍不住她的小暴脾气了,走过去,伸手拽住了男人的领带,往前一垃。

    “你好意思说我?我就洗个澡,你叫佣人给我准备花瓣澡,又是拿这种衣服给我穿,霍先生,你内心这么能邪恶成这样啊?”

    霍修默猝不及防被她一拽,身体上前倾,英俊的脸孔几乎快贴上她的胸口,眼前白花花的一片,鼻翼呼吸进去的都是她馥郁的香味。

    这种诡异的暧昧姿势,偏偏江雁声却不自知,眼睛瞪圆,控诉意味很强烈:“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勾引你……我需要去勾引你这个性冷淡?”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