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没有勾引我?”

    霍修默大手倏地握上她的腰肢,没有任何预兆的将女人带到自己腿上坐着,俯首,在她耳边冷笑:“我被你勾的,现在就想给你打一针!”

    他说这句话,英俊的脸孔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不过眼神太深了,紧紧地盯着她侧脸,那干净的肌肤白腻到看不见任何毛孔,在暖色的光晕下散发着柔和温软的光泽,让人想去咬上一口。

    江雁声身上的布料实在太少,这样被他禁锢在双臂间,身体紧贴,一层层熟悉的男性气息包围过来,她肌肤发烫,像是温度烧着了。

    而听到他张口闭口就来这么——有颜色的话。

    她低头,朝他裤裆看去,挑了下眉梢:“针?”

    “霍太太,你想哪里去了?”

    霍修默长指抬起她的下巴,薄茧的指腹摩挲了下她细嫩的肌肤,溢出薄唇的嗓音,带着危险的磁性:“我看你穿的这么骚,不打一针,这么治的了你暴露狂的病?”

    暴露狂???

    你还狂犬病呢,见人就咬!

    江雁声仰着头,直视他暗色的眸子,突然将肩头上的细带扯下来,胸前顿时就泄露了无比的美色。

    她这具迷人的身体,该大的地方都发育的很好。

    就这样给裸露在男人眼中,看着他:“霍先生想往哪打呢?有种眼睛别黏上来啊。”

    霍修默喉结滑动,扯动的薄唇染着玩味:“有的看为什么不看?”

    做男人,能无耻到他这份上,她能说什么?

    江雁声面无表情的把松垮挂在手臂上的细带拉上去,真心觉得她是被气出病来了。

    脱给他看个鬼,这个男人想看……有大把女人等着脱光,估计暗地里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女人的身体了,还会接不住她这点小招数?

    “不脱了?”

    霍修默慵懒地朝背椅一靠,姿势悠闲,好整以暇的看着坐在腿上的女人:“脱啊,我要对你起半点生理反应,算我输。”

    江雁声不敢说自己胸有多大,起码也是个腰细臀润的姑娘,被他这样羞辱,漂亮的双眼冒出了一丝火光,刚转头,要去怒对死他。

    谁知……

    “你流鼻血了。”

    江雁声指着他,有些惊讶。

    霍修默表情顿变,好看的手指朝鼻端下一划,鲜红色的血沾的指腹都是。

    “你……”没给江雁声借题发挥的机会,她就被男人猛然推开,幸好手疾眼快的扶住桌角才站稳了脚。

    等她再次抬起头,要去寻找霍修默的时候。

    这个男人,已经迈着长腿离开了。

    “呵……”

    在书房里,江雁声站在原地没跟上去,低眉笑了笑:“够虚伪的啊,没半点生理反应,还流什么鼻血?难不成是一把年纪保健品吃多了?”

    ……

    一个流鼻血,就把霍修默的脸面给流没了。

    快凌晨的时候,也没见他现身回主卧睡觉,江雁声态度很无所谓,一个人睡一张很大的床,更加舒服自在。

    关上房门时,看到有佣人鬼鬼祟祟的在外面偷窥什么,她大概是能猜到那些玫瑰花和性感睡裙是谁的杰作了。

    除了霍夫人,霍修默那个难搞的妈,还有谁会这么无聊?

    江雁声砰一声,把门关紧了。

    她把深棕色的厚厚窗帘拉拢上,再把灯都关了,脚上的棉鞋一甩,掀开了被子躺到大床的中央去睡。

    被子很暖和,枕头上还带着男人清冽的气息。

    味道很强烈,让她皱了皱眉心,半天都无法入眠,好像被他无形中强势的扰了心神。

    不知过了多久,江雁声烦躁的一下子坐起,把摆放在床头的两个枕头都扔下地板,又重新的躺下盖好被子。

    男性的气息,再也没有那么浓烈了,这才慢慢的睡去。

    ——

    热……

    好热……

    江雁声睡的迷糊间,感觉有人在打扰她睡眠,用一个粗粗的棍子不停的在戳她,很讨厌,怎么都赶不走。

    她皱起了眉头,摇头间,挺秀的鼻尖不小心碰到结实的物体,呼吸间还涌入了一股带着烟草的清冽味道。

    心蓦地一颤,猛然睁开眼。

    位于上方的男人,他低着头,在脱她的衣服。

    “不——”

    江雁声想挣扎,身体却被他笼罩在身躯下,躲避不掉的。

    “嘘,别叫。”霍修默薄唇贴着她微张的红唇,欲吻不吻的姿态,说话吐气的热度都洒在她脸上,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慢慢地覆上她的裸露的纤背,指腹用力地搓揉着白嫩的肌肤。

    江雁声的睡虫,一下子就被吓走。

    如果说这辈子遇上最惊悚的事情是什么?

    那么,她会很斩钉截铁的告诉提问者,她所遇上的——莫过于被合法丈夫从睡梦中x骚扰醒来,并且,还要直面的去处理他的身体反应。

    “你一大早的……发什么情?”

    江雁声被他滚烫的温度传染的,身体忍不住在微微的颤栗。

    她现在整个人,有点迷茫,有点被他举动吓的不轻……

    这男人,是不是每天24小时,都能360度无原因的随时转变心情状态!?

    他的脸呢?

    说好她脱光了,都能维持性冷淡的状态呢?

    霍修默的亲吻,开始密集的落在她的脸颊上,见她有闪躲的意图,直接伸出手掌板过她的脸,强迫她跟自己接吻。

    “谁撩起的火,谁负责灭!”

    他半夜回房休息,刚躺下被她豪放的姿势给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这个女人简直不把他当成男人,四肢紧紧的纠缠上来,一推开就哭唧唧的。

    等终于歇停了下来,没给他安静睡几分钟,就被她用脚去踢他裤裆的动作给惊醒。

    霍修默眸色暗的厉害,湿湿的吻落在她耳朵处,张嘴咬了一口,没有任何压力的随口捏造事实,磁哑的嗓音在说:“睡觉都不忘把手往男人裤裆抓,霍太太,你这样以后谁吃得消跟你睡?”

    江雁声耳根发烫,脸上红晕一片,听他这样诬陷自己,咬紧牙关说道“想睡我就明说,会丢你那张镀金的尊贵脸皮?”

    霍修默近她的身子,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迅速沸腾,没工夫跟她浪费时间在争吵上,喘息着低声说道:“把腿张一次,完事了你抓我裤裆这件事,我不跟你算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