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7章 梁宛儿就是二百五的脑袋,林黛玉的心!
    五分钟不到的录音,很快就播放完,结束了里面两个女人精彩对话。

    江雁声看向伫立在落地窗前的男人。

    霍修默双手插进裤子口袋,视线望着下方璀璨的灯火,英俊如神祗的脸上一片淡漠,好像没有多余的情绪。

    “霍先生有没有从此对爱情绝望啊?一百万呢?你的小情人就把你这么廉价卖了。”

    江雁声歪着脑袋,看着他笑。

    她还以为,好说也要一千万呢。

    真是,高估了梁宛儿的眼界啊。

    霍修默薄唇勾出某种深意,嗓音低缓道:“一百万如何?至少在她心目中我还有点作用。”

    江雁声的笑容,立即就从脸上消失。

    这回,轮到霍修默低低的笑了:“霍太太,作为一个女人有空多读几本书,我可不希望以后儿子智商随你。”

    “随我怎么了?”

    江雁声眯起漂亮眼睛,口气很傲慢的说:“你老婆我从上幼儿班开始到大学毕业都是顶尖学神,稳座第一的传奇人物,你见过哪个女人22岁就博士毕业?”

    “你这么厉害,一毕业不也直接嫁给我?”

    “所以啊,男人这种东西就是女人的绊脚石,自古以来只要能成就一番骄人事业的女人,都是在没了丈夫以后……”

    霍修默轻嗤一声:“这么说,我还耽误了你?”

    这就是霍太太的心声啊,她蹬鼻子上脸说道:“如果不是身上贴着是你老婆的标签,我混乐坛这两年也不会都没有老总潜规则我,说不定我舍身去陪睡几次,能红到三岁儿童都会唱我的歌呢。”

    “你就作。”

    “那有你的宛儿作啊,本来就是一个二百五的脑袋,偏偏生了林黛玉的心。”

    江雁声抬着下巴,伸手朝向他:“一百万,请还给我,谢谢!”

    “是你自己要假大方,关我事?”

    “喂霍先生,这笔钱是你那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花的,凭什么要我出?”

    江雁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拿老婆的钱给小三用,渣男!”

    霍修默薄唇一直勾着笑,语气低沉:“先前不是很大方吗?一千万都张口就来,一百万就肉疼成这样?”

    江雁声想爆粗话,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不懂就给我闭嘴!”

    ……

    从霍氏集团离开,江雁声没有回都景苑,她现在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想看到霍修默那张神烦的脸。

    她找了出租车,回到小公寓。

    路途中,拨打了南浔的电话。

    “你上次说有档人气爆棚的综艺节目找我去做一期嘉宾?回头帮我联系上。”

    南浔在电话那头狂叫:“你这女人怎么能善变成这样,上次是谁说不跟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上节目的?”

    “像我这种集多种优点于一身的女人,上去秀下么?”

    “你又缺钱了?”

    南浔一语道出真相。

    江雁声默了下,诚实说:“我在梁宛儿身上花了一百万,现在得刷信用卡过日子了。”

    “让你老公养!”

    “有句话叫男人的心在哪,钱就会花在哪!”江雁声很是受伤的说道:“叫他养我?估计也就管我三顿不饿死。”

    南浔一听,笑得花枝乱颤:“加油战斗吧!祝你早晚成为霍大总裁在床上都不敢用力的女人!”

    “……,你也闭嘴吧!”

    江雁声回到公寓,顺带把信箱里的邮件拿出来,她关好门,一边在玄关处换鞋,一边拆开看。

    法院传单?

    她低头,看着书面文件上的内容。

    花了一分钟逐字看完,江雁声挑起唇角,将何家上法院告她重伤何肖霖的诉讼文书随便往垃圾桶一扔。

    她把这事抛之脑后,走向书房去查自己账户余额剩多少。

    江雁声顶着有钱有名望的女人身份,却活到这份上,放在宛城的名媛界里恐怕是第一人。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无奈啊!

    出嫁了没理由找亲爹要钱花,嫁了个小爹又不养她,江雁声坐在电脑前,看着账户的余额,头很痛!

    叮一声。

    放置在手旁的手机亮起。

    江雁声低下头,看到屏幕上有条短信发送进来:【抱歉江小姐,你要找的人线索断了。】

    她保持着姿势没有动一下,黑色的长发衬得脸色很发白,过了很久,才慢慢的回神,双臂抱膝的蜷缩在了椅子上。

    连续小半个月。

    江雁声好像又忙于她热衷的事业去了,彻底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等再次记起她这个人时,是有人爆料出一个已婚女歌手出轨的丑闻,接着整个娱乐圈几乎都炸锅了。

    媒体界第一狗仔偷拍到神秘老总去某节目探班乐坛天后江雁声,二人甜蜜共度一夜。

    有图有真相,还附带了九宫图。

    并且,对外声称绝对不编造。

    江雁声近年来势头不小,热度堪比上娱乐圈的任何一个新晋花旦,这条爆料的丑闻很快就被推上了热搜,网上闹成一片,也被各种营销号拿来做文章。

    凌晨。

    宛城,机场上。

    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衣加棒球帽的女人,从机舱里出来,她轻抿着红色的唇,快步走出站口时,手机响了下。

    “车牌号*6378,快点上车,别被狗仔那贱人逮住了。”

    看完南浔发来的短信,她瞄了一眼机场门口的纯黑色私家车,低头走过去。

    她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送我去天悦酒店。”

    司机:“好的江小姐!”

    一个小时后。

    江雁声连身晚礼服都没有换,就来到了生日晚宴上,大厅内,席位上坐满了宾客。

    “你怎么来了?”

    江斯微本来在温婉可亲的给江家的长辈们敬酒,一看到江雁声的身影出现,就变了脸色,朝她走过去。

    一开口,带上质问的语气。

    江雁声穿着低调,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她这边,看到江斯微恨不得赶走她的态度,她挑起唇角,讽刺道:“我爸过寿,你问这句话不通过大脑吗?”

    “你该不是没看网上吧?”

    像这种重要场合,能结交不少豪门贵妇和上流社会的名媛千金,江斯微一向都是以江家大小姐的身份跟她们交际。

    不懂的人,会吃她这套。

    知道些江家底细的,都在背地称她是冒牌大小姐。

    这也是江斯微从小一到重要场合,都恨不得江雁声别现身的缘故。

    否则,她的风头就会被抢走。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