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6章 一千万,她肯定会卖。
    “唔……”

    江雁声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好像是被他感染了一般,也紊乱了自身的气息,平躺在大床上,属于男人健硕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肌肤,让她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心弦绷得紧紧的。

    霍修默薄唇沿着她的耳根一点点的吻下去,粗重的喘息声越发的激烈,带着熟悉的节奏,让她迷糊的想起第一次。

    过程,她是记不起了,隐约记得某些片段,当疼痛传来的时候,她眼泪掉的厉害,也挣扎的厉害,身体却被他死死压在这张大床上,强势的容不得她说一个不字。

    江雁声脸色发红,使不上一点力气来。

    男人湿腻的吻密集落到她的侧颈,手掌沿着她的腰线摩挲,缓缓地在往下,当两人正在擦枪走火时……

    霍修默的手机响了。

    他动作停了下来,随即,双手捧起她红潮的小脸,亲了一口。

    “接个电话。”

    语罢,男人半撑起身子,伸手拿过震动的手机。

    刚接通,手机那头传来了女人的抽泣声,很哽咽道:“修默……”

    江雁声身体里被撩起的余温还没有褪去,指尖,一下子攥紧床单。

    她闭了闭眼,唇角挂上若有似无的冷笑,听着,梁宛儿在焦急的跟她男人求助。

    “修默,医生说如果我医药费不及时付上,他们就要把倬杰转到普通病房,我爸也不知道去哪了,现在都没回家。”

    霍修默眉头紧皱,对她沉声说道:“宛儿,医药费秘书会帮你解决,你还有什么不理解?”

    “我……我打电话来不是让你帮我付的……”

    梁宛儿恳求声,带着浓浓鼻音:“修默,你能帮我跟医院商量下吗?只要推延一下时间就好,等我爸爸来了,就有钱了。”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阴沉如水,气场明显变化了。

    江雁声缓缓睁开了已经恢复清明的眼眸,她一记浅笑,沁透了讽嘲的凉意:“看来霍先生的好意,却被佳人无情拒绝了?”

    她声调没有压低,让电话那头还在低泣的梁宛儿,顿时没声了。

    这么一大早,霍修默身边传来了江雁声的声音,很明显,两人昨晚是睡在一块。

    霍修默也不管梁宛儿会有什么情绪,把电话掐断,扔掉手机,朝躺在床上的女人倾身过来。

    江雁声却早就没了兴致,上个床都要被不长眼的打断,用来恶心谁呢?

    “别做了,你还不去对佳人献殷勤啊?”

    她伸出手心,抵住了男人压下来的胸膛,红唇哼出声。

    霍修默将她手握在掌心,女人的手又白又软,很细长,他低冷的嗓音覆上了一层暗哑:“半途而废,不是我做事风格。”

    “Sorry,我真没你这么好的雅兴呢,途中都能停下来跟小情人聊几句,现在还可以硬着头皮上不上下不下的跟自己老婆继续亲热。”

    江雁声说的很清楚,明明白白的拒绝了他的索求。

    霍修默刚才稍有缓和的脸色,又再一次阴沉下去。

    修养良好的他,做不出来这种强迫女人跟他做的行为,沉色的眼神凝着她许久,表情很快恢复如常,高大的身躯从她的身上起来。

    卧室的气氛,极度下降。

    江雁声身上这件浅薄的睡衣,早就被扯开,她坐起身,低头整理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肤的衣领,将凌乱的长发也梳理好,披在左肩上。

    她抬起眼,看向背对着她坐在床沿的男人,眸色微凉,突然出声说道:“你信不信我找个人问梁宛儿买你的联系方式,一千万,她肯定会卖。”

    霍修默拉开抽屉,刚掏出一根烟点燃,听到她打起了主意,薄唇掀起冷冷的弧度:“你又想找事?”

    “谁叫她打断我的好事呢。”

    “叫你继续跟我做又不愿意,你这女人,欠收拾还是矫情上了?”

    男人抽了几口夹在手指间的香烟,才把那股强烈的冲动压制下去,转过身,一双修长的眼眸沉沉的盯着她。

    江雁声弯着唇,很善良的告诫他一句:“霍大总裁,做男人不要活的过于吹毛求疵,你可以理解成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你看清女人的真面目呢,以免人傻钱多,早晚有一天要被骗光光。”

    男人脸上看不出情绪,修长手指将烟蒂捻灭。

    晚上七点整。

    天色已经很暗了,梁宛儿从医院打车到了一家高档的会所,她憔悴的脸色死灰一片,推开了包间的门。

    里面坐着一个衣着靓丽的女人。

    有句话说的很对,有钱腰杆硬,所以这女人一副典型上流社会名媛的姿态,连看人的眼神都带着股傲慢之色,指间,还夹着一个女士香烟。

    梁宛儿看到杨小姐的第一眼起,就不喜欢。

    因为,长得很漂亮,也很出彩。

    “坐。”

    杨小姐朝座位一指。

    梁宛儿安分的坐下来,眼睛透着不安:“杨小姐,你电话谈的事,我考虑好了。”

    “我这人,待人从不吝啬,说吧,霍修默的联系方式你要我多少钱?”杨小姐艳红的唇角一勾,早就料到她抵抗不住金钱的诱惑。

    梁宛儿还是第一回做这种私底下的交易,她怔怔的说道:“一,一百万?”

    “一百万?”

    杨小姐笑出声。

    “不可以吗?那……五十万?”

    “当然可以啊,一百万成交!”

    杨小姐做事爽快,当即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填写好金额,放在桌子上。

    梁宛儿有些出神,看着这张支票。

    她根本联系不到爸爸,现在手头上的钱真的不多了,如果杨小姐没有找上她买霍修默的联系方式,她会被逼的走投无路。

    更何况……

    她暗自打量杨小姐那张漂亮的脸孔,心里在想,这样给江雁声多制造出一个情敌,也让那女人分点精力去对付其他人,别总是找她麻烦。

    ……

    梁宛儿留下了霍修默的联系方式后,便拿着支票离开会所。

    杨小姐独自一个人待在包间里,将这段手机录音发送成功,附带一条语音:“声声,像颗小豆芽的女人也会让你有危机感?你要笑死我?”

    江雁声没有回复,因为她此刻坐在一张奢华的沙发上,将接收到的录音,播放给某人听……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