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4章 双人床被你睡成三人床
    “我花朵一般的娇嫩女人,死了丈夫坏了名声且不是会暴遣天物?”江雁声脸上绽放出和善的笑容,伸手,去拍了男人裸露的肩膀一下。

    “所以呢,霍先生你要好好的啊,千万别给我哪天就挂了。”

    霍修默冷笑:“我挂了你成为整个宛城最富有的女人,且不是更爽?”

    “钱哪有男人可爱啊。”

    江雁声言归正传,将水果碟子递到他的面前:“我亲手给你切的,赏个脸呗。”

    霍修默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缓缓抬起手拾起勺子,舀了几块被切的很细碎的水果,放入了口中。

    江雁声眯着漂亮的眼睛笑着看他深眸,语气轻快:“味道怎么样?你老婆我亲手切的,是不是充满了爱的味道?”

    霍修默刚咽下去没超过一分钟,味道开始上喉,脸色明显僵硬下来,薄唇越发的抿紧。

    他的表情,江雁声看在眼里。

    网传香蕉配冬枣吃,嗯,大概就是能分分钟体会到什么叫“蟑螂味的人生走马灯”

    她偷着乐,趁着他没发飙前,奸计得逞的端着水果盘要闪人。

    霍修默唇角抽抽,在她企图跑路前,突然伸手拉过她,低下头,强制性的逼迫她仰起头,那薄薄的唇很用力碾压上了她的唇。

    那一股充满了臭鸡蛋的味道,从他嘴里进渡到她口中,让江雁声不能淡定了。

    她要挣扎,却被男人修长的手指穿过浓黑的秀发,将她脑袋死死按住。

    “唔——”

    你王八蛋啊!

    霍修默把口中味道分享给她,下一刻,两人都脸色变了,密合的紧贴在一块的四片唇瓣突然分开,往卫生间里跑。

    没错!

    接个吻,两人都恶心的吐了。

    ……

    四点睡下。

    江雁声睁开眼醒来,她看向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是早上九点多。

    身边,霍修默今天没有早起去上班,还在熟睡,他光着胸膛肩膀,修长的深眸紧闭,一手搭在她的腰上。

    难以想象,两人能这么和谐亲密的躺在一块。

    江雁声把他手臂从身上拿开,要起身下床。

    还没坐起身,就被拽了回去。

    “睡觉!”他闭着眼,下颌摩擦她的耳际,清晨醒来的嗓音,透着浓浓的慵懒之色。

    江雁声被男人强行揽进怀中,鼻子撞到他结实的胸膛,都红了起来,有点烦他现在这股黏人劲。

    “我已经醒了。”

    “那陪我睡。”

    “你是一岁大的小孩子还是没断奶?睡个觉都要让陪?”江雁声拿起白色枕头,朝男人这张英俊的脸孔按了下去。

    被她闹的,霍修默终于睁开眼眸,英俊精致的五官上,整个轮廓都彰显了他早上醒来的床气。

    “一大早就这么有精力,要不要我纡尊降贵上你一次,让你安心睡?”

    他语气很沉,这出这句话的同时,大手伸去扯裤带。

    江雁声看他来真的,想掐了他这个臭流氓:“霍先生,做男人都变态成你这样?连睡觉都要管?”

    “别的女人睡觉我不管,谁让你嫁给我。”

    霍修默语气清漠,却无声无息透着对她的霸道,从这些小事上就完全能体现出来,他根本就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男人,不容得任何人去忤逆他。

    或许,心情好时会迁就你。

    若是不宠你了,任你悬梁自尽都没用。

    江雁声被他弄的没脾气了,从他怀里翻身躺在床边,闭上眼睛,低声说:“我真是有病,一大早为了起床这点小事跟你浪费时间。”

    卧室终于安静了下来。

    但是没过两秒钟,霍修默闭上眼又重新睁开,他眉心微蹙,看向都快滚下床的女人身影。

    他看着就很不舒服,慵懒低冷的声音忽然响起:“双人床被你睡成三人床,要不要我再找一个过来睡?”

    江雁声纤长的睫毛没有动一下,像是真的睡着了。

    霍修默这边却没有这么容易就消停下来,看了半天她没反应,竟然伸手打算把人给拉过来。

    大手刚触碰到女人的肩头,就听到她语气静凉道:“霍修默,你要是一大早想跟我吵架,那行,我们都别睡了,坐起来让你吵舒服?”

    男人脸色一僵,停顿了片刻后,还是将她给强行抱了过来,手臂霸道往她腰上一搁,独独钟爱这个睡姿。

    江雁声躺尸了会,听见身边的男人传来的深沉的呼吸声,没有在做出有任何举动,就是把她小腰压的快断了,她差点咬牙骂人。

    谁家的男人能贱到这份上?

    她被压的不能起床,只能伸长手臂,将搁在床头柜的手机拿过来,给南浔发了条短信:“能跟摄影师商量下,改成下午拍摄广告?”

    南浔:“?”

    “霍贱人把我留在床上,我下不来。”

    “卧槽,这么劲爆?”南浔重点关注却在另一个地方上,短信轰炸的发过来好几条:“你跟霍先生都做上了还能给我发短信,这男人战斗力不行啊。”

    “……”

    江雁声双手捧着手机,编辑着短信发送:“鬼知道他只是让我陪他睡,一点事都不做呢。”

    “禁欲系代表男神啊!放你这种大美人躺旁边,还能摸着良心睡下去,小女子跪服。”

    南浔对霍修默的认知,被江雁声刷新的有点毁三观,她很爽快答应下:“你就美滋滋陪他睡一个温暖的早觉吧,广告时间调整的事,交给我。”

    还温暖的早觉呢?

    江雁声此刻内心充满了邪恶的想法,哦不,是恶毒的念头,她想如果那一条丝袜勒死这个睡的死过去的男人,都轻而易举吧?

    ……

    江雁声生无可恋躺在床上发呆了几个小时,时间就是金钱,感觉她浪费了一上午,就等于是错过了好几亿。

    对于她这种‘穷’凶极恶的女人来说,简直是要命!

    霍修默睡到中午1点钟,终于神清气爽的起床洗漱,他穿好西装,又是一副了优雅淡漠的模样,往床沿边一站,冷贵气势压在人的心头。

    “今天十五号,晚上你记得替我回霍家一趟。”

    江雁声本来还在游神,一听到这句话,捂着被子反应很大的坐起来,连眼睛都瞪大了:“我不去!”

    霍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月的十五号,不管这些人多忙都必须要回老宅吃顿晚饭。

    江雁声没去过几次,谁家谁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